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被坑的银苏
    “蒋渔姐,你们回来了啊?”池冉惊喜的看着刚刚从背后把他们拉走的人,正是刚刚赶来的蒋渔。

    “好险好险。”蒋渔拍拍胸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我不在,你们倒是越发的放肆起来了,是不是上次的警告还不够重啊?”就在池冉跟韩青跟蒋渔说话的这个功夫,池墨已经带着银苏从正面直接一路打过来了,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此时池墨脚下正踩着的人是林言,银苏笑嘻嘻的掐着的人是沈碧慕,至于锦瑟,战斗力渣的要命的她,她早就晕过去,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躺尸了。

    “总算是回来了。”蓝染叹息一声。

    “把他们都绑了摆到无涯岛上去,记得摆的艺术一些还给那个家伙,免得失礼。”池墨看着被自己的人已经全部撂倒的对面的人笑着说道。

    “哥,就这么算了啊?”池冉摸了一把脸上的灰尘,走到了池墨的面前一脸惊讶的问道。

    “你们两个先回家去休息,那边那个冒牌货你们也带走,怎么处理是你们的事情,沈辛,那把匕首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赶紧还给蓝染。”池墨拉过蒋渔扫了一眼沈辛手里拿着的匕首说了一句就带着蒋渔,拖着池冉走远了。

    “去吧去吧,人我们给你们绑了放车上。”蓝信笑着拍拍沈辛,然后顺手拿走了沈辛手里的匕首,直接钉在了蓝染家的墙上。

    池墨的车上,池墨开车,蒋渔副驾驶,后面坐着池冉跟沈辛还有非要跟着去的银苏,再就是后备箱里被五花大绑的冒牌货。

    “这次之后恐怕没什么安生日子过了,你们两个以后出门小心一些。”池墨一边开车一边嘱咐自己弟弟跟弟弟的伴侣。

    “哥,你们是不是也遇上什么事情了??”池冉问道。

    “回去说。”池墨看了一眼身边的蒋渔对池冉说道。

    “哥,这次你是不知道啊,要不是那个任玥学姐帮忙,我们真的要挂了。”池冉心有余悸的说道。

    “任玥?”蒋渔听到熟悉的名字眉头一皱。

    “蒋渔姐不知道吗?她是青蛛的人啊,当初蒋渔姐你从公司辞职的时候,怪不得我哥他们丝毫不着急啊,原来你身边早就有人看着了,真是的。”池冉跟蒋渔碎碎念着,一边的沈辛已经筋疲力竭的睡着了,银苏倒是很精神,不过他正在研究怎么开口问池墨事情,就没有掺和蒋渔跟池冉的对话。

    “说起来,我在图书馆的时候倒是过的挺开心的,不过我怎么都不知道学校的图书馆里那间杂物室其实是二密道入口啊?”蒋渔笑着说道

    “那个密道久未启用,是需要从里面先行打开之后,入口处才可以使用的,而且你这么迟钝,没发现难道不是最正常的吗?”池墨开着车对身边的蒋渔说道。

    “哥,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赶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们要更久呢。”池冉拿过自己的外套给已经睡着的沈辛盖上,然后问前面开车的池墨说道。

    “你们离开公司之后韩青就已经通知我了,这次是直接动用了直升机过来的,你啊,是不是就仗着有个人帮你就总是这么任性。”池墨很快就把车子停在了池冉家门口。

    “哥,不回你家啊?”池冉疑惑的下车。

    “那边还有个病号,后面还有一个呢,要是你觉得你抱着一个还能拖着一个的话我不介意立刻开车走。”池墨没好气的看了自己家弟弟一眼。

    “我哥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嘿嘿,谢过哥了,要不你们也进来吧。”池冉探身进车里把沈辛扛出来之后对着蒋渔跟池墨说道。

    “不用,还有别的事情。”池墨耐心的等着池冉把沈辛扛进去之后再跑出来把冒牌沈辛拖了进去。

    池冉跟池墨告别之后池墨就走了,池冉看着池墨离开的车子,总觉得刚刚银苏似乎想要跟他说什么,但是因为池墨启动了车子他没来得及说,不过再想想,肯定是自己的错觉吧,银苏那家伙要是有话没说完的话怎么乖乖的被自己哥带走。

    池墨家。

    “墨哥,刚刚为什不让我说话啊?”银苏气鼓鼓的问道。

    “有些事情得他自己去发现才有用,你能少说话就少说话。”池墨说道。

    “对了,我还有事儿问你呢,之前沈碧慕拜托的案子你到底打算怎么样呢?虽然说沈碧慕是对面的人,但是这个生意确实是上了档案,正经接了的生意啊,要是不做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了啊。”银苏终于找到机会来问正经的事情了。

    “生意一直都在做啊,我接下的生意是三个月之内找到沈辛的父母,我不是一直都在进行中吗?这还不到一个月,难道有什么不对吗?”池墨挑眉,然后起身去帮蒋渔拎行李。

    “确实没什么不对啊,唉,不不不,不对不对的,差点儿给你蒙了,那你都跟沈碧慕撕破脸了还怎么着沈辛的父母啊?”银苏跟在池墨神一刻不停的问道。

    “我接下的任务是帮沈辛找父母,又不是帮沈碧慕找,我跟沈碧慕撕破脸对生意有什么影响吗?”池墨把蒋渔的行李帮她放在了房间,又安抚了一下蒋渔,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是没有什么,但是你怎么找沈辛的父母啊?”银苏有些懵了,不是,这跟说好的套路不一样啊,哪有这样不按套路来的啊?

    “你别管我用什么方法去执行任务,只要任务成功了就是了,那些老家伙们不是向来只看结果的嘛,你回去就直接这么汇报就是了。”池墨淡定自若的对银苏说道。

    “那这件事情解决了,你打算怎么跟老家伙们解释这次的骚动,你这边跟对面都调动了这么多人,他们可都不是瞎子啊,难不成说你们在演习啊?”银苏接过蒋渔泡好的茶,捧着茶杯忧心忡忡的说道。

    “恩。”池墨微笑着将蒋渔拉到身边坐好,然后自己倒茶。

    “恩是什么意思?你真让我这么去回啊?那万一对面那边有什么岔子呢?”银苏哀怨的看着池墨。

    “你倒是比你母亲跟舅舅对工作热衷多了。”池墨淡定的端起茶杯,这套茶具是庆典的时候蒋渔买的,上面有好看的桃花,十分的雅致。

    “银苏你放心好了,哪有惹事的人自己去告发自己的,对面又不傻,这次我们把他们的人送回去了,就算是卖他们个人情了,他们自然是会懂的收敛,我们两方私下里爱怎么撕怎么撕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但是闹到老头子们那边去可就是大麻烦事儿了,谁会耐烦跟那帮老家伙打交道啊。”蓝染跟蓝信两兄弟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既然如此的话,我也就放心了,我现在就回去报告去。”银苏满意点点头。

    “明天不准迟到。”池墨凉凉的扔出一句话。

    “哈?”银苏脚步一顿,然后转头看了一眼池墨

    “蓝信跟他说说。”池墨看了一眼身边的蓝信。

    “在入职的时候签的劳动合同里有标明,工期不满一个月不能早退迟到,否则扣去一半工资,奥,还有在工期未满三个月之前,不允许辞职。”蓝信幸灾乐祸的对着银苏说道。

    “喂,蒋渔不是都回来了吗?”银苏不满的说道。

    “奥,我明天开始就要去外派去星辰公司了,你既然接替了我的工作要好好的做奥,祝你好运。”蒋渔捧着杯子笑呵呵的对着银苏说道。

    “就这么定了。”池墨点头。

    “喂喂喂,我说,你们有没有人考虑过我的感受啊,你们这样是压榨,**裸的压榨啊!我要去去告你们几个。”银苏一脸不开心的说道。

    “你可以尽管去,老头子们盼着你能长时间呆在这边帮他们看着池墨呢,你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奥,小苏苏。”蓝染笑着对银苏说道。

    “你们都是一群坏人。”银苏哀怨的跑远。

    银苏走了之后,池墨看了蒋渔一眼,蒋渔心领神会的打了个哈欠,找了个借口回屋睡觉去了,有些事情池墨不想让她参与,她也理解,毕竟她是人类,他们人鱼族的内务她也不好掺和,当然,跟她无关的事情她也懒得掺和就是了。

    “小渔渔倒是懂事的很啊,要是换了别的人早就缠着你问为什么又有事情瞒着她了。”蓝染笑着看着池墨说道。

    “这次你倒是懂事的很,没有告诉池冉沈辛的事情。”池墨不理会蓝染的话,径直说他的。

    “你这话说的,好像是我什么时候不懂事一样,不过你有没有觉得这次的事情来得有些突然啊,就算式是沈辛是背叛了沈碧慕,沈碧慕自己出手算计就算了,就连林言的人也都掺和进来了,这可就不单纯了,不过看情况也不像是那个人的命令,我估计又是云清的锅了,你没打算处理一下他啊?”蓝染问道。

    “以后再说,现在还有另外一个人更需要解决。”池墨眼神一暗,神情变得冰冷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