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急转直下的剧情
    池墨他们听到沈辛说起这些话,都是眉头一皱。

    “小辛,这是你姐姐的私事而已,跟我们的任务有什么关系吗?”蒋渔问道。

    “蒋渔姐,你先别着急,你听我说完就知道了。”沈辛对着蒋渔说道。

    “好吧。“蒋渔弱弱的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那次住校之后碰到了他们两个又在一起,我并没有跟之前那样对姐姐要求很多的事情,甚至都打算为了姐姐的幸福去接受那个人的存在了,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始料未及,也就是那次事情之后我坚定了一定要让姐姐离开那个人男人的信念,从而也导致了姐姐逐渐的疏远了我,甚至还来委托你们找到我的亲生父母把我送出去。”沈辛说话的时候一脸的委屈,说起那个男人的时候甚至眼里都有了恨意。

    “好了,说重点吧。”池墨皱眉看向沈辛,之前沈碧慕找上门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同寻常,沈碧慕自己的能力范围很广,这么多年来也从未听说过她要寻找自己弟弟的亲生父母,就算是自己要走了想要找人陪着自己的弟弟,但是不应该连当事人都瞒着吧。

    “好,我说着重点,重点是那天发生的事情,那天我遇到姐姐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之后我并没有说什么,我只是说想要跟姐姐谈一谈,让那个男人先走,但是我跟我姐那天的谈话最后以不欢而散结束了,我赌气跑出了家,在外面冷静了一会儿之后,本来我想再回去道歉的,但是我在回去的路上却突然看到了那个男人跟另外一个女人举止亲密的进了一个小区,我悄悄的跟了上去,发现他们进了小区里的一栋房子里面去,我就在外面守着,结果那个男人一晚上都没有出来,次日清晨才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我假装送快递的看过那个屋子,那里面抓着的是那个男人跟那女人的结婚照!当时我就懵了。”沈辛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脸色铁青,神情恐怖而扭曲,好像恨不得把那个男人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也就是说你姐姐喜欢上的这个男人他已经结婚了吗?”韩青推了推眼镜淡定的问道。

    “是这样没错,我还听他们的邻居说,他们夫妻俩个恩爱的很,很少听到他们两个吵架,于是知道老子这些事情之后我便回到了我姐家里,跟她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结果她却很淡定的说她知道他有老婆,她还说那个男人告诉她会跟他老婆离婚的,他们并没有爱情,他跟姐姐既是同族又是真爱,他们才是应该在一起的,姐姐也深信那个男人说过的这句到底都透露着破绽的谎言。”沈辛又喝了一口水,随手从包里拿出来了一个药瓶,坐在沈辛身边的池冉手疾眼快的抢下来了,只见药瓶上写着镇定剂三个字,池冉一脸惊讶的看向沈辛,他跟在沈辛身边虽然不久,但是从未见他吃过这个东西。

    “你要是觉得平静不下来的话可以不继续说,反正我们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了,不要在我们面前吃药。”池墨看向沈辛,示意池冉把药放到他这边来,免得沈辛再拿走。

    “好吧,那我冷静一下再说,提起那件事情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必须服用镇定剂才能快速的冷静下来,但是你们如果不让我吃的话,虽然现在冷静下来了,但是我待会儿还是有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能先提前请你们见谅。”沈辛看着已经到池墨手里的药,深深的叹了口气。

    “无妨,多疯狂的我们都见过了。”蒋渔认真的说道,沈辛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比同时拥有两个灵魂的秦汉在跟另外的人用同一个身体对话的时候好的多吧。

    “恩。”池墨也点点头。

    “那天我跟我姐又大吵了一架,那之后我姐不但开始完全不顾忌我的感受明目张胆的跟那个男人来往,而且有的时候就连茶庄的生意都扔下不管,我们两个也再也没有联系过,直到一个月之前,她主动来找我了,说跟那个男人分手了,因为那个男人的老婆怀孕了,他不想要离婚了,我姐就被甩了,于是我们姐弟两个又和好了,我们两个一起努力的经营茶庄,一起努力的生活,直到前几天你们找上我,问了我关于我亲身父母的事情,然后又有人不断的找上门来,想要绑架我,而且今天我在吃饭的时候又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了,我就不明白了,我姐那么成功,那么漂亮,那么自立,天底下有多少好男人排着队等着她挑,她为什么就选中了一个有妇之夫,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容忍!绝对!”沈辛一拍桌子,愤怒的站起身来。

    “你说的那个男人是这个人?”池墨从一边抽出一张照片亮给沈辛看。

    “没错就是他!”沈辛看着照片毫不犹豫的点头。

    “哥,这个不是我们去救学长的时候偷偷的躲在外面鬼鬼祟祟的那个男人吗?”池冉也认出来了这个人。

    “这下子事情要有意思了。”韩青笑着说道。

    “你说的事情我们知道了,我们会先查清楚你说的是否属实之后再来决定这个任务我们到底是该怎么办,不过结束任务是没有希望的了,虽然我对你的境遇深表同情,但是我们定下的任务就不会轻易的放弃,你懂吗?”池墨把照片放到了一边。

    “我知道。”沈辛垂头丧气的说道。

    “在我没有查清楚之前,你依旧由池冉来保护,你也要继续住在池冉家。”池墨对沈辛说道。

    “好。”沈辛点点头。

    “哥,放心吧,我肯定会把学长照顾的很好的,绝对的不会再发生今天的事情了,我以后要用行动来一雪前耻,证明我是个可靠又能干的人。”池冉信誓旦旦的对池墨说道。

    “一雪前耻就算了吧,你只要别再把人丢了就行,今天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我的脸可真是无处可放了。”池墨淡然的看着池冉,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算了,我知道哥,你就是口是心非而已,我知道其实你内心里是很相信我这个弟弟的是吧,哥,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做好的。”池冉扶着沈辛走出了池墨的办公室。

    “韩青,蒋渔,有空替池冉矫正一下他那个过于巨大的脑洞。”池墨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总裁,怎么办?”韩青问道。

    “发动你的线人们尽快搜集消息,要是证明沈辛的话真的话,我就该去找沈碧慕谈一谈了,我可是最讨厌成为人家的棋子了。”池墨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打着办公桌

    “好的,我会尽快给出结果的。”韩青谦逊的一躬身。

    “蒋渔,你的脚怎么样了?能走吗?”池墨交代完了正经事之后又看向了蒋渔。

    “总裁放心好了,就是扭了一下而已,刚才韩秘书已经替我正过了,已经能走了,估计到下班之后就已经能恢复正常了。”蒋渔对池墨报告道。

    “恩,没事就好,要是今天的晚宴你不能出席的话,伊总的宴会还会少些意外。”池墨一本正经的毒舌道。

    “我就当做这是总裁对我的赞美好了,我先出去了。”蒋渔已经习惯了池墨时不时的嫌弃跟毒舌,随意的敷衍了一句转身就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午休很快就过去了,下午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蒋渔一整个下午都在想关于今天中午沈辛在办公室里说的那些事情,那个沈小姐明明看上去那么的优雅自信,虽然风格不一样,但是气场绝对不输给霸气侧漏的伊莎,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会甘愿去做小三,这实在是让人不明白。

    “小渔渔,你想什么呢?”前来送文件的厉涩悄悄蒋渔的桌子。

    “奥,没什么。”蒋渔回过神来,微笑着说道。

    “说起来,你知道韩青去哪里了吗?这个时间点儿他竟然不在公司也是奇怪呢。”厉涩指着蒋渔对面空空如也的位置问道。

    “啊?我不知道啊。”蒋渔刚才想事情太过投入了,根本没有怎么注意身边的事情,所以她自然不会知道韩青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到底是去做什么去了。

    “恩,这个时候离开多半是总裁有吩咐,不过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他班都不上了跑出去的,要知道他可是从来不翘班的。”厉涩一脸疑惑的猜测道。

    “刚才总裁确实有事情交代他了,是不是去做这件事情了我就不知道了。”蒋渔一边收拾手边的文件一边说道。

    “什么事情?什么事情?”厉涩好奇的看着蒋渔。

    “总裁交代他发动所有的线人去查一件事情的线索。”蒋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随口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