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昆吾
    不过就算巩柳真君对她的恶意有多大,只要不对她亲自动手樛木却也是不担心的,反正她也不会给别人暗地里杀了她的机会,明面上她无论怎么样小命却是永远不用担心的,只用担心不要被打残了就好。

    但看着储物戒指里,简直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炼器材料,樛木歪歪脑袋,其实只要真君一辈的人不出手,管事不敢做什么,就对付这些弟子的话,武器不错的,真的是谁收拾谁也未尝可知。

    虽然作为他们师祖一辈的人,赢了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这样才是正常的事情吧?

    时间是很宝贵的东西,对于樛木才说更是如此,她也没有耽搁多久,就拿出一块玄石,这是元洲大陆和阴魂鬼域最常见的炼器材料,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价钱也是不菲,毕竟是被垄断的炼器师的东西么。

    当然这也是对于低阶的鬼修而言,有些势力或者实力的鬼修,以及比起阴魂界不知道要富饶多少倍的元洲大陆人士,却是不会在意的。

    这也是代表了一件事情,有一件好的武器,真的是可以站在了很多人的头上。

    樛木握紧放在脖颈上,金属色泽跟周遭环境很般配的盒子,虽然之前没有被算计到,但是她其实对于这个传承,也是多了些忌惮。

    不过在亲眼见到那丝神识消散,并且观察了好几天灵觉也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她也知道自己是真的想多了。

    不过即使是真的想多了,基于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樛木也是不打算改了。

    她放出焚心阴火,打算做一个防护的工作,毕竟混沌之炎再怎么厉害,转术有专攻,还是没有专门克制阴魂的焚心阴火好用。

    很显然樛木是真的太紧张了,即使这确实是一个好习惯,金属盒子里在神识消散后,没有在留下什么后手,可能是因为没有成功夺舍,传承却还是要传承下去的吧?

    不过既然这只是无可奈何下的选择,这位真君显然没有为传人考虑的意思,一股脑的也不担心会不会魂魄受损的,把作为炼器师应该知道的知识,全部传授了过去。

    樛木对此却是接受良好,她的灵魂本来就要比一些人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可能都可以跟凝体期的真君比了,又怎么会被一丝神识留下来的传承给伤到。

    “真的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昆吾……”

    樛木目光凝视着金属盒子,没有想到这个比传承还要珍贵的炼器材料,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外露着,不过这也难怪,元洲大陆的人可没有几个可以认出这是昆吾。

    修仙界不止这一个元洲大陆,元洲大陆在北海,如果说元洲大陆以可以延年益寿的五芝玄涧闻名修仙界,法修甚多,那么流州大陆就是以昆吾闻名天下,是剑修的聚集地,冶其石成铁,作剑光明洞照,如水精状,割玉物如割泥。

    樛木迟疑了一会,到底不是纯粹的炼器师,没有一见到昆吾就见猎心喜的想要马上用,而是选择谨慎的放到了储物戒指里。

    这可是跟元洲大陆相差了,不知道多远的流州大陆的产物,被她毁了的话,就太不值当了,练手是要练,但是用普通的玄铁就可以了。

    反正在使用宝器的这个层次里,也没有鬼修会用多好的炼器材料炼制宝器,有这么好的材料,早就应该为将来的灵器做准备了。

    虽然樛木是不打算炼制本命灵器的,性命相连也太危险了……但不炼制本命灵器,灵器却总是要准备的吧?

    炼器最好用的就是樛木拥有的类似混沌之炎的火焰,其次就是天地异火中的阳火,鬼修天生在炼器方面比起普通的人修弱上一大截,就是因为他们一般可以收付,还没有什么副作用的就是阴火了,而除了特殊的武器,阴火也确实比不上阳火。

    想要炼器最好用的就是混沌之炎,但是樛木连迟疑都没有的,还是选择了焚心阴火,毕竟在传承里也是知道了这里的鬼修,简直就是把武器玩出了花样,想要比他们还要狠是不现实的,只能够从焚心阴火对于鬼修天生克制的方面下手了。

    阴魔丝算的是很冷门的宝器了,跟其它常见的刀剑枪一类的宝器比起来更是如此,不是因为它有多难炼制,而是因为比起其他可以轻易控制的宝器来,它需要不少神识来操控,所以即使威力真的很不错,称得上是宝器中的顶级了,也没有多少人会去使用。

    很凑巧,这一次从任务大殿拿来的储物戒指里就有阴魔丝,这给樛木了一个不错的障眼法,底牌还是稍微要留下一些的。

    虽然隐藏修为是在作死,应该得到的历练一个没有,但是这却不代表要把底牌全部暴露。

    普通的阴魔丝都有很好的攻击性,用焚心阴火炼制的阴魔丝就更是如此了,如果普通的阴魔丝只能够吸收攻击对象的魂力,那么被焚心阴火炼制的玄铁制成的阴魔丝,就是可以让人陷入幻境之中了。

    甚至单单只是这样也是因为玄铁的等级太低,不能够很好的吸收焚心阴火的力量,不然轻而易举的让人死于心魔,也不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说来也是奇怪,樛木对于焚心阴火没有什么熟悉感,比起混沌之炎更是如此,但对比她对于焚心阴火的陌生,焚心阴火就是热情的不像话了,它一个劲的跳动在樛木掌心,一团透明的火焰,就像是水波一般。

    樛木迟疑了一会,还是把另一只手递过去给它送了些灵力,不同于对于混沌之炎单纯的因为心中喜悦的抚摸。

    这种轻微的基于人内心复杂偏爱的做法,焚心阴火没有感觉出什么不对来,甚至因为它被喂了灵力,还朝混沌之炎炫耀。

    混沌之炎在丹田里不能够暴打焚心阴火一顿,却不感觉有什么好生气的,‘白痴!没有感觉到整个丹田的灵气都是随它调动的吗?’

    樛木看着焚心阴火把灵力给吞了下去,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上一次差点没有被它弄得走火入魔的经历,樛木一时半会还是忘不了。

    玄铁被她拿出来一块,因为还没有炼器炉,所以樛木用神识把它浮在了半空,焚心阴火被她放在其下,看着玄铁慢慢被融化,她才打出来了一个玄奥的法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