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司徒天的烦恼
    陈宇阳刚才已经在莫兰嘴里知道了刘琅的很多事(情qing),当然,莫兰对于刘琅的了解也仅限于她离开首都之前掌握的事(情qing),至于说引进万安公司和建立中芯科技的事(情qing)她也不知道,也没有人会告诉她,可即便是莫兰知道的也足以让人感到震惊了,陈宇阳立刻决定要好好结交这位不世出的天才少年。

    “刘琅,这里不比国内,在国内,你被王家、木家以及国家高层所重视,没有什么事(情qing)办不了,但在美国,这些背景都没了,一切终究要靠自己去争取,美国的大学录取可是非常严格的,即便是丁怀中教授也不可能帮你做些违法的事(情qing)!”

    “莫姐姐,违法的事(情qing)我是不会去做的,再说也没必要,在我眼里,美国大学跟国内的大学都差不多,当初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复习就成了高考状元,现在同样也可以用一两个月的时间征服那些大学教授,让他们乖乖地录取我,这一点你就放心吧!”

    “呵呵,姐姐相信你,来,姐姐敬你一杯酒!”

    听到刘琅如此说,莫兰就放心了,在她心里刘琅的确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

    “司徒大哥,在美国咱们华人可是弱势群体,你能成为一名警员,那是你加倍努力的成果,来,我敬你一杯酒!”

    刘琅转头看向了司徒天。

    “刘琅你是一个真正的天才,我可比不得你,我想问问,如果你长大了想去做什么呢?”

    司徒天用英语问道,显然他的汉语不是很好,能听懂却说不出来。

    “我的理想很简单,你们大家想知道吗?”

    刘琅看着所有人说道。

    “当然想知道!”

    大家都很好奇。

    “那就是把美国这个强大的国家给揍趴下!”

    刘琅回答。

    “什么?你想挑起战争?”

    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哈哈,我可不是政治家,那种事(情qing)我不会想,我说的打趴下美国指的是在科技方面。”

    看到大家都很紧张,刘琅赶忙解释了一下。

    “美国为什么强大?就是因为他们的科学水平最高,走在了世界的最前面,其他国家跟他相比差的很多,当然,美国之所以强大自然有着原因,人才、教育和其他内在的原因,不过我们华人也不差呀!万安老先生、丁怀忠教授,还有在座的各位不都是华人的佼佼者吗?这证明我们华人不比他们白人差,甚至很多地方还要强出很多。

    现在国家已经开始改革开放了,经济和教育都会逐渐提升,虽然在短期内我们没办法达到美国的水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相信总有一天咱们华人会扬眉吐气,甚至站在世界之巅!”

    刘琅的话看似吹破了天,可是在场的人还真没有觉得他在吹牛,刘琅未来必定会成为一个天下皆知的人物,或许此番话有些大,毕竟一个赶超美国那是整个国家的事(情qing)。

    要是所有华人都像刘琅这样,那没问题,你就是说成为宇宙第一也有人信,但光靠刘琅一个人那就几乎不可能了,你在厉害也不是飞天遁地的超人吧,就算你成为(爱ai)因斯坦那样改变人类科学发展进程的科学家,也不可能做到把一个穷困潦倒的国家变成一个强大无比的世界霸主。

    但不管怎么说,刘琅这一番话还是让所有人觉得有士气。

    “唉,我可没有你这样的远大理想,我的理想就是想改变洛杉矶的治安状况,仅此而已!”

    司徒天可能是刚才喝了一杯酒,也可能是被刘琅刚才的话所振奋,原本有些沉闷的他也主动聊起天来。

    “司徒大哥,洛杉矶的治安的确很糟糕,不过在我看来很可能是那些黑人的原因………倒不是我歧视他们,黑人(性xing)格直率倒是比白人强上不少,可是他们毕竟大多数都是贫困阶层,受教育程度不高,本(身shen)的(性xing)格也是非常暴躁,常常因为某些小事就当街斗殴,这些事不是一个人能够解决的,根本上还是要美国政府出面制定相关政策才能缓解矛盾!”

    “刘琅,你说得这些都对,其实我们警局也像改变洛杉矶治安差的局面,打击犯罪是一方面,我们的局长还主动让我们到社区里去跟黑人交朋友,让他们好好读书,每到圣诞节还会送他们礼物,就希望这些人不要天天闲逛,可是这个办法实行了半年依旧没有任何作用,甚至一位同事还在给黑人朋友送礼物的途中遭遇枪击而终(身shen)残疾,似乎洛杉矶就是一个受到诅咒的地方,城市四处乱哄哄,再这么下去,恐怕整个市区都会失控!”

    司徒天叹了口气。

    “是这样呀………!”

    刘琅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情qing)。

    “司徒大哥,你知道破窗理论吗?”

    “破窗理论?什么意思?”

    “很简单,破窗理论是关于环境对人们心理造成暗示(性xing)或(诱you)导(性xing)影响的一种认识。

    如果有人打坏了一幢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暗示(性xing)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所以隔不久,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地被人打破;

    还有一面墙,如果出现一些涂鸦没有被清洗掉,很快的,墙上就布满了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的东西;

    如果有一个很干净的地方,人们不好意思丢垃圾,但是一旦地上有垃圾出现之后,人就会毫不犹豫地抛,丝毫不觉羞愧。一幢有少许破窗的建筑为例,如果那些窗不被修理好,可能将会有破坏者破坏更多的窗户,这个现象,就是犯罪心理学中的破窗理论。”

    刘琅解释道。

    “哦!犯罪心理学?那这个理论跟洛杉矶的治安有什么关系呢?”

    司徒天一听来了兴趣。

    “我先问你个问题,在洛杉矶是不是街道非常乱,四处都堆放着垃圾,是不是地铁站里的墙上到处都是涂鸦?”

    刘琅反问对方。

    “没错,因为治安乱,很多黑人经常出没的地方市政部门都没有人去,还有那些涂鸦,简直到处都是,你想清理也无从下手,尤其是地铁站,简直成立罪犯的天堂,每年超过三成的案件都在那里发生!”

    司徒天点了点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