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期待
    樛木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她感觉腹部缺失的那一块血肉在慢慢的愈合,甚至神经上可以感觉得到的痛处也是减少了不少,甚至还让她有了一种身体是个累赘的错觉。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樛木怀疑这是因为她的魂魄因为穿越的原因本来就是要强上不少,还有这段特殊的经历,可能什么时候真的脱离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猜测让樛木的手微微发抖,她现在根本就是无所谓当人不当人了,只要还可以称得上是活着,只要她的记忆可以保留下去,那么这幅肉身没了就没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还是不甘心呢……”

    看似好像是在说服自己这样想着,但是一个人可以理智上说服自己,其实内心的真实的想法被掩盖住,迟早还是会让问题暴露出来的。

    更何况其实这几年的折磨下来,除了让樛木更加可以忍了之外,却是差不多让她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坏了。

    樛木稍微有点想哭,但是除了还是泛酸的鼻子,却是再也做不出其他反应了,腹部的伤口没有好,泪水不可以白白浪费下了禁制。

    突然樛木气极反笑,一下子就是想明白了关键,彻底接受了将来做一个鬼修的事情,因为……

    “这样的活着坚持的,其实跟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樛木不是磨磨唧唧的人,更何况修炼的目标还是有点时间限制的,能够越早强大魂魄脱离肉身越好,甚至如果超过剩下的五年时间,就是彻底的没有机会了。

    造化诀里根本就没有记录着,不是因为强大的魂魄脱离肉身是什么后果,这也是因为樛木还不是一个真正的鬼修,这些隐秘自然是不可能让她知道的。

    毕竟鬼仙大能就算是再怎么变态,也不会想要让自己到底还是同一个种族同一个身份,甚至还无辜的无数的鬼修魂飞魄散的。

    人修就算是不可能腹背受敌,但可是还是完美的发扬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美德,根本就是没有他们不斗的存在。

    不同的种族有妖族,不同的阵营有魔修,还有不同的门派还是有都法,而作为修士死后,他们也是和还活着的人一样照样没有遗忘这种本能,鬼修和人修也是斗的不亦乐乎!

    所以其实就木不知道按照她这样的修炼办法,没有到最基本的元婴就想要生魂离体,就算是魂魄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只有耗干净力量,然后魂飞魄散这么一条路。

    这个世界上可是没有什么善茬的,更何况是被亲娘还得那么惨的鬼仙大佬呢。

    樛木想要好好修炼,但是这一年却是一个注定的多事之秋,只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就可以让她完成这么一个心愿的。

    “樛木,樛木,你不知道镇魔山外来了很多的修士,我听有人交谈里面有元婴真君呢,你有机会可以走了。”

    白饥馑的看了看已经空落落的地牢稍微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还是里有涂山阆,作为同父异母的兄弟,他还是不会就那么轻易的被涂山阆给抽死,但是他一顿还是很常见的。

    虽然他的这一条命还是涂山阆保下来,带回镇魔山的不然他还真的是要在青丘被他们折磨死,但是他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笑话,白饥馑还是很有点自知之明的。

    原来他也是不用担心涂山阆回来这种地方,毕竟这按照他的说法是玷污了他的脚,但是现在却是不一样了,作为妖族跟人族的交易他还是知道那么一点的。

    对于不用担心樛木会被折磨,他要提前杀了她,现在的情况让白饥馑有点失落的同时,更多的还是感觉放下了一个重担。

    但是葵织现在却是感觉不到任何的兴奋了,反而感觉周围一片的空茫,就像是停在虚空之中一般,她想如果只要白饥馑提早来个一天,那么她就可以有另一个选择了吗?

    不过这种好像是在责怪白饥馑的想法,却是让樛木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这都是命吧?

    樛木这个时候还是很相信命的,不然她总是想不到一个原因,她为什么回到选择的这一个地步,所以她更加相信命中注定,就像是她刚刚得到的造化诀一样,这不就是注定好的命不该绝吗?

    但这其实是最单薄的相信,就像是镜中花水中月一样,根本就是不可以深究的,就这样让他当一个依托还好,更多的却是不可能的了。

    对于一本正经的跟着自己炫耀刚刚得到了重要情报的白饥馑,樛木没有一点责怪他姗姗来迟的意思,毕竟其实他也不是欠了她的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她打探消息。

    作为一只半妖想要做到这一点还真的是只能够靠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樛木对于他除了表示感激之外,其他的还真的就是在无理取闹了。

    “饥馑谢谢你。”

    白饥馑眼睛一亮说实话,他对于在半妖的岁月里也是显得无关紧要的情况下,对樛木真的称得上是好也是因为她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这让是半妖从小就缺失这一块的白饥馑感觉真的很新奇。

    他的想法樛木是不知道的,不过樛木从来不是一个傲娇的性子,甚至很喜欢猫却是对于他稍微有点熟悉的相处经验,而事实证明了还真的很好用,虽然白饥馑是半妖也是涂山狐族的血统。

    “我也不是为了你,更主要的还是我想要去看看人族的大能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可不要自作多情了!”

    樛木纠结的看了一会白饥馑粉嫩嫩的狐狸耳朵,但是看着他已经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她还是没有一点惹人厌的故意去招惹白饥馑的恶趣味的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但真的看见樛木点头了,白饥馑又开始感觉有点失落了,对于这种情况已经把顺毛摸白饥馑,当成唯一难得的兴趣爱好的樛木,真的表示这很熟悉,所以她再一次感谢道。

    “饥馑谢谢你,这一次一定很难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