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任务结束
    秦汉一脸的不敢置信,蒋渔也是一脸的不明所以,但是正在这个关键时候她也没敢出声,只能默默的看着池墨。

    “你觉得她这种敏锐的直觉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能拥有的吗?”池墨的唇角挂着笑容,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调皮孩子的模样,跟往常很是不同。

    门外面,韩青一脸担忧的来回踱步,刚才看池墨的状态怎么看都不对劲。

    “韩青,你干嘛呢?”蓝染问道。

    “里面情况不对!”韩青脸色一变,猛然就冲了进去。

    “唉,韩青哥,你别过去,我哥说了不准进去的。”池冉立刻跟着韩青跑了进去。

    韩青冲进屋子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池墨跟蒋渔站在一边,看着面前的女孩,那个女孩的表情很是诡异,池墨的神情也不是很对,只有蒋渔还算是正常。

    “不是说了不准你们进来吗?”池墨冷冷的瞪向韩青。

    “总裁,您要冷静。”韩青一边说话一边对一边的蒋渔使眼色。

    “我很冷静啊。”池墨冷冷一笑。

    “哈哈哈哈,池墨,你看看,你自己的人都觉得你疯了,你放弃吧,世界上根本没有混血人鱼的存在,我不可能有弱点,而你也永远没法顺心如意。”秦汉笑着看着池墨,他的神情很是痛苦,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扰乱他一样。

    “秦汉,你别在固执下去了,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任性,是我执意留在陆地,你放我走吧,也放过你自己吧,不要在研究禁术了,你舍弃了自己的身体,舍弃了自己的家族,不值得啊。”秦汉的声音突然变成了一个柔弱女孩的声音。

    “闭嘴,我不准你离开我,除非我主动放弃你,否则你永远不准离开我身边!”秦汉的声音又出现了,此时的秦汉跟一个疯子一样的在自言自语着,一会儿痛苦的嘶吼一会儿疯狂的大笑,一边的池墨只是冷漠的看着他,眼神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的嘲讽。

    “池墨,我以监督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完成任务。”韩青跟池冉冲进来之后,银苏也进来了,看着池墨的表情他就明白刚才他看到的池墨在那个女孩,奥不,应该是真的秦汉身上放了什么了,那是从混血人鱼身上拿来的鳞片磨成的粉,大概是上次银怜从蒋渔溺水的池子里捡到的那片,混血人鱼的鳞片对于研究人鱼族禁术的巫妖人鱼族有致命的作用,能让他精神崩溃,灵魂虚弱,而秦汉大概是为了留下这个女孩的魂魄强行把自己的魂魄用禁术跟她的连在了一起,将这个本来应该离开的生命禁锢在了身体里,因为秦汉中招了,无法抑制女孩的灵魂,所以女孩的意识才会苏醒。

    “他已经没有多少的力气了,你们带走他就是了。”池墨往后一退就一踉跄,幸好蒋渔及时的扶住了他,与此同时,韩青迅速的打晕了池墨,交给了蓝染

    “果然是刚才跟秦汉接触的时候中招了。”蓝染上前去诊断之后说道。

    “能撑到现在他已经是个奇迹了,你们带他回去,这几个人我跟池冉还有蓝信焦颜带回去就行了。”银苏不知道拿出来了什么东西,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秦汉就被捆了起来银苏跟池冉他们拖着假秦汉跟真秦汉两个人还有其他的几个人一脸淡定的走向了别墅的门口。

    “呼,这次任务真是各种意外的惊喜不断啊,不过好在总算是解决了。”蓝信一边走一边感慨。

    “确实很惊喜。”银苏意有所指的回头看了一眼跟着韩青他们走了另一边的蒋渔。

    “唉,有个问题呀,这两个人已经是人类了,按理说不归我们管了啊,但是要是不带回去的话,他们两个肯定又要兴风作浪了,你说咱们是带回去还是不带回去?”池冉看着刚才被池墨打晕在角落里的丽莎跟牧冶兄妹两个。

    “这个倒是个问题啊,反正先捆上带着好了,路上再想。”蓝信说道。

    “行。”池冉顺手捡起他们兄妹两个人捆结实里直接粗暴扔到了后备箱里。

    池墨的家里,蓝染不知道给他吃了什么东西,池墨很就清醒过来了。

    “小墨墨,你是太久没执行任务了吧,今天竟然这么丢人。”蓝染一脸嫌弃的对池墨说道。

    “刚才确实有些冒险了,不过还是赌赢了。”池墨晃晃自己的头,刚才他是在往秦汉身上放东西的时候被秦汉抓紧了机会下了手,他努力的撑着,最后还是熬过了秦汉。

    “后续的事情韩青已经去处理了,不过还有一个大问题在楼下等你呢。”蓝染对着池墨笑着说道。

    “事到如今只能实话实说了,我想银苏那边应该已经出来结果了吧。”池墨一脸淡定的坐起来。

    “你怎么知道啊。”说曹操曹操到,池墨话音未落,银苏就从窗户翻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盒子。

    “说结果。”池墨干脆的问道。

    “根据我的判断跟族里的老头子们一致同意,蒋渔可以正式加入我们,但是为了避免她知道自己的身份自抬身价,她的身份不能暴露,这个是官方证明。奥,对了还有,你们知道跟秦汉共用一个身体的那个女的是谁吗?”银苏把盒子放在了一边,兴致勃勃的说道。

    “十年前到了回到海里的时间却莫名失踪从此了无音讯的青尾族人鱼清瑶。”池墨打开盒子看了一眼之后说道,

    “池墨哥,你怎么这样啊,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能让我说嘛。”银苏一脸怨念的看着池墨。

    “我又没拦着你,是你自己说的太慢了。”池墨一脸理直气壮的模样。

    “算了我说不过你。”银苏一脸无奈的说道。

    “说说你那些没有跟族里汇报的发现吧。”池墨下床,站到了窗口关上了窗户。

    “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跟族里的说的事情?”银苏好奇的笑着问道。

    “我跟他们打交道的时间比你长的多了,他们什么作风我很清楚,要是族里的老头子们要是知道全部的事情的话,恐怕蒋渔早就被他们的人给拉走当做研究对象了。”池墨走到了衣柜前,脱去了染了灰尘的衣服,换了新的衣服。

    “你都要聪明死了,怪不得那些老头子们也被你忽悠的团团转呢。”银苏冲池墨吐吐舌头。

    “说重点。”池墨整了整衣领回头看向银苏。

    “根据我的观察呢,蒋渔似乎有一个天生的能力,虽然看上去这个能力很不起眼,但是却比我们的更加的实用,而且根据我们银尾一族的一本没什人相信的秘史记载这是混血人鱼为了适用陆地生活而进化出来的一种特性,每个人混血人鱼的能力都不一样,所以没有具体的记载。”银苏头头是道的说道。

    “你们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小渔渔有什么能力啊?”蓝染问道。

    “对危险的预判能力,也可以称为预知能力,不过似乎只能预知到性命攸关的时候的事情,平常的时候顶多会表现为一些一闪而过的直觉,蒋渔这么大大咧咧的人有时候就会忽略这个直觉的。”池墨对蓝染说道。

    “这么好玩啊,太好了,太好了,这下子我的研究就又多了一个项目了。”蓝染一脸开心的说道。

    “你们族里的秘史有没有关于这个现象的详细记载?”池墨跟银苏懒得理会又在抽风的蓝染,继续之前的对话。

    “只说了因为什么并没有特别详细的记载,你也知道的,混血人鱼这种东西,很多人都不相信他的存在,没有几个人会跟蓝染这么闲专门去研究的,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银苏一脸正经的跟池墨说道。

    “你们两个说话就说话,干嘛攻击我,我的研究很有价值好不好,要是我的研究成功了,我就是研究混血人鱼的千古第一人了,小孩子家家的没见识就不要乱说。”蓝染不满的白了一眼银苏就气呼呼的下楼去了。

    楼下,蒋渔自己一个人蹲在泳池边发呆,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刺激了,她还需要缓一缓。

    “小渔渔,干嘛呢,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蓝染也跟蒋渔一样蹲在了泳池边。

    “今天总裁说我也是人鱼,一脸认真的样子,他说的是真的吗”蒋渔一脸困惑的说道

    “哎呀,他那时候中了秦汉的招,神志不清了都,他那时候什么状态你还不清楚吗?别说是胡说八道了,就算是裸奔也是有可能的,安了安了,你可是正经的人类啊,你要是人鱼的话,是不可能在陆地上生活这么多年”蓝染一脸认真的胡说八道。

    “为什么啊?”蒋渔表示很好奇。

    “因为人鱼在陆地上生活超过十年就会有生命危险。”池墨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刚才银苏送来的盒子,银苏似乎是又直接从二楼走了,并没有跟着池墨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