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走为上策
    “你想要什么?”

    谭江真君想要忍气吞声的先把纯阳之体带走,但是涂山阆却是看出来了不对劲,也是太好说话了一点吧?

    他狐疑道,“久闻阙云宫的谭江真君脾气火爆现在看来却是有误。”

    谭江真君没有诚意的干笑了两声,真的真是现在是没有办法,才跟你这个狐狸客气。

    “传闻从来不能尽信。”

    涂山阆不是很给面子的“哦”了一声,对于谭江他是越发的怀疑了,他一个人族修士跟他解释干什么?

    这本身就是一个低级错误,也是因为太想要摆脱涂山阆了,这才会忘记不能够跟妖族太客气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只要不是没有脑子都会感觉出来不对的。

    更何况还是妖族里智商出名的高的狐族,而涂山阆本身就是有着要天价赔偿的心思,怎么可能会放过一丝一毫的不对呢?

    涂山阆妖气四溢的狐狸眼眯了眯,更加显得狭长慵懒,他故意试探谭江真君的问道。

    “不管我们接下来的交易怎么样,现在樛木还是我的灵童,你先把她放下来,不然我看着不爽。”

    谭江真君本来因为急冲冲赶来,见到快要来迟的一幕而僵硬住的脸,在听到涂山阆的痴心妄想后,简直是要物极必反了……

    “涂山阆!你不要太过分了!”

    涂山阆看着人修恼羞成怒的样子,十分畅快的大笑出声,每次见到他们这样他就是感觉高兴,不过对于谭江真君骤变的态度,却是一下再让他知道了里面可以做的文章多的很了。

    “谭江真君这么激动做什么?”

    因为谭江真君的失态,让涂山阆的狐狸本性暴露,语气却是越发的客气有礼了,真真的是让谭江真君气得想要拆了镇魔山,有本事打一场啊!

    但是因为还有十分脆弱的樛木在,如果在这场大战中死了的话,那么他的女儿云华可就是真的又大麻烦了。

    毕竟虽然涂山阆只是一个金丹,但是知道现在妖族的血脉传承近况也不是怎么好的,谭江是不会相信他身边是没有大能保护的,所以还是的忍下去。

    “本君没有激动。”谭江真君深吸一口气淡定道。

    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跟在涂山阆身边的侍女,随时随刻准备着给他制造气场,也是其中的一个工作,跟在涂山阆身边赤玉也是完全不害怕谭江真君,就在一边状似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娇笑了起来。

    这么有眼色的行为赢得了涂山阆赞赏的眼神,这么聪明的女妖将来生出来的涂山后裔,一定不会跟一些混血一样白痴,白饥馑在涂山阆的眼皮子底下,是真的让他更加的看不起半妖和混血了。

    而谭江真君却是想要一掌拍过去,他们说话你一个小妖笑什么笑找死吗?谭江真君的戾气很重,也是在近几年里慢慢积累下来的。

    作为元婴真君在灵气因为镇压天魔而日渐改变转化为更加暴虐的灵气,修士可以用的灵气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几乎所有的势力都会给几分面子,这样也养成了他现在这幅样子。

    樛木已经彻底的清醒了,永远不可以小瞧了一些人的意志力,就算是损失了那么多的血液,还有曾年旧伤,她在这种最可以抓住机会时刻,还是可以冷眼旁观努力发现她的价值是什么,让他们得不到,就算主题看似围绕在她的身上。

    一切都没有的人,还真的是无所谓失去和得到,说是要爱惜自己的生命,但是樛木确实认为只要记忆存在,她还是她,只是生命的生存的方式是改变了。

    虽然因为赤玉的娇笑让谭江真君的里子面子全都没有了,就算是在强装也只是徒惹人尴尬,而且谁知道会不会又来那么一出!

    一时间气氛静默无语,谭江真君也是打算直接带上樛木就逃,因为玉英劫了地牢的原因,肯定会让隐藏在一边保护涂山阆这棵金尊玉贵的独苗苗安全的大能,也是感觉狐族的脸面被踩了踩,不可能让他们走的那么容易。

    而谭江真君是不会有危险的,他也是完全不担心这一点,只是最好的翻上一盘的结果就是让樛木消失,而他也不想要让人知道樛木的身份,一时间还真的是有点进退两难。

    最好的结果就是跟涂山阆达成共识,所以也只能够跟他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了。

    涂山阆不是很有耐心的人,或者说他的耐心都放在看着别人捉急的上面了,樛木是一贯的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神都不变一样,而谭江真君也是跟她一副甚至有点神似的表情,不过唯一不同的就是樛木的目光没有聚焦点,而谭江真君牢牢地盯着涂山阆。

    这样子完全沉默的气氛,完全不可以让他感觉到快乐,赤玉则就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了,谁叫这是她结的尾呢?

    最后谭江真君还是想要赌一把,那个大能不会出现碍事,一个金丹小辈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让他有点受不了了……

    至于如果事与愿违的话,那也是没有关系,直接说出她是纯阳之体就可以,涂山狐族可没有资格代表妖族,而阙云宫就是有这个资格代表元洲大陆的人修。

    他们肯定是不敢跟整个元洲大陆为敌,天魔出世对于整个元洲大陆的修士来说都是灭顶之灾,这种天魔跟一般的心魔入体完全不同,甚至按照史料记载,只要被种上一点魔种都会走火入魔。

    虽然根本就没有人真正地见过,是不是颠倒黑白也是不知道,但是这就跟用别人的颠覆来挽回自己的心魔一样,是元洲大陆众所周知的常识。

    谭江真君一把拎起樛木的领口,樛木也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可能是因为这是她见到的第一个同族,虽然他不安好心,她还是没有挣扎。

    虽然是这幅跟小猫被咬住后颈没有什么两样的姿势,但是樛木是没有小猫的天赋异禀,她还是感觉有点呼吸不过来了,还好至少是修炼过的,不会真的因为没有空气憋死,用吸收的灵气代替氧气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