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激将法
    “各位大哥哥大姐姐们,大家好,我就刘琅,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吉米,我来自中国,现在已经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了,未来两年我们也会一起渡过!”

    刘琅微笑着跟大家打招呼。

    每个人都盯着他仔细的看着。

    “吉米,你难道是患了侏儒症?”

    一个人突然开口问道。

    刘琅并没有生气。

    “我的身体可是非常健康的,只是我的年纪比较小,算起来刚刚是………*岁而已!”

    刘琅把自己的年龄提高了几年,毕竟六岁太小了。

    不过在别人眼里六岁和九岁有什么区别吗?

    “九岁?”

    大家又看向了菲尔普斯,希望在对方眼里得到否定的答案。

    “呵呵,吉米同学说得没错………不过你们可别被他的年纪所欺骗,你们如果知道他的成绩,那么一定会被震惊的,两年前他参加了洛杉矶智力奥运会,获得了少年组数理化三科第一名,成为了奥运历史上最年轻的金牌得主。

    然后他又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学生,两年时间本科毕业,毕业后报考斯坦福大学,经过笔试和面试两道难关后,以全部a+的成绩获得了一个全额奖学金的名额………各位先生们女士们,你们中有哪一位能做到其中一点呢?”

    菲尔普斯教授说完,在场的人都傻了眼。

    “这是真的吗?”

    没有人相信菲尔普斯的话,但是……这位德高望重的教授不会闲着没事和他们闹着玩吧?

    教室里一片安静,每个人都在思索这话的真实性,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正是“万人不待见”的山姆克莱尔教授。

    克莱尔教授一进来,大家那好奇的热情立刻就没了,一个个横眉冷目的样子,他们很多人在本科阶段都受过克莱尔教授的严重“虐待”,要不是对方真有水平,恐怕早就联名把他给“罢免了”,这从老师的研究生人数就可以知道,所有从斯坦福大学本科毕业的人没有一个人报名要成为克莱尔教授的学生。

    他们真是害怕呀!

    “刘琅,你干的不错,报名成为了我的学生,看来你不光有超凡的智慧,还有过人的眼光,很好很好!”

    克莱尔教授对着刘琅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什么?这个小孩子竟然成了克莱尔的学生,他……他难道想死吗?”

    大家都睁大了眼睛一副恐惧的样子,甚至有两位女学生看着刘琅露出了绝望的神情,眼睛里似乎还有泪光闪过。

    “克莱尔教授,刘琅现在可是我们学校历史上最年轻的研究生,我希望他以后还会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博士生乃至最年轻的教授!”

    菲尔普斯对克莱尔也是有些情绪的,但他毕竟是院长,对待同事要有高风亮节。

    “克莱尔教授,能成为您的学生也是我的荣幸,我来到斯坦福大学就是学习世界最先进的知识,因为在我们中国已经没有任何知识值得我去专注了。

    都说您的学生很难毕业,但我相信,这些难度对我来说还是不值一提。

    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些压力,起码能让我花费些许的精力去学习您的知识,要不然我实在是很无聊呀!”

    刘琅对着克莱尔教授不客气的说道。

    “我……操,这他妈的也太狂了吧?”

    别说是那些学生了,就是菲尔普斯教授都傻了眼,竟然对克莱尔这个“疯子”说出如此不敬的话,简直就是找死呀!

    刘琅可不是出言讽刺对方,他这是激将法。

    克莱尔教授做为世界顶尖发动机专家,他的学识毋庸置疑,可对方能传授自己多少呢?

    要知道发动机这种东西代表着最顶尖的工业科技,纵然是在学校,恐怕也会受到种种制约,最核心的技术他也不是谁想学就能学到的,那些过时的技术刘琅不感兴趣,他要学就要学最好的,再说了,研究生跟博士生比不了,主要是研究的深度有差别,博士生才会接触到发动机的核心技术,研究生只是本科生向博士生的一个过渡阶段。

    刘琅这么说就是要“激怒”对方,让他失去“机智”,最好把压箱底的本领都掏出来,那自己就占了便宜了。

    “哈哈,说得好,说得好,这才对嘛,我们都是天才,天才就要有天才的脾气,别人学不会还埋怨其他人,那是他们自己没本事………你是一个有本事的学生,不过想得到我的认同不是靠天赋就能实现的,你要做好准备,因为即将迎接你的是工业技术的巅峰,想要攀上这个巅峰可不容易,你虽然只是研究生,但我会用博士生的态度教导你,你要做好准备呀!”

    刘琅对自己的“无视”让克莱尔斗志昂扬,其他学生看到他都如同老鼠见了猫,难得碰上一个主动挑战自己的学生,而且刘琅也有这样的本钱,在他看来,刘琅的学识超出本科生很多,这样的能力再不好好“教育”那可真是暴敛天赋了。

    菲尔普斯在一旁微微摇头,即便美国人都很直接,但说话也是一门艺术,需要委婉的时候还得委婉,尤其是对克莱尔这样“怪人”,千万不要得罪他,刘琅倒好,还主动挑衅,唉,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仗着超人的天赋竟然没把对方放在眼里,看来这两年他有罪受了。

    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刘琅的意图,也是,这个世界上论玩心眼儿的水平谁能跟国人相比?

    “这个小孩子还真是个学生!”

    在场的学生确认了,这个小孩子不仅仅是研究生,导师还是克莱尔,这胆子可真不小,连克莱尔都敢怼,尤其是这几句话说得实在是解气。

    一时间大家都对刘琅有了浓厚的兴趣,还有一丝好感产生。

    “对了,我还有一位学生,叫做……鲍勃?科恩伯格,谁是科恩伯格?”

    克莱尔拿着一张纸对着学生们问道。

    “什么?还有人是克莱尔教授的学生?看来是其他学校的学生了。”

    大家相互张望,看看是谁这么倒霉。

    “克莱尔教授,我………我是鲍勃?科恩伯格!”

    一位二十左右岁的年轻男子站了起来。

    “你是……犹太人?”

    克莱尔问道。

    “嗯!”

    对方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