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被历史掩埋的中关村之父
    这一次刘琅不再只寻找可租用的房屋,而是以“怀旧”的目光找寻着那些还处在萌芽里的企业,随便一家小工厂很可能都是未来产值过亿的大企业,从里面走出的每个人,很可能都是十几年后的千万富翁乃至亿万富翁,但他也知道,这些企业大多数将在市场的竞争下灭亡,能留下来的只是少数,不过这里充满了活力,一家企业破产了,另外一家企业就会站出来,中国的企业家永远充满了斗志。

    “刘琅,小小年纪就溜号,你不找房子想什么呢?”

    刘琅漫无边际的走来走去引起了木小虎的“不满”。

    “哦!好,好,咱们找咦,我看那栋楼不错呀!”

    突然刘琅看到不远外有一栋二层的小楼,楼下还有一块牌匾,很显然这也是一家公司。

    这街道两旁也有不少楼房,不过多数都是居民楼,那些公司没有租用居民楼的,一来上下不方便,二来也是用不上,私营的公司规模太小,最多也就五六个人而已,集体企业又都是小工厂,里面乱七八糟两人又看不上,现在终于出现了一栋二层小楼,看上去也被人粉刷过,就算是租用一层也不错。

    “赶紧去看看!”

    木小虎也相中了这栋小楼,两人飞快走了过去。

    “花园路6号首都新技术开发研究所!好大的名字,还他嘛的真敢起名!”

    木小虎对这名字表示出鄙视的态度。

    “进去看看!”

    两个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有五六个人正在聊天喝茶,看到有人进来急忙站了起来。

    “你们有什么事吗?”

    “这是你们的公司?”

    木小虎问道。

    “是呀?”

    “上面一层也是?”

    “也是呀?”

    “正好,上面那层我们租下了,多少钱?”

    木小虎也不废话直接就谈钱。

    几个人被木小虎问的一愣一愣的,这什么人呀!

    “小兄弟,我们是公司,不是租房子的,你们也是要开公司吧,外面有的是房子!”

    对方很有礼貌的说道。

    “这附件就你一栋还像点样的楼房,反正你们这帮人也都闲着,拿出一栋也没事,说吧,一个月多少钱,我不缺钱。”

    在木小虎眼里,他们这帮搞公司的人也是群穷鬼,觉得自己一个人有的钱能买下整条街的公司,所以他根本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这这是什么意思呀!”

    屋里的人都懵了。

    木小虎和这些人谈话的时候,刘琅也没吭声,一个人在屋里面转了一圈,他和木小虎一起进屋,其他人还以为这个孩子是那位青年的儿子,所以没人注意到。

    刘琅看到旁边的书柜里摆满了书籍,大都是关于压缩机和电气方面的专业书。

    看来这些人和我是同行呀!而且学识很深。

    刘琅学的是机械工程,侧重机械的设计和制造,涉及范围比较广泛,这些书是针对某一种机械,就非常具体了。

    “嗯,这个是!”

    刘琅突然看到了挂在墙上的营业执照,和木小虎办得一样,都是个体工商户,而在那负责人一栏后面写着个名字。

    “你们的负责人是陈春生?”

    刘琅突然开口问道。

    陈春生!真是个“久远”的名字呀!

    如果不是刘琅看到这营业执照,即使他拥有强大非人的记忆力,怕是也不会在记忆深处把这个名字给找出来,即便是在前世有很多关于中关村的书籍,其中对这个名字提及甚少,更多的名字是杨志传和另外几名企业家。

    但在刘琅看来,陈春生对中关村的贡献绝对不比任何人少,甚至没有人能比得上他,因为他可以称得上是中关村之父,一个被那些成功企业家的光芒所掩盖而逐渐被人遗忘的真正的中关村之父。

    陈春生可是一位国家级的科学家,其学术水平不是杨志传那样的“半吊子”所能相比的,在刚刚改革开放时就被派到美国考察,让他影响最深刻的地方就是美国的硅谷,在他眼里,那里充满了科技的气息,是世界科技的动力来源。

    回国后,他决心要创建中国的硅谷,而他选中的地方就是中关村。

    纵然陈春生是位国家一级教授,纵然他的压缩机研究处在国家最先进的水平,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带领几位和他一样有梦想的人建立了一个公司,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营高科技公司。

    在这个年代,能像他如此彻底的人少之又少,更多的还是像杨志传那样在研究所的庇护下为自己做些事情。

    民营和国企都是公司,但之间的差距那可就是天壤之别了。

    在这个年代,国民营高科技公司创办的共同规律就是:科技人员走出研究院所,遵循科技转化规律,市场经济规律,不要国家拨款,不占国家编制,自筹资金、自负盈亏、自主经营、依法自主决策。

    说是规律,其实就是国家给他们制定的政策,里面带有很大的怨念,一句话:自己玩去,国家不管,自生自灭,死了活该。

    陈春生在他人怀疑、辱骂和嘲笑声中,在中关村建立了第一家科技公司,为此甚至他所在的研究所都和他打起了官司,但他依旧前行。

    随着他的脚步,附近一带逐渐出现了零星的技术小公司,国家的“硅谷”开始了孕育,若论先后,什么联想,四通这些企业都是他的晚辈。

    陈春生是一位有着很强科研水平的科学家,但为了自己的理想放弃了稳定的工作,他要靠着自己的技术打造出一个科技王国,可理想很好,现实却很残酷,在刚刚改革开放的社会里,高科技技术只存在国家的研究所和实验室里,能用于市场上的少之又少。

    陈春生学的是压缩机技术,这种东西非常用途广泛,什么空调、冰箱、矿井等等都能应用,尤其是空调和冰箱这两种电器,那就是要靠压缩机制冷制热。

    但是在八十年代初,市场上都没有工厂能制造空调冰箱,这两种电器的大规模上市还要等到八十年代后期,国家引进一批国外的生产线后才能制造出来,所以陈春生是超前的,也是悲哀的,他的技术根本就无处可用,他的公司在开张的那一天起就陷入了困境。

    挣扎一两年后,他终于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开始了“多种经营”,但是他自己除了技术外再无他处。

    不懂经营,看不到市场前景,别的公司飞速发展,他的公司则是每况日下,在八十年代后期就已经举步维艰,他的人际关系又差,没有人帮助让他雪上加霜。

    九十年代初期,联想集团已经渐露头角,四通公司也是风光无限,而陈春生和他的公司却再也维持不下去,只能以破产告终,而他本人也渐渐被人忘记,没有人会把中国“硅谷”之父的头衔放在一个失败者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