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偷生
    同样是身处在这个局中,樛木却是跟这些一举一动,就可以让她的命运翻天地覆的大人物们不一样,她就算是想要活下来也是在拼尽全力。

    毕竟有些人禅精竭虑的活着就已经是没有任何气力了,而有些人的一个念头却就可以让世界天翻地覆,命运好像就是如此的不公正,但是也是在时时刻刻的转换。

    樛木静悄悄的躺在软榻上,感觉自己身体冰凉刺骨就像是死了一般,不过她也是知道这是错觉,她可没有这么容易解脱……

    没有人会熟悉疼痛,只是会开始习惯于忍耐而已,她能够忍下去却是不代表没有感觉了,痛觉神经可不会有一点的麻木。

    樛木跟其他普通的灵童也是不一样的,虽然在这里再不普通也只是从一次性变成多次,甚至还没有一个痛快来得好,不过作为要被长期食用的食材,她的环境给其他人的地牢相比,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这应该是唯二的好处了吧?

    至于另一个好处就是不会像其他的灵童,或者是低等妖族一样经常担惊受怕,毕竟她就算是被割肉也是有规律的。

    而在这里就算是同族其实有时候也不会比食物好多少,同族又怎么样一样可以吃!更何况是半妖呢?

    温饱思这句成语,可不单单适合普通需要靠着繁衍传承下去的凡人,对于妖族来说可能要更加贴切的多。

    樛木因为疼痛所以只能够保持姿势不变,但是听到软塌下“窸窸窣窣”的动静,原本空洞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光芒。

    “小机灵你来了……”

    “白痴!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是饥馑,不是机灵!”

    头上顶着一对象征着半妖身份的小少年抱怨道,不过接下去的话在他看见躺在软塌上,苍白又狼狈的樛木时就停下来了。

    白饥馑抿了抿唇,对于半妖来说这点伤其实都算不了什么,一时半刻在丹药的辅助下也就好全了,就算是痛也只是同在这一时半刻内而已。

    但是他知道樛木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跟他们不一样软趴趴的需要轻拿轻放,一不留神就会死掉的存在,不过现在这个认知其实只有他才有吧。

    樛木听着小少年的抱怨,却是思维走偏的想到白机警的名字,因此苦中作乐的就有点想笑,白机警不就是白机警了吗?还真的是有点嘲讽意味的名字呢。

    不过她知道如果笑出来那么被带动的肌肉可以痛得她半死,所以作为经验主义的她也没有笑出声来。

    但是樛木不知道的是白饥馑的名字,不是还是有点祝福意味的机警,而是“饥馑”,正所谓温饱思,作为有涂山一族血统的半妖,白饥馑一直被当成是耻辱,饥馑这个名字就是会提醒族人,如果你是吃的太饱了控制不住自己,那么就会有一个半妖杂种!

    看着神色恹恹,眼角微红泛着泪意,但是却是流不出一滴眼泪的樛木,白饥馑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或者说他知道怎么样才可以让樛木好受一点但是却不敢。

    他有可以让血肉快速长出来的丹药,但是作为涂山阆的灵童,一直都是以天材地宝为食,保持身体的纯净,丹药这种有药毒的东西,作为一名老饕涂山阆肯定是一口就可以吃出来。

    到时候不单单是他这个本来就是作为反面案例,但是其实存不存在都是差不多的半妖得死,就是变得毫无价值的樛木也会马上没命,所以白饥馑只能够给樛木带来这些治标不治本的止痛药,这是他靠直觉采来的。

    “喏,止痛药我给你带来了。”

    白饥馑熟练地把药嚼碎涂在樛木的伤口上,但是发现伤的是腹部后,却是马上脸色大变,这种几乎是致命的伤口,在不许给灵童丹药的情况下,是打算将要吃了的前轴。

    但是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樛木才五岁而已,距离十岁的那个分水岭还有那么久,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饥馑是想要救樛木的,但是就按照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是谬论,完全是不可能的,原本是打算在这五年向涂山阆卖命,甚至再去抓一个单灵根来,但是现在应该是来不及了。

    不过这些白饥馑却是不打算告诉樛木,他已经打算好了,真的到了那一天就算是他也会死,他也会先给樛木一个痛快的,这样的钝刀子磨人到底有多痛苦,白饥馑是没有受过但是却是看过樛木无数次的辗转反侧。

    樛木感觉白饥馑安静的有点不正常了,平时按照他的脾气肯定是一边不耐烦的嘟嘟囔囔,再一边给她上药的,不可能这么安静,她困惑的眨眨眼睛小声问道。

    “机灵,你是不是被别人欺负了?”

    白饥馑脸上的表情藏在樛木的视觉死角,她根本就看不见他脸上的懊悔,而白饥馑不想在她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力反抗的情况下,告诉她这既定的命运,所以他故作轻松的提到,也是原本就得到幸灾乐祸的消息。

    “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在想白净那个刚刚割了你的肉的女人死了,也不知道谁更痛一点。”

    听到白饥馑的话,樛木微微愣住了,这是在别人的痛苦上寻找自己的幸福呢,真的是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也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对比白饥馑的惜命,认为现在还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时时刻刻身处于痛苦之中的樛木却是有完全不同的想法。

    “除去生死无大事,应该还是白净更痛苦吧……”

    但是樛木感觉自己前世的十几年也不是白活的,对于白饥馑想要活下去的**,她是不会去泼任何冷水的,她应该是逃不过死路一条了,但是他却是有机会好好的活着。

    白饥馑不知道他跟樛木的人生观是完全不同的,思维也是真的南辕北辙,而他却在为自己转移话题的超高技巧高兴呢。

    而白饥馑也是十分赞同樛木的话,除去生死无大事所以他不也想死,在十分努力的挣扎求生,但是他不知道的事这只樛木害怕他精神上营养不良在喂鸡汤……

    而制作鸡汤也知道鸡汤是血泪做的樛木,却是一口都喝不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