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都是鸡翅惹的祸
    蓝染追着池墨碎碎念的时候,牧家兄妹两个一脸不满的看着周围这个过于和睦的气氛,刚刚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腰间就被一个东西抵住了。

    “不要乱动奥,你们现在的身体可是人类的身体,要是被这个刺中的话会很疼的,而且伤口很久都好不了的奥。”韩青拿着一把刀抵在他们两个的后腰上,脸上带着微笑一脸从容的对他们兄妹两个说话,远远的看上去跟看不到情况的人都会以为只是朋友之间的闲聊而已。

    “你在威胁我们?你可别忘了,在人类的世界里,故意伤害罪可是很重的。”牧冶对韩青咬牙切齿的说道。

    “其实如果不是非得动手的话,我还真不想弄伤你们,因为你们要是受伤了的话,工作能力就会大打折扣了,你可能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要是受伤了的话,对于我们来说你们两个就是废人了,照理说ea可是不收废人的,不过既然是总裁说要给安排的那就没办法了,所以请两位千万不要受伤奥,不然我要怎么安排你们的职位都是个问题了,综上所述,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们两位给我乖乖的该吃吃该喝喝,务必不要给我惹事可以吗?”韩青面带微笑,语气淡然的对牧家兄妹两个说道。

    “恩。”牧家兄妹被韩青给吓到了,乖乖的点头。

    在另一边的烤架边上,白小星跟池冉正在愉快的聊天,白小星正在仔细的询问池冉那天在超市的时候发生的那件事情的所有细节,池冉也兴致勃勃的跟他说这些事情,两个人也算是相谈甚欢。

    “池墨,吃吗?”蓝染拎着一串鸡翅来到了池墨的面前。

    “拿走。”看到鸡翅,池墨就想起来上次在白小星家烧烤的时候,吃的蒋渔的那个超级辣的鸡翅了,那种感觉,他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放心好了,今天的调料里面都没有辣的啦。”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的蒋渔冲池墨喊道。

    “谁说我怕辣的。”池墨被蒋渔当众戳穿,硬着头皮反驳道。

    “是是是是,您不怕,是小的记错了。”蒋渔一脸笑意的对着池墨说道,她总感觉今天认识了一个跟印象里很不一样的池墨,除了骂人的时候有些吓人之外,其他时候还真是有些可爱呢。

    “呐,吃了吧。”蓝染笑着把鸡翅塞到了池墨的手里,然后又跑回蒋渔的面前,等着她给自己烤他最喜欢吃的鱼去了。

    池墨接过鸡翅,又看了一眼蒋渔手里那瓶不辣的调料,放心的咬了下去,然后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接着那串鸡翅就被扔出去了。

    “怎么了?”众人被池墨的行为给吸引了过来

    “啊,不好意思,我大概是刚才拿错了调料了,之前辣的调料的袋子破了,我把他换了个袋子,我还记得我单独放着的啊?白小星,你是不是从上面柜子拿出来调料之后又从下面的柜子里拿了一次?”蒋渔见池墨那么大的反应,连忙给他倒了杯果汁,然后蘸了一点儿调料尝了尝。

    “是啊,我怕不够就又找了一包。”白小星回道。

    “总裁,实在抱歉啊,你没事吧?”蒋渔一脸愧疚的给池墨又递了一杯果汁,让他解解辣。

    “蒋渔,你是故意的是吗?”池墨看着蒋渔一脸被气到爆炸却又不能发作的憋屈模样。

    “好了好了,池墨,池总,你是男人,不能跟女孩子大呼小叫的,这样子会被讨厌的啦。”蓝染赶紧的拦住了池墨。

    “小渔,刚才你给总裁喝的是什么果汁?”韩青看着自己手里这瓶还没有开瓶的果汁问蒋渔。

    “我不知道啊?就在那边的啊。”蒋渔指了指自己身边那个摆着一个装了果汁的大玻璃瓶子。】

    “那个,是我刚刚打好的姜汁,挺好喝的。”白小星一脸笑容的解释道。

    “那姜汁也是辣的吧,而且那么重的姜味,蒋渔姐姐你没有闻到吗?”池冉在一边突然说道。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感冒,闻不到的说。”蒋渔一脸慌乱的看向脸已经烟的发紫的池墨。

    “渔渔宝贝,你这么慌做什么啊?他一个大男人吃个姜,吃个辣算什么啊。”白小星一脸不解的看着蒋渔说道。

    “白先生说的是,不算什么,没关系,你别太在意。”池墨咬牙切齿的对着蒋渔说道。

    “总裁,你还是骂我吧,你这样实在是太吓人了。”蒋渔一脸真诚的揭穿了强装镇定的池墨。

    “哎哎哎,池墨,冷静一点儿,冷静一点儿,来,吃个水果,吃个水果,小渔渔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淡定,淡定。”蓝染再次拉出了池墨,顺便堵住了他的嘴巴,生怕他真的开口骂蒋渔。

    “好了,烧烤,烧烤。”池冉也跳出来和稀泥。

    出了这一段小插曲之后,白小星组织的烧烤就再也没出什么意外,顺利的进行着,不知不觉重,傍晚就变成了烟夜,院子里的灯亮了起来,自从吃了辣的鸡翅之后,池墨就再也没吃任何东西,一直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的角落里看着。

    “总裁,吃点儿吧,我保证这次绝对不是辣的,我刷调料之前特意尝过了,吃一口呗,你不吃我良心难安啊。”实在受不了自己的负罪感的蒋渔拎着一条池墨最喜欢的鱼走到了池墨的身边坐下,一脸恳求的对池墨说道、

    “真没放辣的?”看着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鱼,池墨有些心动了。

    “我以我下半辈子的工资发誓,绝对没有骗你。”蒋渔看着池墨信誓旦旦的说道。

    “就信你一回。”池墨说着接过了那条鱼,小心的咬了一口确认真的不是辣的之后,才吃了起来,看池墨终于吃东西了,蒋渔的负罪感也减轻了不少,自己也从一边拿来了鸡翅来吃,

    “让鸡翅离我远点儿。”池墨一脸嫌弃的看着蒋渔手上的那串鸡翅,他人生中就两次被辣成这样过,次次都跟鸡翅有关,他决定以后家里也不准吃鸡翅了。

    “哎呀,池墨,你别鄙视鸡翅嘛,它可好吃了。”蒋渔一时开心,对着池墨脱口而出直呼其名,池墨从蒋渔的嘴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突然愣住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总裁你千万不要生气啊,我,我,我不是故意冒犯的,抱歉,我就是一时高兴就没忍住,我这个人嘴巴没个把门的您也知道,对不起,总裁,我错了。”蒋渔看到池墨愣住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叫了池墨的名字。

    “又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我允许你叫我的名字,但是在公司的时候不许叫。”池墨唇角微勾,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一副心情不错的模样。

    “恩,我记住了。”蒋渔愣了愣,然后乖乖的点了点头

    白小星在一边一直都默默的看着蒋渔跟池墨的互动,包括刚才池墨因为蒋渔叫了他的名字而勾起的唇角也看的一清二楚,他是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觉。

    “那边还真是格外的热闹啊。”白小星对身边的池冉说道。

    “还好了,我哥那个人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蒋渔姐又有些二,对我哥那些傲娇的话毫不在乎,我是觉得他们俩绝对是天生一对的,不过我看蒋渔姐跟我哥似乎都没有这个意思呢,学长,你最熟悉蒋渔姐了,你是怎么看的?”池冉反问身边的白小星。

    “根据我对我们家渔渔宝贝的了解,在比照依照她跟你哥的相处方式来分析,她应该已经算是把他当做自己人了,至于喜欢不喜欢的,我倒是看不出来,因为渔渔宝贝之前上学的时候除了上课就是打工,根本没有任何的私人时间去认识陌生的男孩,所以她到现在连初恋都还没有送出去呢,我真的很难想象到她陷入爱情了之后回事一副什么样子。”白小星看着蒋渔说道。

    “被学长你这么一说我更想看看蒋渔姐要是跟我哥凑成一对儿之后到底是什么样子了,怎么办啊,我现在超级好奇的啊。”池冉感觉自己都要按耐不住拉郎配的冲动了。

    “我劝你还是算了吧,我们家渔渔宝贝可不是一般人能降服的了的,你看我,从小就跟她认识了,任劳任怨,陪吃陪喝陪玩,也就只混到了一个男闺蜜的位置而已,你哥那么别扭的人我估计真的是没戏。”白小星一脸鄙视的说道。

    “虽然我很想反驳你,但是突然觉得学长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哥那个心口不一的性格真的很难找到女孩子愿意将就他啊,哎呀,愁死我了,我哥到底啥时候能帮我找一个嫂子啊,如果可以的话,这个嫂子的性格一定要跟蒋渔姐这样,不求她能超越蒋渔姐,但是起码得持平。”池冉一脸正经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