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附骨之蛆
    白饥馑的狐耳动了动,他不是人类所以不能够用自己的标准衡量樛木好受点了,所以小心翼翼的问道。

    “樛木不痛了吗?”

    樛木还是感觉身体冰冷刺骨,腹部的神经错杂肯定也是割伤了好几条,但是也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已经好了,只要睡一觉就好了,机灵你藏在软塌边上吧,这样也容易逃跑。”

    樛木和白饥馑一开始的缘分,也是从白饥馑被其他妖族欺负躲在她这里开始的,虽然曾经是发生了让人感觉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感觉自己没有任何资格同情别人的樛木,还是顺利的过关了。

    白饥馑疑惑地看着樛木,这些草药只是稍微有点灵气的凡草,甚至他也是用过的,真的有那么好用吗?不过他真的是太累了,也没有多想可能是种族的关系呢?

    今天对于他而言也是疲于奔命的一天,而明天依旧除非他可以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不然白饥馑只能够是里程牌似的耻辱。

    樛木根本就睡不着,那可是腹部一大块血肉呢,而对于白饥馑她其实是有点不自量力的同病相怜。

    说是同病相怜但是跟她一样被当做食物的人族更多,但是他们却是被圈养的只剩下本能的存在,连最基本的交流也做不到,只剩下人性在生存危机下的碰撞,恶意就像是本能一样倾斜。

    人性或许不是本恶,但是在这里却就是培养恶意本能的温床,樛木其实也不例外……

    出淤泥而不染的是莲花,但是有灵智的存在会是植物吗?身处于淤泥之中,因为想要生存就会不择手段所以只会被污染越陷越深。

    定位上他们是相同的都是作为食物的,樛木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恶意带来的危机,即使他们其实就跟灵智尚开的妖修一样,甚至还不如他们毕竟想要化为人形的岁月也是不少。

    而这个时候定位跟她不一样,她们不需要为了生存问题而小心试探白饥馑的出现,让还是需要交流对象,不然迟早等不到十岁也会被同化的樛木松了一口气。

    也是因此唯一交流的对象是个半妖,却是让樛木感觉到很久没有过的同伴的感觉,也有了这有几分可笑的同病相怜。

    可笑因为他们是不同的,樛木已经浑浑噩噩的理智上知道这个事实,但是情感上还是软弱的本能却是不可以。

    一个晚上的时间对于一天疲于奔命的白饥馑来说转瞬即逝,而樛木却是感觉十分的漫长,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可能是因为灵气的原因,她的身体素质就算是没有修炼过,也是好了一大截,但这么严重的伤势前几天却还是最痛的。

    更何况她还要担心有人的随时监视,其实这种担心也是帮樛木保存理智的办法,至少不会如同家畜一样混吃等死。

    因为白饥馑在休息而他不能够被发现,樛木这个晚上还是保持清醒的观察着外界。

    虽然这里是没有光亮的地牢,但是在白天就要到来的时候,依靠着妖族血统白饥馑也是马上跳了起来,警惕的看了周围一圈后,反应过来这在那里,对着对此早就习以为常的樛木问道。

    “樛木我走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吗?我下次来带给你。”

    樛木虽然没有说话却是稍微摇了摇头,带来药草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再多的对于白饥馑来说就真的太危险了,他只有筑基期而已。

    虽然这不是什么弱的修为,但是在这个遍地都是筑基期的镇魔山,他半妖的身份那么扎眼,被针对欺负却是很常见的事情,反抗只能够换来一顿围殴而已,根本就没有人会害怕他的狠劲,对于妖族来说斗狠嗜血都是本能。

    白饥馑对于这个熟悉的回应感觉有点泄气,这是不相信他吗?虽然他现在的样子确实是不值得信任。

    一开始他们的定位是互利互助,白饥馑给樛木带一些止痛的药草,而樛木给他可以躲藏的地方,称得上是谁也不欠谁。

    但是在这个两人都被排挤边缘化的地方,互相是不可能一直遵守这个最安全的划分的,他们就像是两头小兽一样互相舔舐着伤口,说是亲人也是不为过。

    这样的情况下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简直是深入骨髓让人铭记于心。

    不过不管怎么想的,最后其实还是不能够改变什么,在还弱小的他们的力量下,只能够随波逐流。

    “那我走了。”

    白饥馑小心的看了一眼地牢外界,小心地把樛木不怎么舒服的姿势摆好,然后在她耳边小声道。

    樛木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稍微屏住呼吸,她不想让白饥馑发现她发烧了,就算是治病的低级灵药他也是弄不到的。

    也是地牢里昏暗,白饥馑情绪失落也就真的没有发现樛木的不对,顺着地洞也就是走出了外界。

    听到响动知道白饥馑一个是走了的樛木,也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知道地道她不是不想走,但是樛木不是傻子,这里是涂山一族的分部,整座镇魔山和附近的小镇都是,她怎么可能逃得掉,被发现了可就是更惨了。

    但是樛木真的是太高估自己的身体素质了,就算是她的灵根再好体质再佳,也只是一个从来没有修炼过,还经常被割肉放血的人族幼童而已。

    在这个不是修炼之人,只是普通人的话跟普通古代没有什么区别的死亡率,可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最后还是在涂山阆换好了新的侍女赤玉,再去给樛木送天材地宝养血肉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是烧的半死不活,只差一点点就没有命了。

    这点让赤玉有点纠结,这到底要不要给她用药呢?这要是影响了血肉可就不好了,最后感觉自己拿不定主意的赤玉,还是先去回禀涂山阆了。

    听到赤玉的描述,涂山阆妖娆的狐狸眼微微挑起,“白饥馑,可真的是个废物,废物利用一下,让他看顾着一点我的灵童都会有事情,还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