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炼器传承
    阴魂界的夜晚一如既往的安静,没有因为来了一位凝体期真君而有什么不同之处,让樛木恍惚之间还以为其实一切都跟以往一样。

    不过她却是知道,今天过后就要去阴魂殿了,比这个边缘小镇要恐怖阴森无数倍的地方,但是总归还是安定了下来。

    弱小者想要去寻找一个普通的地方生活下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也太过于虚幻了,轻而易举的就在强者或有意或无意的举动下烟消云散,最好的结果就是等自己也成为一个强者,再按照自己的心意活着,不过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想必原先的想法都会被推翻……

    散发着与人皮纸不同,有着金属色泽的炼器师传承是一个盒子状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文字记载,也没有了像无厄老祖弄得弄虚作假,就是光明正大的,一点幻想也不给你的打不开。

    樛木认为自己的气运还好,要不然也不会得到无厄老祖的传承,但是却也不会自恋到认为只要是一个传承她就可以打开,她其实还是有备而来的。

    混沌之炎之所以好像根本就不可能形成,还有这么多的记载,也是因为它的功用确实不简单,可不单单是可以揍焚心阴火,作为万物形成之初最原始的火焰,它足以视任何结界为无物。

    “乖。”

    樛木控制着就像她一部分的混沌之炎,进入这个金属盒内破坏着内部的禁制,至于担不担心破坏了里面的传承,却是不需要担心的。

    愿意留下传承,又不像无厄老祖一般儿戏的人,对于里面传承的安全一定是重视的,她也不是什么跟阴魂界对立的修仙界的人,对于有能力打开的人,自然也是默认为传人了,不然还可以怎么办?

    就因为感觉不按规格来,所以干脆就视而不见更加有资格的传人,赌气一般毁了里面的传承?愿意把传承流落宗门外的人,不是另有阴谋,就是没有这么的重视规矩。

    “你就是本君的传人?”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带着熟悉的阴沉的声音响起,却是有着难得真正的威压,樛木不慌不忙的行了一个晚辈礼。

    “见过前辈。”

    现在可不是什么跟忧邅真君称兄道妹的时候,毕竟正常情况下她对于这位,除了他继续要传承传下去之外,她是没有价值的。

    “你的资质很好,称得上是天资卓绝,再有这焚心阴火辅助,想必百年我就当不成前辈了,但是焚心阴火乃是虚火,除了特殊的材料你不可能炼器,本君的传承不适合你,却不知为何被你打开了。”

    樛木眼眸闪了闪,他没有发现混沌之炎?以为她是靠自己得到传承承认的,不过樛木也没有否认,这只是一抹微弱的意识而已,只要能够忽悠过一时半刻,她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查看传承了。

    “敢问真君名讳?弟子保证将来定会让真君之名再次传遍阴魂鬼域,弟子的焚心阴火是不能够炼器,但是靠此抢夺天地异火却只是时间的问题,炼器的资质到底如何没有真正练手谁又可以知道?”

    “哈哈哈,好,如此就给你吧!至于本君的名讳你就不用知道了,再一次名扬阴魂鬼域,本君早就已经没有兴趣了。”

    在一阵看似爽朗的笑声过后,樛木却是收敛了脸上恭谨的微笑,目光冷漠的看着自己再一次从传承之地出来。

    等到阴魂界其实跟夜晚没有什么区别的白天快要到来,出现一小缕微光后,金属盒子上微弱的神识才彻底消失,樛木才再次笑道。

    “何必呢?一缕残破不堪的神识也想着夺舍,即使生前是凝体期真君,也着实太看不起我了……”

    樛木感觉到就像是另一个灵动的自己混沌之炎跳跃的幅度,挂在脸上虚假的笑容渐渐收拢,“不甘心消失吗?但是凭什么我要成全你!”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用着急……别急……”

    樛木其实对于里面的传承十分的好奇,但是她一贯是谨慎的,既然还不到非要看不可的地步,那么还是等到稍微有点立足之地的时候再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好了,更何况她现在也没有炼器的材料,就算是看了又有什么用。

    金属盒子在樛木的手中缓缓地变小,修仙界的东西一般而言都是有变化之术的,更何况这盒子里之前还是有一缕不甘心的神识藏在里面,作为金属盒子原本的主人的他,又怎么会不为自己的神识考虑?

    只是终归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给一缕根本就没有什么夺舍机会的神识妄想,让自己又硬生生的错失了名扬阴魂鬼域的机会……

    樛木把炼器传承的载体金属盒子挂在脖颈上后,也是没有再在这个已经待了两个月的小院子里久留,就去大厅等忧邅真君了。

    人确实是要有自知之明,虽然忧邅真君看着好像客气,但是樛木知道这是因为她有些利用价值,不过她现在却处于需要投资最多的、也是放弃成本最低的时候,还是乖觉一点好,示弱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在路上遇到了有备而来的巫宸,樛木没有什么好跟他说的,而刚刚从生死危机里出来的巫宸,对于她的沉默也只能恭敬的行了一礼后看着她的背影渐渐的消失。

    虽然说好的是今天启程,但忧邅真君却是没有说什么时候,而樛木也没有去问,就耐心的等到阴魂界微光最盛的中午。

    “师妹一直等到现在?其实不必如此,什么时候启程我会去让人叫师妹的。”

    忧邅真君说的客气,樛木却是可以看见他嘴角满意的幅度,这也是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口是心非,真的把上位者试探性的话当真,才是真正的傻。

    不过虽然知道到底应该这么做才是最好的,樛木也可以从行动上完美的达成,但是最后明明已经想好的话,却只能够硬生生的说道,“等着师兄是应该的。”

    忧邅真君见一切都往自己满意的路上走,却是开始有些忧心忡忡的了,这么老实如果现在连嘴上的上风也比不过那些个长老怎么办?

    “师妹啊!到了宗门如果有些长老的话你接不了,还是不要说话的好,让师兄来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