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一往情深
    当忤逆的不甘加上倔强的愤怒共同涌上心头的时候,疾病成为了这一切的替罪羊,当秋子在屋里听见屋外潇潇剧烈的干咳的时候,她赶忙从沙发上跳起打开门把屋外脸色憔悴的潇潇扶进了屋。

    “怎么样啊,潇潇,没有狗仔队偷拍你吧,你还没有被其他人认出来吧。”秋子把潇潇扶到沙发上,看到她发白的嘴唇和冷汗直冒的额头,紧张的说道。

    “秋子,让我安静会吧,今天一天事太多了,给我拿点牛黄解毒片吧,我好像发烧了。”潇潇翻了个身疲惫无力的说到。

    “潇潇,你这样明天就别去上班了,你把你领导电话给我,我给你请个假。”秋子摸着潇潇的额头说到。

    听到这句话的潇潇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她拉着秋子的胳膊,口舌不清的说着:“不行,本来我就配不上他,再不工作我就成废物了……”说完就又躺了下去。

    “呸,呸,呸,潇潇,你怎么这么说自己啊,我们家潇潇可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女孩子。”秋子想把沙发上的潇潇弄到卧室去,可她发现潇潇就像灌了铅似的沉重,“潇潇,你应该减肥了,咱去卧室躺着,你使把劲起来,你有点太沉了。”可无论秋子怎么劝潇潇,潇潇却依然坚如磐石的躺在沙发上。

    秋子放弃了,她拿出潇潇的手机,用她的手指解开锁,打开通讯录,发现在她的通话记录里有一个叫“刘总监”的经常出现,于是想也没想就拨通了电话。

    当翌日的阳光和花香都刺激着充满抗体的身体时,潇潇终于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她揉着满是眼秽的双眼满床找着手机,找了半天没找到,于是又去摸放在床头柜的闹钟,闹钟没摸到,却摸到一张纸,纸上写到:

    昨天晚上你发了高烧,所以我已经给你刘总监请过病假了,今天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休息,按时吃药吃饭(药在外面的餐桌上,早餐和晚餐都在微波炉里)

    ps:但是,关于这个刘总监和你之间的事,等我回来再问你。

    “完了!”范潇潇看完这行字后准备跳下床穿衣服去公司,她隐约感觉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没有那么简单,可她却完全忘了自己还是个高烧未愈的病人,所以当她还像往常那样动作麻利的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时,所有的动作都被眼前突然到来的黑幕阻断了。潇潇又重新跌回了床上,她左手扶床沿,右手扶额头,努力调整着紊乱的呼吸。

    在外打拼的人,总有一天要学会和厄运做抗争。

    待眩晕感和抽离感慢慢地从体内消失的时候,潇潇再次站起来扶着墙壁慢慢的往客厅挪,客厅的餐桌上有三包包好的药,潇潇拿起一包用水吞服下去,她想起这已经是她出来打拼时的第三次生病了,但前两次都是很小的感冒,属于睡觉前吃个药第二天就能好的那种。

    但不知为何,这次的发烧使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似乎虚弱溃缩,这使得大脑和躯干都羸弱不堪,吃完药的潇潇往沙发一躺,不管是感情还是事业,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愿想,她现在只想休息。

    “刘总,真不好意思,因为潇潇您还得大老远跑一趟。”

    “不用这么客气,关心公司员工的身体健康也是我们的责任。”

    随着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秋子和刘尚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就鱼贯进了正在轻睡的潇潇耳中,“等会,我怎么听到了秋子和刘总监的声音,我是在做梦吗?”

    “那个,屋子也没怎么收拾,您随便坐,我给您泡杯茶。”

    “谢谢,你们租的这个房子挺不错啊,租金应该挺贵吧。”

    随着秋子和刘尚对话的声音逐渐的靠近,潇潇愈来愈感觉不对劲了,“我这是在哪,我怎么又睡着了,刘总监怎么也来家里了?”潇潇想起来,可大脑深处的睡眠神经似乎拒绝请求,于是潇潇陷入了一种头脑似乎清醒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的境界。

    “刘总,潇潇应该还在卧室,我猜她现在应该没醒。”

    “嗯,先让她休息吧,睡眠最有益于发烧的病人增加抵抗力。”

    潇潇闭着眼睛抓着沙发,她在心中祈祷千万别让刘总监看到自己衣冠不整斜躺在沙发上的狼狈样。

    “秋子,潇潇怎么睡在这了呢,昨天晚上她不是在那个卧室里吗……”

    “那个……”

    “还有,她平常就是这个睡觉姿势吗……”

    然后是一片尴尬的寂静,潇潇还在努力的保持着睡姿,她在用全部力气来控制自己脸上不要出现任何唐突的表情。

    “刘总,让你见笑了,我现在就叫她起来。

    “不用了,不用了,潇潇难得睡的这么的踏实,这几天的考试肯定让她累坏了,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我先告辞了。”

    等刘尚的声音逐渐远去,并彻底消失在房门关闭后时,潇潇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睁开一丝眼缝,并慢慢地尝试起身。

    “行了,范潇潇,起来吧,刘总走了,你就别装睡了。”

    潇潇听后立刻从沙发上坐起,向着走过来的秋子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你知道我是在装睡啊。”秋子不屑一顾的横了潇潇一眼:“你脚指头动了两下你以为我不知道啊,看来你的病好了一大半了,发烧并没有把你的脑子烧坏。”说着,就捧来两个二十厘米高的木桶。

    “我也感觉好多了,桌上那几包药挺有疗效的,这是什么呀,小木桶还挺可爱的。”潇潇俏皮的咬着嘴唇拿起一个木桶把玩着。

    “你可爱的刘总监特地给你买的乌鸡汤和海参汤,说你这几天为了考试肯定累坏了,所以买来给你补补。”秋子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潇潇说到,“潇潇,你在公司这么久难道没有感觉到刘总对你的好感?”

    “你说什么呢,秋子,他一个总监级别的干部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么一个小员工呢。”潇潇赶忙打开一个木桶,并用勺子舀了一口汤放进嘴里,“嗯,真鲜!”

    “潇潇,哪个领导会因为一个小员工生病而大半夜的跑过来嘘寒问暖啊,而且他当时脸上浮现出的焦急和担忧,以及足够让我判定他对你的感觉了。”秋子也把另一个木桶打开,“还有,哪个领导会这么照顾生病的员工啊,还给你送大补汤。”

    “嗯?他昨天晚上过来了?”潇潇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鲜美的汤汁。

    “你以为呢,昨天晚上刚给刘总说完你可能发烧了要请病假,他就迫不及待的问咱家的地址在哪,说要过来看望你,我百般阻挠啊,可最终还是因为如果不答应他他就会扣你年终奖而妥协了。”

    “这些领导,就知道扣人年终奖。”潇潇表示愤慨的斜了斜眼撇了撇嘴。

    “哎呦喂,你是不知道,刘总当时的那个温柔哦,摸你额头的时候我都感觉整个房间都甜腻腻的,而且桌子上那几包药也是他包的。我就奇了怪了,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怎么就还没成婚呢。”秋子表示疑惑的咂了咂嘴摇了摇头。“所以说啊,潇潇,何暮冬这样的男人你这辈子就别想了,刘总这样的男人你还可以追求一下的,毕竟他对你也有好感……唔”

    没等秋子说完,潇潇就拿起桌上的一块面包堵住了她的嘴,“行了啊,秋唐僧,我的事我自有主见,我是不会嫁不出去的,现在谈谈你的事,咱们什么时候去试婚纱啊,你是喜欢深v的啊,还是喜欢抹胸的啊,还是喜欢鱼尾型的啊。”

    “到时候再说吧……那个……这个星期六你要是有空咱们就去试吧……羽博也去……”秋子嚼着面包口齿不清的说道。

    “对了!我手机呢,快点给我手机打个电话。”潇潇刚想起来找了半天没找到的不翼而飞的手机。

    “在我这呢,早上我故意给你拿走的,就是怕它打扰你休息。”秋子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潇潇,潇潇像饿狼扑食一样夺走了手机,并打开娱乐新闻的当日头条,“不用看了,今早我都替你看了一遍,你没发现今天回家我都没问你吗。

    但令我很奇怪的是,昨天的热点新闻今天一下子就成了冷饭,微博上的热搜也早已下架,即使搜索关键字也搜不出所以然来,到底是哪位大v在娱乐新闻圈这么有话语权,关键是,他这么做到底是在帮你还是在帮暮冬。”秋子托着下巴一脸认真的思考着。

    “估计是暮冬的公关吧,他们明星都有经纪人和公关的,真是可惜了我的dior哦!”潇潇双臂朝天做悲天悯人状。“dior?什么dior,你买dior了,拿出来看看。”秋子睁大双眼异常兴奋的向潇潇扑过来。

    “不是,我……”潇潇正想着如何应对秋子的盘问呢,电话铃声遽然响起,谢天谢地,这个电话来的真是时候,“我先去接个电话啊。”潇潇嬉皮笑脸的对秋子说完就一溜烟钻进了卧室。是语林的电话,询问了一下潇潇为什么今天一天没来上班,最关键的就是通知潇潇一声明天上午出笔试结果,下午最终面试。

    “这么快啊,上午出结果,下午直接面试啊。”潇潇顿时感到压力山大。

    “你以为呢,今天你没来上班,lumina和几位高管给我们开了将近三个小时的会,主要就是告诉我们,凯曼娱乐传媒公司已经不是以前的雷科那个小公司了,我们要打起精神,做高效率的员工,什么什么的。我坐都坐累了,她讲的还依然那么激昂澎湃,我真是服了。”

    跟语林通过电话后,潇潇就去衣橱挑明天面试的衣服,这么多天的努力,可不能败在明天的最终面试上,成败与此,就看终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