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自己去买
    很快,轴承厂就出了问题了,不是生产问题,而是原材料的问题,制造轴承的钢材没有了,剩余的钢材只能维持不到一个月的生产,如果再不进钢材,半个月后就会停产。

    往年这种情况是不会生的,现在都是计划经济,一年的产量年初省里就已经下达,所有钢材都已经预留,但是今年因为产量增加,原定的钢材出了计划,但开始的时候所有认也没理会,既然没有钢材就上报,省里会统筹调配的,可是轴承厂上报到市里的请求迟迟没有得到答复,眼看着生产钢材所剩无几,厂里的领导有些着急了,于是找到了市里,一问才得知,全市的钢材都出现了短缺,上报到省里得到的答复却是让等一等,

    等一等?怎么等?市里下达的任务命令即便是在全力开工的情况下也未必能百分之百的完成,真要是再等上个把月,那就彻底完不成了,到时候后果谁来承担?

    厂里的工人们无所谓,有活就干没活休息,但是厂长可有些受不了了,厂里要是完成不了任务,到时候他会受处罚的,于是隔三差五就骑着车子到市里去问,不光是他,周围工厂的厂长们都不断地到市里供销处去找,可等到的结果都是没有货,要等一等。

    这一等就是半个月的时间,厂子里的钢材全部告罄,要知道这钢材可不单单是供应轴承厂,还有矿山设备厂、机床厂、齿轮厂、弹簧厂等等,这些厂子都是需要钢材的,轴承厂没有,他们同样也没有,所有厂子全部停工。

    这些厂子一停工,煤矿上的生产也立刻减缓下来,矿上的机械全部还是五十年代苏联时代留下来的,三十年过去了还在使用,大故障或许还不多,但是小毛病绝对是常态,今天修修那里明天补补这里,如果正常的生产是没问题的。

    可因为增产,矿上所有的设备完全是高负荷运转,这一下就出了机械的使用极限,在高强度的磨损大量机械生故障,尤其是那些容易损坏的零部件,换上没两天就要更换新的,其他工厂全力开工还好些,现在他们趴了窝,零部件跟不上,矿上的机械只能又恢复到了正常生产状态,按照这样的度,到年底能完成省里下达指标的一半就谢天谢地了。

    工厂的厂长们着急,阜城市的市长更着急,简直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矿务局的局长天天跑到市里来催促,可他们又有什么办法?钢材全部是省里统一调配,省里不给他们怎么办?只能给省里供销部门打电话询问,得到的消息就是全省材料紧缺,所有材料都以重点城市为先。

    重点城市是什么城市?简单说就是辽北省排名前五的城市,沈城市、连海市、鞍河市、锦东市以及抚阳市,这五座城市在辽北省的地位要高于阜城,自然要可着他们先来了。

    其实这就是生产力不足所造成的矛盾,当年国家大炼钢铁之时就是如此,一方面还想大干快干扩大产能,一方面技术水平还达不到,到最后只能生产出一堆废品,造成了巨大的浪费,现在的情况是原材料还不够,但结局都是一样,所以说这种不符合实际的计划根本就不可行。

    但不可行又能怎样?行政命令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份,不完成就要倒霉。

    阜城市市政府内,市长卢建设正在给全市的干部们开会。

    “各位,现在我们阜城市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原材料紧缺,在这么下去省里下达的任务一定是完不成了,我向陈高官求援,得到的结果就是让我们自己想办法,给大家聚在一起,就是要问问各位,谁有办法就提出来。”

    卢建设去省城数次,想要请求供销厅材料给阜城,可人家压根就不理会他,他现在是彻底没办法了。

    在座的所有人都没吭声,一个个拿着茶缸子喝着茶水,有的人连头不抬一下。

    “老孙,你是供销社的主任,你有没有办法?”

    卢建设看到没有理他只能点将了。

    “这………卢市长,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还什么当讲不当讲,有话快说!”

    卢建设有些恼怒。

    “是这样的,省供销厅我接触过很多次,他们掌握着全省的生产生活资料的供应,每年年初这计划就已经定下,只是今年有些特殊,国家突然下达了增产的命令,原料方面当然是有些紧俏了………!”

    “行了,这些谁都知道,我就问你有没有办法能搞到钢铁,有就说,没有就别说废话,啰里啰嗦的!”

    卢建设打断对方有些生气。

    “卢市长,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好使不好使,我就不知道了!”

    他面有一丝难色地回答。

    “什么?有办法?什么办法?快说!”

    卢建设眼睛一亮。

    “这个办法就是,让那些缺材料的工厂拿着钱去省城购买钢铁!”

    对方说出了一个回答。

    “自己拿钱购买钢铁?这是什么主意?”

    卢建设差点没指着对方鼻子破口大骂。

    这个时代可是计划经济的时代,工厂缺少原料都是省市统一调配,哪里会出现工厂自己拿钱去买的情况?这种情况这些年也没有生过呀!再说,自己去省城找了好几趟都没用,难道拿钱就好使?他根本就不相信。

    “卢市长,您听我说,等我说完了您就明白了………!”

    对方看到卢建设要怒,刚忙解释。

    “你说!”

    卢建设强压住自己的怒火。

    “卢市长!这原材料的供应之中可是有很多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呀!”

    “秘密?什么秘密?”

    “市长,现在咱们国家鼓励企业多劳多得,南方的很多企业再完成上级下达的目标后如果还能生产出多余的产品,那就可以直接卖到市场上,价格自己定,得到的收入也能归自己。”

    “哦!这件事我知道呀!好像是叫什么……价格双轨制度,但是咱们阜城似乎没有实行吧!”

    卢建设点了点头。

    “当然不能实行了,国家给咱们的任务基本上都是可丁可卯,哪里还有多余的材料去生产其他产品,可是其他地方就不同了………,去年我到省城开会,就看到不少供销所外面有不少的南方个体商户,这些商户都在等着买原料,什么棉纱、布匹、甚至也有钢铁,他们这些人把原材料运回南方制作出商品来,可以赚到不少钱。”

    “哦?还有这种事情?”

    卢建设很是不解。

    要知道这个计划经济的时代所有物资都是国家把持,你要想得到多余的材料,那只能由国家和省里进行统一调配,这是需要配额的,不是谁能得到就可以得到的,别说是钢材、煤炭这些大宗材料了,就是粮食、肉食这些生活资料也需要粮票,粮票就是一种配额,没有配额,你有钱也买不到。

    所以当对方说南方的个体商户能得到棉纱和布匹,甚至连钢铁煤炭这种生产资料时,卢建设感到这种事情根本无法想象。

    “卢市长,有些事情咱们根本无法想到,但是的确是生了,我也不知道这些商户们是怎么能弄到这些东西的,而且我当时也看到有省城的一些企业也到那里去买商品,他们能买到,我想我们也能买到,现在不如让那些企业去试一试,或许还真能买到也说不定。”

    “这个………?”

    卢建设犯了难,这个办法他连想都没想过,但是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其他主意呢?没有,根本就没有,政府出面花钱去买?这更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是让省里知道了,他这个市长怕是就当到头了。

    “马上通知下面的企业,让他们自己到省城的供销厅去买,能买多少买多少,反正是必须完成市里下达的任务,要是完不成,我受处分,那些厂长也好不了!”

    卢建设终于下了决心,至于有没有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113/113061/48133684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