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斗志昂扬
    所谓的aod炉,就是在精炼不锈钢时,在标准大气压力下向钢水吹氧的同时吹入惰性气体,通过降低co分压,达到假真空的效果,从而使碳含量降到很低的水平,并且抑制钢中铬的氧化,这种技术在西方已经广泛始终,并不是什么稀奇的技术,但在国内还没有

    “那我们就进口一台!”

    刘琅在一旁说道。

    “是得进口一台了,只要有实物,我们就能给他仿制出来,不过这需要国家外贸部门来进行,更重要的是,这种不锈钢冶炼技术虽然在国外行业中很普遍,但仍是属于国家机密范畴,正常的出口清单是不允许将其列入的,要想买到谈何容易,看来我们只能慢慢的摸索自己给他造出来!”

    熊怀志对这方面很熟悉,最近几年来也时常和国外曾经的同事通信,对各种技术都很了解。

    “这个……再说吧,我有空和港岛的火家联系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渠道!”

    刘琅说道。

    “另外,空调压缩机很多零部件都是毫米级别,在这个级别下,我们的车床精度显然就不够了,这个倒是可以进行升级改造,勉强倒也可以,但问题是,我们的刀具强度在毫米级别状态下就跟不上了,比如这几处零件的打孔锻造需要直径五毫米的钻头,这样的钻头强度可比直径一厘米的钻头提升数个等级,这项技术是个难点,绝非一年半载能够攻克的!”

    熊怀志将技术难点一一列举出来,刘琅听了顿时有些泄气。

    原本以为解决了设计问题,现在却在材料和精度上出现了更多问题,这还只是一个最简单的空调压缩机,论难度比汽车发动机小了不知多少,这样的“简单货”都困难重重,还谈其他?

    “呵呵,刘琅,你觉得有些气馁吗?”

    熊怀志看到刘琅有些消沉。

    “嗯,是有点,教授,咱们这个实验室的技术,算起来也是国家最先进的了,可即使这样,也造不出来一个民用空调压缩机,更不用说那些更先进的机械了,这让我有些生气!”

    刘琅摇头说道。

    “哈哈,小刘琅,你才几岁,虽然是绝顶聪明,但是遇到的事情还是太少,当年新中国刚刚建立,国家一穷二白,别说电炉冶炼不锈钢了,就是冶炼普通钢铁的高炉都无法自己研制,可结果呢?

    不过两三年的时间,我们的钢产量就达到了年产五百万吨,这是多大的变化?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是因为有一群不怕苦不怕累,甚至不怕死的技术人员,只要有他们,核弹搞出来,卫星上天了,这些东西都能给他弄出来,什么不锈钢什么压缩机算个屁呀!这个世界没有人弄不出来的机械,只有不想弄的废人,只要我们这些人心中有这工业强国的信念,我们的国家必定会重新强大起来!”

    “说得好,说得好呀!”

    陈春生激动的大声说道,其他人也是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有几位五十多岁的教授甚至眼里都泛起了泪光,他们都想起了当年那热血沸腾的激情岁月。

    “教授,您说得没错,是我太心急了,咱们国家底子薄,技术少,但这只是暂时的,只要我们这些人不放弃、不灰心、不忘初心,总会有一天所有的难题都会解决,那时就是我们国家真正强大之时,这一点我相信终究会到来的!”

    “没错,就是不忘初心,牢记我们这些人的使命,我们所有人都要永远牢记,知道吗?”

    熊怀志对着大家说道。

    “教授您放心,我们不会忘记,永远不会忘记!”

    所有人都高声回答,声音里带着坚定。

    有了斗志,每个人都充满了干劲,即使困难困难重重也无法阻止。

    时间飞逝,转眼间已经到了五月中旬,经过一个月的生产,两千多套变形金刚被生产了出来,这些机器人被刷上了颜色,放进了一个个纸箱之中,然后运上火车由专门人员护送前往粤省,火家的人在粤省等候,接到货物后再运到港岛,对它们进行包装后就会发往美国

    圣唐文化的动画本第一册的初稿也已经完成,十六开纸共五十页全彩色,绘画十分精美,连刘琅都是爱不释手,这一本动画本光是成本就要两块多钱。

    要知道一本黑白的动画片售价只有两毛一,一本十六开黑白儿童画报是四毛五,这都是售价,成本还要更低,而刘琅的动画本光是成本就是他们的四五倍。

    只所以成本高,是因为刘琅的动画本都是彩色的,现在国家能印刷彩色画本的地方只有那些大型的国营印刷厂,彩色复印机全部都是通过国家外贸部门进口的,这些地方专门为学校印刷图书,要不是有木小虎的关系,光是印刷这些书就非常困难。

    成本是两块钱,刘琅直接定价六美元,差不多就是三十块钱人民币,利润达到十几倍,按照五成利润,卖出一本他就赚十二三块钱,一万本就是十二三万,如此高回报率简直是无法想象。

    第一批动画书印了一百册,这些都是母版,上面的文字全部是英文,勇力集团帮助办理了刊号,孙明仁特意跑了过来亲自护送这些母版前往港岛,他准备先印刷一万册,到时候跟变形金刚的玩具模型一起销售。

    对于刘琅来说,这些事情现阶段就是能赚点钱而已,他最重要的还是在实验室里学习。

    熊怀志是留过学的老专家,陈春生也是一位国家一级教授,可以说,他们二人的学术水平在国内已经处在了顶尖水平,能跟着他们两个人学习,那可不是谁有的机会,刘琅当然不会放过,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泡在实验室里,他身子弱,力气活干不动,但他的思维能力太强,悟性也是非常人所能相比,遇到任何问题马上就问,一个多月的时间学到的知识比在书本上一年学到的都多,为此陈春生都连连感叹,说刘琅的领悟学习能力已经到了“超凡脱俗”的境界,再这么学下去,怕用不了一年就把他半辈子学的知识都给掏空了,但他非常高兴,国家有这样的人才是国家的幸事。

    这期间崔军和叶金生找了刘琅一次,叶金生显然很高兴,他制作了一批磁带,发售效果很好,一次就卖出了五万多盘,每盘磁带售价两块钱,一共买了十万多块钱,纯收入有八万多块钱,按照规定刘琅能分得一成的利润,也就是八千块,但为了讨好刘琅,叶金生拿出一万块钱。

    白来的钱刘琅当然得收下,这一下他就成了万元户。

    一下子赚了七八万叶金生也很兴奋,他说这些磁带非常抢手,所以要乘胜追击,第二批第三批磁带已经在制作过程中了,看样子能卖出几十万套,到那时他都有可能成为百万富翁。

    “叶大哥,你要以最快时间内赶紧发行磁带,越快越好,要是晚了,恐怕就赚不了多少钱了!”

    刘琅直言不讳地说道。

    “哦,为什么?咱们这磁带卖的非常好,不少没有买到的人都跑到商店去询问。”

    叶金生有些不解。

    刘琅当然知道其中原因,这盘磁带的歌曲恐怕每一首都会成为未来几年流行的曲目,但这磁带一问世,恐怕就会有无数人进行仿制,国人造假的能力世界无双,就是二十多年后也没有解决。

    “叶大哥,这磁带的技术可不是什么高级技术,基本上有几千块钱就能制作,如果有人拿了你的磁带进行翻录,怕是用不了多少时间,这些歌曲的磁带就满大街都是了,你现在要趁着那些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赶紧多做一些,等到那些人反应过来,呵呵………!”

    刘琅的话让叶金生反应了。

    “这………这怎么行?刘琅,要是那样的话,你的收入也会减少的,咱们可得想个办法呀?”

    叶金生有些着急。

    “要是有人敢翻录,我们就告他,这官司他们准输!”

    崔军在一旁说道,这盘磁带里可是有他一首原创音乐一无所知,这首歌费了他太多的心神,要是被别人白白拿去卖钱,他就亏大了。

    “两位,一个两个你们能告,要是一下子出来十个八个,咱们上哪里告去?谁有那么多时间去打官司,再说,现在国家还没有相应的产权保护法,咱们就得挺着,所以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赶紧出磁带,以最快的时间卖出最多的磁带,只有这样才能减少损失!”

    别说是几盘磁带了,二十多年后就是国外那些著名品牌都被国内的厂家拿来修改一下就卖钱。

    “那………妈的,咱们赶紧回去!”

    叶金生也不和刘琅多说了,带着崔军起身就走,他要回去赶紧录制磁带了。

    “唉,没有法律保护就是如此,没办法呀!”

    纵然是聪明绝顶的刘琅对盗版也没有任何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