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木灵体
    对于忧邅真君一针见血的疑问,樛木却没有感觉到慌张,百密一疏这种东西,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包括将来的她身上。

    但是作为刚刚从镇魔山离开,那个只能够控制小细节的地方离开的她,却是不会就这么快违背习惯,犯了近乎幼稚的错误。

    樛木状似不敢置信的看着忧邅真君,“师兄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是从妖族的领地离开的啊……”

    其实忧邅真君也只是下意识地问一问,如果是其他的理由,按照他这个思路下去,可能真的会怀疑上樛木有什么秘宝,但是提到了妖族,他就放下了怀疑。

    最了解自己的恰恰是敌人,虽然鬼修和妖族算不上是敌人,只不过经常有利益纠纷的情况,所以在知道他们圈养的灵童不能够修炼的情况下,他还真的没有怀疑樛木话里的漏洞,但他不知道原则这种东西破碎起来也是挺容易的。

    这样的对比可是比不上人族,还会知道让阙云宫的宗主跟妖族的妖尊做交易,他们只知道一些大家都知道,并且保持的挺久的东西。

    妖族圈养的灵童,人修不承认这是同类,是一直让鬼修讥讽的。

    鬼修是把将死不死的灵童当成自己的同类的,虽然只是预备役,在没有成为鬼修的情况下,对于这种事情也是视若无睹。

    但他们也不管的情况下,却也不妨碍他们对于人修的嘲笑,毕竟没有死就算不是鬼修,这是真的,生死之间转变的是一个种族,但没有修炼过的凡人,就可以自欺欺人当不是同类?

    忧邅真君想到从人修手里挖来的天才们就想要笑,他作为阴魂殿的宗主,即使对于自己应该尊崇的地位看得很高,但也不妨碍他的敬业,对于自己阴魂殿内,有将近多少是从妖族手里来的天才,他还是知道的。

    “师妹不要说了,一切师兄都知道!人族实在是无耻之尤!都是活人哪里分什么蝼蚁,见自己的族内幼童被妖族所虏,为了不损失力量竟然视若无睹!”

    想到占了很大便宜,也不适合让那些修为还低,没有恢复记忆的天才们知道,让他们惹麻烦报仇的事情,忧邅就接口并且马上转移话题道。

    “不过这些到底都是过去的事情,以后为了阴魂殿的安稳,还是不要说你的来历为好。”

    樛木垂眸遮挡住眼眸里的情绪,乖巧的点头,“知道了。”

    看着微微低头的女孩,柔顺的比起黑色要浅淡上不少棕色的发色,忧邅忍不住用手揉了揉,手感还真的是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但不是忧邅真君什么时候有舔犊之心,只是对于他而言,樛木的身份可不单单是一个筹码,更是未来可以势均力敌的对手,四舍五入一下,就干脆有些把她当长老那一类存在看了。

    樛木身体微微一僵,感觉心跳都漏了一拍,她刚刚是真的以为忧邅会一掌打过来,拼尽全力才控制自己没有逃跑,只不过她现在心却僵硬的厉害,直到忧邅把手放下来后,才能够再次自如的跳动。

    忧邅朝老妪示意让她把放在架子上的测灵盘拿来。

    “师妹,你虽然是测过灵根了,不过我想灵根的浓度,应该是没有测试过,还是重新来一遍吧。”

    樛木看着散发着微弱的,但是在阴魂界内也算得上是显眼的测灵盘,感觉这要比当初记忆里的测灵盘要高级的多。

    ‘这应该不会测试出我的体质吧?’

    这个念头让樛木心里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毕竟如果真的测试出来纯阳之体,就会把她已经想好的计划全部的打乱,忧邅真君可不会这么好心的给她隐瞒下去。

    一开始樛木会说出她是从镇魔山上来的,也是因为每年都不知道要死上多少有灵根的幼童,虽然现在魂丹期的修为不算是什么,但是按照鬼修形成的条件,也是不会想得出她就是纯阳之体,这么好的筹码不用就可惜了。

    “师妹在担心什么?测灵盘没有什么危险。”

    听到忧邅有些疑惑的声音,樛木不再迟疑的踏步上前,把手放在了测灵盘上,‘不管怎么样,还是赌一把吧,相信一朝身死,重新做人?’

    见樛木没有迟疑的把手放在了测灵盘上,忧邅也是把他刚刚升起的疑惑给放了下去,‘不管怎么样还是先看测灵盘的反应吧。’

    测灵盘原本散发着的微微白光,一下子就被象征着木属性的绿光给取而代之,满室的盈盈绿色,甚至都要透出到了外界。

    “木灵体,这真的是太好了……”

    忧邅有些兴奋的看着象征着木灵体的测灵盘的反应,普通的即使是单系木灵根,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征兆。

    虽然他有以后会和樛木争锋相对的想法,但是现在还是这种又从人修手里捡了便宜的想法占据了上风,让他有了一瞬间真切的喜悦。

    樛木微微睁大了眼睛,她的身体有了什么变化,她真的是一点也不知道,她一直以来唯一可以知道的,就只有魂力和识海。

    现在身体是真的没有了,以前肉身是不是还存在她都不知道,灵魂就是她在阴魂界可以依存下去的身体,如果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就有些麻烦了。

    “师兄,木灵体是什么?”

    “天底下不知道存在了多少种灵体,现在的单灵根就称得上得天独厚,但是恒古不变的,却是拥有灵体者皆为“天道之子”,修行一路上比起常人不知道要顺利多少倍,得道飞升者也大多为灵体者。”

    听到忧邅真君有些难掩兴奋的声音,樛木有些哭笑不得了,这么看来其实她的运气一直以来都不错,灵体这种存在还给了她拥有两次的机会,只是第一次她没有守住。

    不过被白饥馑捡了便宜,她也是心甘情愿的,但这一次她却一定会守住的!

    感觉到忧邅真君越发复杂的目光,樛木面对他一直都是微微低下的头,也没有抬起来,就像是感觉不到这如芒在背的目光一般。

    樛木知道比起普通人来说,修行对于她一直以来都不是什么难事,活下去才是最困难的,木灵体是属于锦上添花的东西,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却只能够让她更加的被人嫉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