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提前适应
    “哦,好啊。”

    白饥馑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对着眼前的幼童,很认真的点点头,但是眼睛里的泪水却是流了下来。

    樛木也就这静静的看着,但是一开始还是对于未来存在幻想,那种纠结的感觉却是彻底的没有了。

    随着白饥馑眼泪的滑落,她甚至感觉自己的内心越来越轻松,就像是这些眼泪是她自己流出来的一样,她想她应该是疯了吧?一而再再而三地给自己洗脑,其实这些阴暗的想法却是实在也克制不了了。

    一时间气氛有点静默无言起来,最后打破沉寂的却是赤玉的到来,既然已经打算把人送给阙云宫了,真的是吃一口少一口的,涂山阆也是没有了要克制的想法。

    樛木感觉精神再一次有点轻飘飘浮起,就像是灵魂脱离了一般,就像是在看戏一样看这些在发生的事情,这石油危机要来的时候的感觉,对此的处理她也是驾轻就熟了。

    “饥馑快走吧,最近也不要来了,不然会被他们发现的。”

    樛木也是有点惊奇地发现,现在她对于马上就要到的割血,竟然是一点也感觉不到害怕,只是很冷静地对着白饥馑叮嘱道。

    都是在夹缝里面求生的人,白饥馑也是没有哪一种想要跟樛木同生共死的思想,说是不值得可能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只要死的不痛苦,他是完全没有为了帮樛木一起送死的想法的。

    对于这种想法在这个世界以后不能够称之为直觉,更应该称之为灵觉的樛木也是知道的,在这种大环境下白饥馑愿意帮她给她一个痛快真的是很难得的了。

    这一次的测试习以为常的又是真的了,等到他走了没有一会后,赤玉也是很使命感的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上面还有着一个玉碗一把小刀。

    没有等到赤玉说什么,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代侍女的樛木,完全不需要她们的帮助自己就很自觉地割腕放血了。

    不是自己的肉是没有人会心疼的,就像是杀猪一样,她们简直就是恨不得帮她帮整只手给割下来。

    现在对于这种情况樛木也是被迫的有经验了,犟什么犟,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不会改变的,再怎么样也只是能够让自己更痛而已。

    但是有这份自觉的她,却是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空洞,真的就像是一个死人一般,在这昏暗的地牢眼瞳无意识的放空,就像是反射不了一点光。

    赤玉对于樛木的自觉却是十分的满意,甚至因为她将来十有**也是不会再以食物的身份待在这里,她还看了她好几眼。

    发现了樛木跟那些连话都不会说,就是哭闹很厉害的灵童不一样,虽然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只是身处的身份不同了,所以就连本来就是没有变过的事情,也是可以看出一朵花来……

    樛木看缓缓从自己脉搏流出来的血液,在这个玉碗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对于樛木而言一直以来对于自己放血的行为,她经常幻想的就是一碗直接把自己的血给喝了!

    不过这经常只是想想而已,就算是她现在直接喝了,还是被接着放的,作为穿越者樛木知道喝进肚子里的血可不会变成自己的血,这样做根本就是在失血过多的耽误自己修炼。

    当然这个世界神奇的事情的这么多,说不定以后还真的有那种真正补血的了。

    至于心理问题其实在这里的人心里都不怎么健康,而她是要送给阙云宫的他们就是更不会在意了,说不定还会为了膈应阙云宫故意继续折磨她,从来没有见过涂山阆的樛木,却是可以肯定,那绝对就是一个损人利己的妖!

    赤玉闻着樛木的血液的问道,发现作为狐狸王族的涂山一族,确实真的是十分会享受,作为木灵跟确实是最好的食物。

    这样想着她嘴里的尖牙也是藏不住,赤玉感觉自己也真的是可怜,明明也是血脉日渐凋零的涂山一族的混血,却是因为遇上了自己二长老这样的爹,都不可以称之为是涂山一族的小姐。

    看着眼睛已经一片血红的赤玉,樛木忍不住苦笑一声,比起这样用利器割血,其实还是遇上这样把止不住侍女要更加的麻烦,她们根本就不知道轻重,或者说是不愿意将就她。

    这些狐狸牙上也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被这些咬上一口,伤口好得过程中却对不是没有被咬得时候可以比的,挠心挠肺的痒。

    “请轻一点。”

    樛木无可奈何,也知道自己是在做无用功,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明明是幼童软糯的声音,听在赤玉的耳中却是让她一下子就让她清醒了不少,不过就算是如此,对于自己的想法还是不愿意克制的妖族,她对于自己会起这个想法也是不意外。

    既然有了这份心思赤玉虽然没有像以前的侍女,根本就不会收敛的在樛木的血肉上来一口,也没有去碰一会要给涂山阆还带着温热的鲜血,但是还是把樛木手上源源不断一般流出来的血液给舔舐干净了。

    少女俯身在幼童的身边,将如同藕臂上的血液一点点舔舐干净,如果不是看所处的环境,真的是不会让人感觉到深入骨髓的阴冷。

    樛木对于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鬼修,生活在人皮纸上记载的鬼蜮阴魂界,突然不感觉到害怕,害怕这种情绪来源于未知,但是在赤玉友情演绎下,好像还是有了对照图。

    如果以后真的是要生活在那里的话,只要不受制于人,对于可能会随时随地看见这些类似的场景,樛木感觉只需要再适应一点点,就应该可以像原住民一般了吧?

    这显然就是自我安慰苦中作乐的发散性思维,阴暗面,她现在经历的妖族隐藏起来的阴暗面,但是这却应该就是鬼蜮阴魂界的常态了,哪那里的阴暗面真的会马上适应,真的不见得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