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暗幕
    但之所以会把单灵根的对着他们有仇恨的孩子还给人族,也不是妖族傻,给自己一个心腹大患,而是资质好的单灵根也不一定可以修炼到元婴真君,之所以要点单灵根的孩子,只是为彰显底蕴而已。

    而是他们就是这些孩子的心魔,让他们只这些单灵根的天之骄子们,止步于金丹、元婴的心魔,一个不到元婴也永远到不了元婴的单灵根,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怕的,除了撑场面他们真的是一点作用也没有。

    对于这种情况,也是这些应该是天之骄子们,现在更多是无法摆脱心魔的,只能够沦落为“吉祥物”的单灵根天才们的悲哀之处。

    所以就算比起以前的多灵根才是优势,单灵根就算现在才是天选之子,其实在高层可以躲过这些风风雨雨的单灵根修士也不多。

    高层真正长成的,也更多的还是修二代们,从在宗门或者家族长大的他们,比起那些经历需要无数原本不需要经历的风雨的单灵根们,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其他还真的只能够称之一声“可惜”二字而已,甚至内心还有点小得意吧?

    不过就算是单灵根都怎么悲惨了,但是作为一个人最终的还是有利用价值吧,他们再怎么样都可以被当成交易品被要回来,而那些普普通通的人,就是没有这份虽然可悲但还是称得上是好运的运气了。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玉英却不是认为自己是交了好运可以活下来的那种人,他还是想要朝妖族报复,杀一只妖是妖终归还是赚了的,对于他这种将来的局限已经有的人来说,这应该是他到不了元婴最后的价值了吧。

    但这种难能可贵的精神却还是要被打破了,世界好像总是见不得人活在自己的幻想里一般,要么就是清醒的认命,要么就是干脆的黑化吧。

    谭江真君犹豫了一会,他有点不信任玉英,不过因为也是实在是没有办法选,他根本就没有好好建立自己的班底,而且对于玉英他也是没有打算说出自己的全部计划。

    “等等!玉英我有事情要交代你去办。”

    玉英原本陷入了自己的情绪里没有什么精神,但是对于谭江真君突如其来的吩咐,还是一下子打起来了精神,这是有什么隐秘的计划,要交代他去办吗?

    谭江的眼里闪过一抹游移不定,但是还是被痛惜给掩盖了下去,只要是为了云华就算是再死上一座城的人又能够怎么样?!这些灵童反正救出来也是个废人,怎么可能能过跟他没有意外一定可以到元婴的云华相提评论!为了云华牺牲他们也是应该的!

    谭江真君思考的十分猛烈激动,就是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在干什么,心魔已生人未知。

    这就是伪君子跟真小人的不同之处了,伪君子有时候虽然是让人感觉顺眼的很多,但是这种他是对的思想却是最可怕的,跟知道自己是小人的真小人可不同,精神攻击的覆盖范围这不小。

    不过这个时候心魔的作用也是出来了,就算是你骗得了自己,骗得了别人,但是如果是真的不纠结也不会怀疑的话,那么就连心魔也不会产生了。

    就算是坏人也十分等级的,最顶级的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就不会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一丝一毫质疑,根本就是问心无愧,心魔自然也是不会到访。

    很遗憾大部分仙门的君子们,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虽然好像可以说服自己真的问心无愧,但是时时刻刻压在他们的道标,却还是足够让人的心境有一丝裂痕,让心魔有可乘之机,所以就算是现在仙门势大,却还是只能够跟真小人的魔门分庭抗争,妖族却是再也不可以树敌了。

    “真君有何吩咐?”

    玉英不管怎么样也是从淤泥给爬出来的,对于情绪的敏感还是没有被现在安逸的生活给消灭的干净,谭江的不对劲虽然是说不上个一二三的,但还是有点直觉作祟,知道可能是要有事情不好去办了。

    玉英苦笑一声果然作为废子,迎接他们的就是这种结局吗?

    谭江真君不知道玉英的所思所想,当然就算是知道他十有**是不会在意的,毕竟有点是没有错,废子的应该怎么作用,只要合理是不会有人在过于计较的。

    “我知道你的身份玉英,对于妖族的痛恨整个人族都是一样的,但是现在也不能操之过急,对于镇魔山的纯……单灵根灵童,我们还是需要顾忌一二的。”

    谭江真君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甚至一不小心就透露出这次任务这次的核心了,不过对于天魔的封印本来就是隐秘,这些普通的小弟子也是不会知道的,所以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盖了过去。

    玉英原本失落的心态微微一怔,这还是打算攻打镇魔山的了……真是太好了,这位灵童和这些的其他普通人,不需要经历他经历过得一切了,他也不顾及谭江真的打算是什么了急切道。

    “弟子愿意前往镇魔山,秘密打探情报绝对不意气用事!”

    对于玉英这么大的反应,谭江真君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来,他也是刚刚想到的到底是让谁能够隐秘的带纯阳之子出来,还不引起一点注意力,看到玉英的时候却是一下子不需要再纠结了。

    不过既然如此事情还是按照他的所思所想来了,谭江真君也是没有了不符合自己灵根的急切脾气,反倒是透着迟疑的纠结道。

    “那好吧,你实力也不错,这是隐气符牌,小心隐藏住身形就不会被妖族发现。”

    “多谢真君!”得知了他可以做的事情,玉英一下子心潮起伏,但是还是手法稳当恭敬的接过符牌。

    而后玉英再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任何后续后,就十分识相的告辞了,“真君如果没有其他吩咐,弟子就退下了。”

    谭江真君微微颔首,也不作答就看着玉英慢慢消失的背影,“希望你不要让本君失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