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一家之主
    “刘琅,看看老叔给你拿什么好东西了!”

    老叔手里拿着一个玻璃球递给了刘琅,还没等刘琅接过来,老叔另外的一只手就已经抓到了一块糕点,然后迅速的放到嘴里大嚼起来。

    “小屁孩还有些谋略。”

    刘琅心中暗道,同时也很感慨,在这个年代里,几块蛋糕就足以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挖空心思了。

    “吃吧吃吧,你都吃了我也不管。”

    刘琅不在乎这几块蛋糕,但是一旁的太奶不干了,悄悄地把放在炕上的“龙头拐杖”拿了起来。

    顾名思义,这个“龙头拐杖”一边好似一个弯弯的龙头,在刘琅看来这把拐杖非常拉风,只有武侠小说中盟主级别的人物才能把持。

    只见太奶神器“拐杖”在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用那“龙头”一边勾住了老叔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拉。

    “哎呀!”

    老叔一声大叫,脑袋差点磕在炕沿上。

    “小兔崽子,敢偷我宝贝的好吃的,看我不打死你!”

    太奶一声大叫,吓得老叔落荒而逃,她举着“龙头拐杖”,在刘琅的眼中瞬间高大威武起来。

    太奶曾经是一家之主,在家里绝对的一言九鼎,不过家主不是一夜之间长成的。

    在刘琅的前世,父亲曾对他说过,在解放前刘家并不是住在这里,而是在辽北省的省会沈城居住,这座城市可不是现在这座阜城能相比的,拥有数百年的历史底蕴让沈城成为了东北最大的大都市。

    据说当时家里有三十几亩地,有三四名长工,如果按照解放后土改的标准,即便不是地主,那也是富农,当时刘琅的太奶也如现在刘琅的奶奶那样,受尽了婆婆的欺负,后来家族分家,刘琅太爷这一支受了不公,只得到了一户破房子,刘琅的太奶和太爷二人不敢有的疑义只能乖乖接受,家里的生活水平一落千丈,不光如此,后来太奶一连生了六个孩子,可是大半都在两三岁时夭折,只有刘琅的爷爷和老爷活了下来,一个母亲看见自己的孩子不断离去,心里当然会产生变化,从此变得暴虐起来,爷爷和老爷从小就在太奶的打骂中渡过,但是打归打骂归骂,太奶对两个儿子的教育绝对不是旁人能相比的,即便当时民不聊生,但太奶就算砸锅卖铁也让爷爷和老爷两人读书写字。

    建国之后,无产阶级专政,太奶和太爷这一支因为家里穷的叮当响,成为了贫农,反观太爷的几个哥哥,最差的也是中农,还有两个是富农,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太爷太奶一下子翻身当了主人,没有受到任何批判,反而得到了几亩地,虽然还很贫穷,但也算是能够温饱了。

    后来爷爷读了中专,读的是化工专业,老爷也上了中专,学到是历史,两人毕业后正好阜城大搞工业建设,大量重工业项目上马,于是就被派到阜城工作,一家人也跟着过来,爷爷到了一家化工厂工作,老爷则是到了一家印刷厂工作,这一住就是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来太奶辛辛苦苦操持着这个家,刘家也不断的添丁兴旺,家人之间也没有任何矛盾,这种互爱互助的传统一直持续到刘琅三十多岁也是如此,这算起来都是太奶的功劳。

    所以,即便如今太奶已经老了,老到天天坐在炕上不能下地干活,老到把家中的权利已经交给了刘琅的爷爷和刘琅的父亲,但她的权威还在,就算是老叔这个淘起来没边的小屁孩子见到自己的奶奶发怒也吓的仓皇逃跑。

    “太奶………!”

    刘琅爬到了老人的身旁,一咕噜就躺在了太奶的怀中撒起娇来,刚才还一脸怒气的老人一下子就满脸的慈爱。

    “来,吃快糕点!”

    老人拿了一块糕点送到了刘琅的嘴边,刘琅却接过糕点送到了太奶的嘴前。

    “太奶………,吃!”

    看到自己的从孙子如此听话,太奶乐的合不拢嘴。

    “真是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吃着刘琅给她的糕点,此时此刻,她应该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在刘琅的前世,对于太奶的记忆不多,但有一件事让他刻骨难忘,那应该是他三岁左右的时候,当时父母都在上班,白天只有自己和太奶在家,那时太奶行动已经非常不方便了,要想上厕所就要把身体挪到炕边,费力的穿上鞋,然后拄着拐杖走到刘琅父亲为她做的一个自制便盆旁。

    刘琅还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太奶就坐在炕边准备下地,他那时不懂事,从后面猛扑过来,当时只是想和太奶玩,可是太奶怎能承受地住,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地不轻,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了,刘琅那时还小,用尽全力也不能把太奶扶起来,最后刘琅只能用两把椅子倚住太奶不让她躺在地上,自己则出了屋找自己的父亲帮忙,但那大铁门被父亲从外面锁住,他不由分说就从两米多高的大铁门上爬了过去,然后跑到附近父亲工作的工厂,硬是找到了父亲。

    父亲回来后把太奶扶了起来,当时太奶满脸被擦出了血,看上去吓人至极,但太奶不停地对刘琅的父亲说,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刘琅则吓得不敢多说什么,要是让自己的父亲知道,一顿暴揍那是不可避免了。

    结果这成为了刘琅和太奶之间的一个秘密,除了他们两人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从这一次起,太奶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去世了,没有什么病,医生只是说到了大限,寿终正寝了,但刘琅总是觉得太奶的死跟自己有着关系,如果不是他,或许太奶就不会这么早的去世。

    这件事是刘琅心中的一根刺,即便他当时只有三岁左右,还是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而其他事情他却记得不多,但在今生,太奶对他的爱让刘琅感到动容,而当初的那件事也再也不会发生了,或许这一世,太奶能够活的更长一些,让他感受到老人更多的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