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沈辛被阴
    池墨带着蒋渔浮出水面的时候,先前已经游到快艇那边的沈辛跟池冉已经把快艇开到了他们面前,池墨把蒋渔托出水面,接触到空气之后,蒋渔那红色的鱼尾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变回双腿,沈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蒋渔的腿,他也见过不少人鱼了,但是还从未见到过鱼尾变为双腿的过程,其实正常的人鱼他们鱼尾变为双腿的过程极其短暂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回来了,不过蒋渔作为混血可能跟他们不一样。

    “蒋渔姐她也是?”沈辛看着已经回到了快艇上的池墨一脸惊讶。

    “这件事等有空了会告诉你,她自己不知道,别告诉她。”池墨拿来放在快艇上的外套盖在了蒋渔的身上,然后一行人就往码头而去。

    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在悬崖中间的一处平台上一个男人的身影渐渐显现,他看着远去的池墨他们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蒋渔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池墨家了,池墨在她身边坐着,眼睛微闭,正在闭目养神的样子,蒋渔转头看着他,也不说话,她仔仔细细的把池墨从头看到尾,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对他的所有事情都不了解,比如,为什么绑走她的人都称呼池墨为墨王?为什么他们对池墨有了女朋友的事情都反应这么大?还有自己昏迷之前隐约看到的红色鱼尾到底是哪里来的?

    “再这么看着我要收费了。”池墨早就发觉蒋渔醒过来了,本想着看看她醒过来会干嘛,没想到蒋渔竟然会一直都盯着他看,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想问的样子。

    “你发现了啊。”蒋渔尴尬一笑,下意识的转头。

    “想问什么?”池墨一向不是喜欢藏心事的人,既然发现了就会直截了当的问出来,免得以后夜长梦多。

    “今天那个叫做云清的男人是不是我情敌?”憋了许久之后,蒋渔还是没有问出来想要问的事情,只是问了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其他的问题她不想这么直白的问池墨,她相信总有一天池墨会自己告诉她的,她愿意相信他。

    “你是怎么看出来他是你情敌?”池墨被蒋渔的问题逗笑了,感情她刚才一直欲言又止的看着他那么久最后就只问出来了这个吗?

    “他说抓我是因为你,而且你们的对话实在是太过暧昧啦,我不想歪都不正常好不好?”蒋渔坐起来看着池墨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你觉得他对我有意思?”池墨一挑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坐到了蒋渔的身边,把她拥在了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恩,你知道吗?你们没来之前,他可是总跟我说你的事情,那语气那眼神简直跟伊总之前一模一样的,你可别说你不知道啊?”蒋渔戳着池墨的手臂一脸较真的对着池墨说道,蒋渔见过云清之后突然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了,她家男朋友这么能撩,男女通吃,她未来会不会有很多的情敌啊?想想都头疼。

    池墨看着蒋渔一脸困扰的小样儿,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不错不错,经过了这一次他家这个迟钝的小丫头也总算是学会了吃醋了,他表示很欣慰,很欣慰!

    “你还笑。”蒋渔不满的抱怨道。

    “这事儿池墨不告诉你,你问我好了,他们两个的孽缘我可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蓝染拿着药从外面进来,笑嘻嘻的对着蒋渔说道,蒋渔听了他的话兴致勃勃的看向他,但是池墨却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威胁他不准说。

    “你怎么还在?”池墨不爽的看着打扰了二人世界的蓝染,看来有必要把蓝染给支走了,他知道的太多了,而且说不定还会带坏蒋渔呢,恩,看来得让他离开了。

    “我怎么还在?我当然是担心小渔渔了,奥,对了,我还有事儿找你呢,小渔渔你要是没事了的话,你们就跟我走一趟池冉家吧,你们家小少爷又把他伴侣给扔门外了,你说,不就是被摸了一下嘛,他至于不,上次压都压了,他也没怎么样啊?我还以为他们两个上次和好之后这就算是定了名分了,没想到会有这一出儿啊,你赶紧过去劝劝吧,沈辛那小子跟沈碧慕对打的时候身上受了伤,又泡了海水,不好好休息的话可是会撑不住的。”现在蓝染最关心的的就是他这个未来的实验体沈辛的安危了。

    “我早就劝过了。”池墨没有动静,表示不太想去管弟弟的私事儿。

    “为什么被摸了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啊?”蒋渔弱弱的问道,蓝染说的没错,上次池冉被沈辛给那个了之后也还照样跟沈辛该怎么着怎么着,怎么被摸了之后就这么想不开了?

    “小渔渔你不知道啊?”蓝染一脸惊讶的看着蒋渔,他本以为蒋渔跟池墨都在在一起了,一些该知道的事情池墨也应该告诉她了,没想到蒋渔竟然连这么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啊?”蒋渔茫然的看着池墨跟蓝染问道。

    “是这样的啊,我们人鱼族呢也是有贞操的,不过跟你们人类不太一样,我们人鱼族有一条规矩是鱼尾只能亲人跟伴侣触碰,别的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不可以,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对于池冉那种单纯的年轻人鱼被摸了鱼尾就像是你们人类的**了的性质是一样的,他有两个选择,要不就跟他在一起,要不就杀了他,重新选定自己喜欢的伴侣。”蓝染尽职尽责的担任着解释的任务,跟蒋渔讲述关于鱼尾的意义。

    “原来是这样啊。”蒋渔默默的看向池墨,之前池墨拉她下池子的时候她好像不但摸过池墨的鱼尾甚至连抓都抓过了,当时就觉得池墨怪怪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个意思啊。

    “小渔渔,摸过池墨的没?”蓝染笑嘻嘻的问道。

    “早就摸过了。”蒋渔认真的点头。

    “咳,先去池冉家看看。”听到蒋渔这么直白认真的回答蓝染玩笑一样的话,池墨也感觉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轻咳了一声,站了起来。

    “我也去,我也去,我没事儿了。”蒋渔兴奋的拉着池墨的衣角一起出门去了。

    此时,沈辛正虚弱的坐在池冉家门口,池冉还在屋子里赌气,他身上的伤口不是很大也不是很深,就跟小刀划了一道一样,刚开始的时候他没有在意,可是沈碧慕似乎在手上涂了什么东西,那东西经过海水的浸泡之后似乎挥发开来了,他此时全身都感觉如同虫咬一般的难受,本来打算回去查查来着,结果一到家又被池冉关在门外了,他越来越虚弱,现在只能扶着墙坐着了。

    “别动,我看看。”老远蓝染池墨他们就看到了坐在门口的沈辛,蓝染看到他似乎很痛苦的样子,连忙加快了脚步跑了过去。

    “我怎么了?”沈辛虚弱的抬头问道。

    “就是伤口进了银尾人鱼血导致你体内的鲛人血液暴走了,他们银尾一族不但精通各种法术,而且他们的血跟我们不一样,他们的血对你们鲛人一族就如同毒药一般的存在,所以你刚刚的打斗中应该不小心沾了她的血,人鱼的血遇到海水就会快速挥发,挥发开来的血液随着你的运动进入了你的身体,不过你放心,这并不难救,先带你进去再说。”就在池墨他们来的时候池冉也已经下来了,看到沈辛虚弱的坐在地上,他也心软了,主动的开门让沈辛进来了。

    沈辛的房间里,蓝染忙前忙后的分别取了蒋渔,池冉,池墨还有自己的血跟一种看起来很丑的东西混在了一起,调和成了一碗药,不过此时沈辛因为受不住折磨已经昏过去了,没法正常喂药了。

    “给你。”蓝染看了一眼池冉,把药塞给他。

    “干嘛啊?”池冉一脸茫然。

    “嘴对嘴喂药啊,这么多电视剧白看了?”蓝染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的样子拍了一下池冉的后脑勺。

    “为什么要我来啊?”池冉磨磨蹭蹭的不肯动手。

    “这里只有我们四个人,我?你觉得我会舍弃我的清白跟一个男人嘴对嘴吗?你蒋渔姐,就算是她肯,你哥肯吗?你哥,唉,算了他就直接跳过了,所以就剩下你了,你们睡也睡过了,摸也摸过了,你还害羞个鬼啊,赶紧的,别耽误了,他要是死了的话你负责再给我找一个甘愿配合我实验的混血鲛人族啊?别墨迹了,赶紧的,未来都要结伴侣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是不会的话让你哥跟你蒋渔姐给你演示一下。”蓝染在池冉的耳边喋喋不休的说道。

    “喂就喂。”池冉喝了一口药,捏着沈辛的下巴吻了上去,顺利的把药喂了进去。

    “其实不用这样吧,人鱼的血挥发的极快,他刚刚昏过去就已经是没事儿了,你何必又多此一举呢?”池墨把蓝染拉到一边不满的说道。

    “你不关心你弟弟我还关心我珍贵的实验材料呢,我这不是在给他们创造机会嘛,你看你弟虽然平日里看着挺好的一孩子,但是一到这种时候那个口是心非的死傲娇属性就冒出来了,跟你是一样一样的。”蓝染对着池墨打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