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以假乱真
    樛木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却又是最好的时机,虽然有赤玉盯着她,她根本就跑不了甚至因此还会成为他们休战的理由,这也是她最不愿意看见。

    而也就是这时白饥馑也是风急火燎、跌跌撞撞的找到了樛木的位置,他没有资格反抗却是想要最后看她一眼,明明说过不是吗?就是活不下去,血肉也是会跟他在一起!

    樛木突然之间感觉眉心一紧,有一种如果她不做准备会出现后悔事情的预知,她也是因此把一直监视着三人等待机会的,不同于神识的意识给收了回来,这根本就是灵魂强大的一种外放。

    而这个时候白饥馑跌跌撞撞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的意识里,这让樛木也是想起了对于他的承诺,他们之间的约定。

    “饥馑等一会你站在那里朝我扔一块石头。”

    白饥馑看见樛木还没有着急的上前,就被自己脑海里平地惊雷给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意思?

    樛木也没有卖关子的意思,她还是相信白饥馑的演技的,不说反倒是容易被看出来,犹犹豫豫的可没有妖族对待她的迁怒心理。

    她知道现在她被妖族给扔石头赤玉是不会管的,这本来就是一种默认的规定,人族的幼童在这里实际地位连半妖也是比不上的。

    “不用担心会打到我,我想施展幻术逃脱一会,实现我们之间的约定。”

    感觉到樛木语气里的淡漠,白饥馑擦干净了眼泪,知道这就是他在镇魔山和唯一一个朋友之间的结局了……

    樛木静静的等待着时机,这是最好的结局了,这就是弱小的代价,这本身在这个世界就是一种原罪,她们早就罪无可赦了……

    现在却是可以纠正这个错误了吧,她可以真正开始鬼修之路,而一直陪着她的白饥馑也可以让资质更上一层楼。

    “嘭——”

    一颗石头落地的声音,没有引起还在阻止已经走火入魔的谭江真君的涂山族二人的注意力,就连赤玉看见是一个小妖在对樛木扔了一块石头,也是没有阻止,毕竟他马上就逃走了。

    她是自认为这些小妖是对于同族身死的迁怒,确实没有想到他们应该没有这个胆子和怨恨,支持他们朝元婴真君斗法的地方赶来扔石头。

    真正的逃跑了,樛木却是没有原来一直想象的兴奋感,而是有点预料之中的古井无波,毕竟结局都已经想好了,根本就没有出乎意料的生活了。

    在阴魂鬼蜮的日子她一定也不会好过,只是应该不会再这么的受制于人了,这是今生出身造成的苦果,不是樛木可以控制的,所以她对于到了阴魂鬼蜮不会再这么的过,至少要比现在好,还是有点自信的。

    白饥馑对于之前的承诺也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面对,虽然可以想象到底是这么样的,但跟事实比起来好像有算不了什么了……

    “樛木我们就干脆就出逃镇魔山吧?他们不一定可以找到得到。”

    看着白饥馑毫无底气的眼神,樛木低眉眼神又柔软了一瞬,但却是马上又古井无波了起来,她都已经给给他找了一条不错的路了,只要这一关可以过去……没有必要再这样了。

    比起自己的不知道生死不知前途,白饥馑却是可以预料的命运天翻地覆,不管这么样他也是有一半的涂山血脉,就只是灵根不如那些纯血的涂山族而已,有了她弥补先天不足也是很好的结果。

    而白饥馑樛木为什么会那么自信他一定可以提纯灵根,也是在鬼仙大能留下的造化诀里记载,上古流传下来现在只有一些隐藏的深的,不想要成为全元洲大陆公敌的家族才知道的丹方,里面就有灵骨丹。

    这是有灵根资质好的人用全身的血肉为主料加上别的天材地宝炼成的丹药,这种事情如果暴露全大陆的天才们一定人人自危,所以隐藏的一直都很深。

    而不管怎么样樛木对于自己是一个天才,却是有着很直观却又悲哀的认识,不然的话她在就已经死了,也不会苟延残喘到现在。

    现在是没有许多主材料的,不过也是有一点优势在里面,这是人族按照妖骨丹的丹方改良而成,变成吃自己人的丹方,活活的生吞活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做的,而妖族却一直以来流传着这样的提纯血脉的办法。

    “别说了,我们根本就逃不掉。”

    樛木没有停下和白饥馑奔逃,想要先回地牢的脚步,但却还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子,半开玩笑地说道。

    “饥馑我想如果我死后的还剩下的尸骨,他们会扔下封魔之地如果这没有用的话,你可千万不要被心魔影响了,我是心甘情愿的,只要能离开这里怎么样都好,毕竟就连对于畜生,讲究的也是给一个痛快,多余的折磨都是在造孽……”

    白饥馑没有樛木现在的眉目开朗,而是苦逼兮兮的皱成一团,说实话作为妖和人所生的半妖,在涂山族内为了折辱他,真的不是没有逼他吃过人族修士的肉,而在镇魔山为了折辱他浪费这些就没有意思了,所以他也是戒荤了十几年了。

    对于妖族而言,对于被妖族养大的白饥馑而言,戒荤的意思就是不吃有灵智的妖修或者人修。

    更何况这一次还是对于自己以来,唯一称得上是同甘共苦相依为命的樛木,他真的感觉自己已经彻底的忘记了妖族的本性了,当然做一个半妖,他的本性本来就不强烈。

    感觉自己下不了口这是白饥馑现在苦恼的事情,死在他手里当然是要比死在涂山阆要好得多,这只妖看着正常但是只要一兴奋起来,绝对是够残忍血腥了。

    而涂山阆就算是在整个妖族都称得上是地位尊崇,与他相对的谭江真君,绝对就是一路之丘了,去封魔之地,真的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下场……

    但结果却是出乎白饥馑的预料,看着樛木在地牢里一阵摸索之后,竟然找出来的一把他曾经的匕首。

    看着匕首,白饥馑还没有产生曾经被樛木不信任的苦恼,就已经脑子一片空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