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奇怪的少年
    因为蓝烟的消息来得很是突然,所以这张池墨突然起来搞的烧烤瞬间就少了一半的人,池墨看了一眼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让众人都散了,留下他跟蒋渔一起收拾在泳池边的东西。

    “蓝烟是个怎么样的人?”蒋渔把外面都收拾完了之后笑着问身边的某位大爷,

    “不熟。”池墨大爷听到敬爱个奴役问起蓝烟,只是特别大爷的回了两个字。

    “她不是蓝染的妹妹吗?”蒋渔言下之意是,既然蓝染是他的人,那么蓝染的妹妹他应该也是认识而且熟悉的才对啊。

    “他妹妹不怎么喜欢出岛,我也不喜欢去岛上。”池墨简洁明了的给了蒋渔一个解释,这个解释很有说服力,他不喜欢去岛上,蓝烟也不喜欢出来,所以他们两个不认识都有可能,更别说池墨刚刚说的只是两个人不熟而已。

    “好吧,那我先回去睡觉了,晚安。”蓝烟的事情池墨没有让她帮忙她也不想再问,把东西归置好了之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无涯岛上,月亮照在修道院的花园里,花儿们在月光下肆意的舒展着身姿,一个白衣少年慢吞吞的从屋子里走出来,他身上穿着白色的修道服,目不斜视的穿过花园,穿过门口,然后淡定的走到修道院正对着的悬崖边上,看了一眼下面的大海,直接纵身跳下去了。

    次日清晨,蒋渔跟往常一样起床,做饭,跟池墨打个招呼之后去上班,她刚刚到公交站的时候发现站台上站了一个穿着一身跟周围的人来人往完全格格不入的白色修道服的少年,他看起来比池冉还有小上几岁,大概也就是跟韩染染一样之后十四五岁的样子,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等车,眼神目不斜视的看着对面的一家早餐店,神情专注,但是脸上却写满了风轻云淡,就算是被蒋渔这么盯着看他都没有任何的动摇,好像一尊雕塑一样。

    “早啊,蒋小姐。”蒋渔正好奇的打量着少年的时候,跟她一起坐公交上班的同事出现了,笑着跟她打了一声招呼。

    “早。”蒋渔笑着点头。

    “蒋渔”就在蒋渔跟那个同事说话的时候,原本云淡风轻的雕塑,奥不,是少年,他虽然喊了蒋渔的名字但是并没有回头,一直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似乎对面有什么东西实在让他移不开眼睛一样。

    “你认识我?”蒋渔走到少年的身边。

    “你就是蒋渔啊?”少年看到蒋渔走到她身边,总算是赏脸活动了一下头部,转头看向了蒋渔。

    “小弟弟,你是谁家的孩子?明明不认识我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蒋渔想要坐到少年的身边,但是没等坐下呢,少年的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自己的刚刚坐着的地方抽出来一个坐垫放在了蒋渔要坐的地方,然后迅速的收回手,继续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要不是他因为刚刚动作太快所以把自己坐着的坐垫边角扯歪了的话,蒋渔都不敢肯定这个就跟凭空出现差不多的坐垫是少年刚刚分给她的。

    “坐。”见蒋渔没坐下来,少年又挪动了头部看了一眼蒋渔。

    “你有话跟我说?”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蒋渔也不好拒绝人家的邀请,所以就坐了下来,少年刚刚放在身边的垫子看上去很薄,但是坐起来却十分的舒服,软软的,就像是坐在云端一样。

    “我饿了。”少年简洁明了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早餐店,然后理直气壮的对蒋渔说道。

    “你要是没钱的话我可以先借给你,你自己去买,姐姐真的要赶时间上班。”蒋渔看了一样时间,估计很快公车就会来,她就不想再跟少年继续说下去了。

    “不会。”少年继续云淡风轻理直气壮的对蒋渔说道。

    “额?”蒋渔满头黑线,哪有人说不会两个字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正义凌然的?

    “刚刚你坐了我的垫子,受人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我想吃对面那个圆的跟液体的。”少年默默的看了一眼他刚刚抽出来给蒋渔坐的坐垫,然后十分认真的看着蒋渔,恩,确实很认真,就像是刚刚蒋渔看到他看对面的早餐店一样的眼神。

    “圆的?液体?”蒋渔对这个少年的形容能力表示很佩服,她粗略的了解了一下,少年应该说的是对面的包子跟豆浆。

    “我哥说不能跟人家借钱,我们家穷,还不起,所以只能这么换。”少年见蒋渔似乎有疑问,所以他很好心的多说了几个字,企图让蒋渔赶紧明白然后请他吃饭。

    “好吧好吧,那我们就过去吧。”蒋渔被少年给逗笑了,其实她倒是不担心迟到了,她是ea的员工所以不受星辰公司的规矩约束,而ea那边又不会过来管外派的她,所以其实她现在是两不管的处境,不过就算是被抓到迟到了,不是还有池墨跟白小星撑腰嘛,这是蒋渔第一次庆幸自己认识两个老板。

    “恩。”少年见蒋渔同意了,淡定起身,然后抱起他坐着的两个坐垫看着蒋渔,等她也起来之后,拎起蒋渔刚刚坐的坐垫之后拿出一瓶东西喷了几下才跟其他坐垫放在一起卷了一下之后就塞进了一个袋子里,那个袋子很神奇,坐垫一放进去之后就被迅速的压扁,几秒之后那三个坐垫就被压缩成了一把收起来的折叠伞的大小,被少年拎起来,系在了手腕上。

    “好神奇。”蒋渔在一边全程围观了这一幕之后不由得发出了感叹,少年听到蒋渔的话只是看了她一眼,这一眼看的蒋渔心里很是复杂,因为她好像看到了少年眼中的鄙视,不过因为少年的眼神依旧那么专注,蒋渔以为自己刚刚是看到了什么错觉。

    “我比较穷,东西不好好的放好容易忘了,忘了就是丢了,丢了就得花钱买,我穷,买不起,我哥就给我做个袋子。”少年好心的解释道。

    “走吧。”蒋渔带着少年来到早餐店之后,发现其实少年不是对早餐店特别的感兴趣,而是他其实无论看什么都是那样的眼神,就像现在他正专注的看着边上的车流一样,他这种专注中带着云淡风轻的眼神,这大概是天生的。

    蒋渔给少年买过早餐之后,她就走了,少年也没有留她,只是淡定的扯着她的袖子说了两个字:“凤恒”蒋渔听到那两字笑了笑,从少年有些让人头疼的说话规律来看,这两字大概是这个少年的名字。

    经过早上那段插曲之后蒋渔这一天过得倒是还算开心,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中午。中午要是没有特别的事情的话蒋渔一般都是去星辰公司的食堂吃,但是今天她一进门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因为星辰公司的员工都用一脸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她环顾四周,发现周围没别人看的就是她的时候,有些茫然的眨眨眼,她所在的楼层都是跟她同公司的,大家都知道她是老板的女朋友,没人敢怠慢,但是星辰公司的人就不一样了。

    “这么不过去吃饭啊?站在门口就吃饱了?”就在蒋渔茫然的眨眼的时候白小星从她身后出现了,原本投向蒋渔的各种眼神齐刷刷的都收回去了,个个都在心里哀嚎为什么从来不会来餐厅的老板今天会出现啊?

    “你怎么来了?”有了白小星解围,蒋渔也终于能淡定的吃个饭了。

    “饿了。”白小星干脆的回答道。

    “这里可不符合您老人家的气质。”蒋渔笑着打趣道。

    “今天没应酬,回总公司又得工作,顺路经过分公司,想来个突击检查,看看员工的伙食如何?”白小星清了清嗓子,一脸正直的说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个理由说完之后,负责餐厅的人在心里泪流满面,老板啊,您老突击检查不应该去检查工作嘛,怎么还有突击检查餐厅的?幸好他一直尽职尽责不然的话真的有可能被开除啊。

    “其实你就是懒得找地方吃饭是吧。”蒋渔很不给面子的拆穿道。

    “对。”白小星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先不说这件事情,你家宴会那天我们走之后你妈还好吗?”蒋渔一脸真诚的问道。

    “还好还好,也就是宴会散了之后气急败坏的砸了一半的家具而已,比上次我惹她生气的时候轻多了。”白小星这句只是擦了一半的家具而已,说的就好像是只喝了半杯水一样的轻松,白家装修奢华而昂贵,这一半的家具估计要差不多比得上蒋渔好几年年的工资加奖金了,蒋渔听到这里不由得感叹,有钱人真是连发个脾气都能让他们这些穷人心生向往啊。

    “伯母真是一如既往的······恩,矫健。”蒋渔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个形容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