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面对
    蓝色天空的冬季北京,总是给人一种庆幸到热泪盈眶的舒适。

    当穿着笔挺职业装的潇潇刚一进公司大门,就被等候在前台的语林抓了个正着,她拽着潇潇来到卫生间,声情并茂的讲道:“我的姑奶奶哦,你可算来了,刚才lumina和刘董吵起来了,你是没有见到,他俩就仿佛两条饿狼,咬的互不相让……”

    潇潇把语林的嘴捂住,并向卫生间外瞧了一眼,“你才是我姑奶奶呢,以你的身价当然不怕被开除,而我一介草民,要钱没钱,要背景没背景,您可怜可怜我,所以烦请您老小点声。”

    语林点了点头,潇潇把手放了下来,“你知道他俩人为什么而吵架吗,两个高管大佬之间吵架总得有个理由吧。”

    “不知道,只听说当时是一个女孩去找刘董,lumina也紧跟其后,但不知为何lumina训了那个女孩几句,然后刘董就和lumina吵起来了,我就知道这些。”

    “那个和lumina吵架的女孩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反正穿着挺性感的。”秋子看着卫生间的镜子摇着头说道。

    “嘿,你们在这干啥呢,一会就出终面名单了,现在大家都在电脑前等着呢。”上次一起参加笔试的一个同事走进卫生间对着面面相觑的语林和潇潇说到,语林和潇潇共同答应了一声就嬉笑着夺门而出。

    没想到刚出去就迎面碰见了刘尚,两个人的脸瞬间红如猴臀,刘尚走到两个女孩身边,语林小声说了句“刘董早!”而潇潇只字未提只顾低头。

    “看来你病早好了啊,范潇潇,看你这冲劲都可以直上云霄了。”刘尚用一种戏谑的口吻说到,“跟我来一趟办公室。”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的走去,潇潇只好用眼神跟语林道别后像个跟屁虫似的低头跟在刘尚后面。

    进了办公室,还没等坐到椅子上,刘尚就发问了:“你现在还有头晕发热,浑身无力的现象吗。”刘尚没有坐下,他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的风景,“如果感觉病还没有完全好,我可以再给你三天假,你这个月的加班时长正好可以抵扣假期。”

    潇潇双脚并拢乖巧的站在硕大的红木办公桌前,这还是自从刘尚换办公室以来首次“到访”,她望着刘尚宽阔的后背,不禁小有悸动,“谢谢刘董那天晚上的照顾,让您费心了。”

    听到这句话的刘尚转过身来,斜靠在窗户玻璃上,双臂交叉,有点无奈的看着潇潇,“你还是对我这么客气啊。”说罢他蓦地从窗户上弹起,走到桌前坐下,“你的mba准备的怎么样了。”

    多天来的面试和笔试已经让潇潇身心俱疲了,所以几乎快要忘了要报考mba的事了,“今天下午终面完,我立刻开始准备报考的相关事宜。”

    “你怎么就那么有把握能进终面呢,万一你笔试没过呢。”刘尚躺在椅子上看着潇潇讥笑道,“潇潇,我得提醒你一句,在上次参加笔试的人中,百分之六十有mba学位,百分之五十有afp认证,百分之三十有ctc证书,百分之二十有icfa认证。”刘尚嘴弯的更厉害了,“所以,只有普通话证书,英语cet6级,以及记者证的范潇潇同学,你拿什么去和他们拼。”

    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范潇潇头上,她咬着嘴低着头,紧紧的抓着包。

    “那么,现在我再问你一句,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

    忽然的反转让潇潇猝不及防,她抬起头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刘尚,她后退了一步,刘尚向前一步,直到他几乎贴到潇潇的身体。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和温热的体感让潇潇第一次产生了眩晕感,“你是第一个让我问了两遍的女孩,范潇潇。”刘尚的眼中似乎以存怒火,就等着一个机会喷发出去。

    “刘董,我感觉感情这种事不能勉强,而且现在公司正在面临着改革,所以我想先以公司利益为重,个人感情在后。”潇潇第一次如此倔强的看着刘尚尖锐的双眼,“您对我的帮助我是不会忘的,mba我一定会考下来,之前给您借的那笔钱我也会如期打到您卡上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耽误您的工作了。”

    “范潇潇!”埋怨中夹杂着无奈的口气。

    潇潇转过头,看了一眼似乎并没有多么生气的刘尚后,扭头就往门的方向走去,在开门之前,潇潇又转过头来,像开玩笑一样说:“刘董,其实咱们公司还有很多女孩都特别喜欢您,她们也都是很优秀的女孩,比如苏梦夏。”说罢便推门而出。

    在回办公区的路上,潇潇的心脏一直欢快的跳着,一股仿佛被解放了似的愉悦的自由感漫部了全身。这是她第一次和刘董这么近距离的交锋,也是第一次倔强而又勇敢的表达自己的意愿。由此,她再也不会因内向而胆怯,更不会因羞涩而自卑,这大概就是成长吧。

    “怎么样,潇潇,刘董没欺负你吧。”看着潇潇向自己走来,语林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迎上去急切的问道。

    “放心吧,语林,他哪敢欺负我啊。”说这话时潇潇真是怕刘尚突然出现在后面。

    “那就行,那就行,不过刘董说的那个你的病是怎么回事,你生病了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呢。”语林故作生气。

    “没事,就是晚上把被子踢了,然后冻着了,现在这不好了吗。”潇潇拉起语林的胳膊,“行了,现在咱俩就等终面通知吧。”

    果不其然,中午饭过后,潇潇和语林都收到了终面的面试通知,终面定在下午两点举行。所以两个女孩吃完午饭后精心打扮了一番就等在了终面会议室门前。收到终面通知的一共有三十多个人,但每个董事一人只配两个助理,也就是说只有五分之一的入选率。

    此时,lumina的办公室里。

    “新管理层的制度改革初见成效,以前你们公司的那种散漫自由的风格已无影无踪,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一身prada红色套裙的lumina双臂撑在刘尚面前的桌子上傲笑道。

    “庆幸,庆幸你和我抢人?”刘尚讥蔑的说道。“你不要忘了,当时初面的时候我就想把她淘汰,是你极力挽留的她。”lumina起身双手叉腰得意的说。“不是还有梦夏那个小姑娘吗,她可是顶破头都想进你的部门,那么优秀的女孩不要你非得和我抢,莫非……”lumina嘴角逐渐扬起,“莫非你对那个女孩……”

    “行了!让她自己选择吧。”刘尚不耐烦从皮椅上坐起,走到落地窗前。

    “尚,大学四年,我从来没有见你这么坚持过。”lumina看着已从青葱少年成长为成熟男人的刘尚,不禁心生痛楚。

    “我早已经不是大学时候的我了。”刘尚转过身来,漠然的冷望着lumina,“你知道大学毕业后我失去了多少东西吗。”

    “是刘雯菲吧,你当年打的那个大四学长不就因为她吗。”lumina抬起下巴,露出得意的傲笑,“怎么,这都快十年了,还没忘记她呢。”

    “她快要结婚了。”忽然归于平淡,就像从人声鼎沸的闹事一下子过渡到渺无人迹的沙漠。

    “我猜,你现在正考虑去不去参加她的婚礼,以及在婚礼上到底给不给那新郎一拳是吧。”lumina的嘴角弯的更加放肆了。

    刘尚像被戳穿骗术的魔术师一样狠狠的瞪了lumina一眼。

    离面试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终面房间门前就已经排起了队伍。

    潇潇排在语林前面,每个人的面试时间似乎都有半个小时,而根据前几个面试完的同事提供的情报显示,这次终面是三个董事共同面试一个人,然后根据得分进行分析比较,然后董事挑选心意的员工,每位董事配备一男一女的助理。如果两个董事同时选择心仪的员工,那选择当哪位董事的助理就由那位员工决定。

    “这好像个选秀节目啊。”一个穿着纪梵希套装的女孩笑道。语林对潇潇说道:“你一定是那个被多选的人。”潇潇笑道:“但愿咱俩都是。”

    “下一个,范潇潇。”听到有人喊自己了,潇潇整理了一下着装便走向会议室,“潇潇,一定要微笑。”语林在背后喊着,范潇潇回头对着语林露出了一个温暖而又自信的微笑后,挺直身子仰起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地上没有纸团,垃圾桶摆放规整,没有需要整理的书堆……

    这不正常啊,这么和谐的环境对于终面来说简直太不正常了,潇潇顿时心里有点打怵,竟一时忘记落座了。

    “这位女士,您是叫范潇潇吗。”新上任的人力部总监看着四处张望一直没有落座的范潇潇不耐烦的说到。

    “哦,是的,对不起。”回过神来的范潇潇赶忙在面试领导面前坐下。人力部总监在左,ceolumina在中间,cfo李灿在右边。刘尚竟然不在,他没理由不在啊。

    “刘尚有事先不参加此次面试了。”lumina冰冷没有感情的话语,就像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无情,“那么,范潇潇,你准备好回答第一个问题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