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鸽派?
    焚心阴火对于鬼修的杀伤力是巨大的,曾经面对过它的忧邅自然是感触很深。

    不过也不知道是故意遗忘,还是真的认为樛木会死在焚心阴火的手里,所以他之前干脆就有意的把它给忽视了过去。

    而现在一想到焚心阴火,忧邅的脸色就变得很差,即使他不认为一个魂丹期的焚心阴火,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但有焚心阴火的樛木有很大的几率会赢,忧邅也是突然间意识到了这一点,而既然她有可能会赢,就没有必要现在就把铺起来的网收起来,还是需要把外界的妨碍阻开的。

    “有了焚心阴火,确实是不需要担心了,不过时间也是所剩不多,师妹还是先去好好修炼吧,多熟悉一些术法,我会让老妪把你权限内的功法都拿过来的,功法大殿也是没有必要去了。”

    虽然是在下逐客令,但这应该是到目前为止,忧邅最真心的话了,樛木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点。

    “那师妹先告退了。”

    ……

    元洲大陆有阴魂鬼域的人操控形势,那么阴魂鬼域自然也是有元洲大陆的间谍的,这是双方心照不宣的事情。

    毕竟有一件事不承认也不行,间谍真的是再好用不过得了。

    他们没有彻底的背叛转换阵营的时候,就是手里最好的手下,因为一个好的间谍,为了走到高位,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就要比所有人都尽心尽力、没有私心的做事。

    “这是太丝丫头传回来的消息?”

    华元峰之巅云气涌动、仙鹤越空而过,一片仙家景象,阙云宫宗主华霄真君微微皱眉,他倒不是对于太丝有什么不满的,只不过这个时候有阴魂界的消息传过来,总是感觉不太美妙。

    阴魂界的小动作做得比较隐蔽,反正他们收的大多只是一些妖修的阴魂而已,毕竟人修如果没有防范,不靠特殊的功法以及武器,根本就没有可能发现鬼修存在的。

    看完太丝传回来的消息,华霄惊怒交加的喊道,“竖子尔敢?!!”

    “师兄怎么了?太丝传来消息无论怎么样,也是应该要开心些才是,到底是我们阙云宫对不住她。”

    一身蓝色宫装气质温柔如水的美妇人,不解的看着华霄问道。

    华霄原本就要沸腾而出的怒气,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刻却是克制了不少,转过来看着女子解释道。

    “师妹,阴魂鬼域那群早就应该轮回去的孤魂野鬼,竟然敢在我阙云宫身后当那黄雀。”

    迟露美眸里带着有些忧愁的看着华霄,她其实是很同情鬼修的,是在阙云宫里难得的想要鬼修成为法修一支的存在,但是她们这样的人,却一直以来是少数,少数人在宗门内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因此即使华霄是她的道侣,也不会听她的劝解,不过即使华霄不打算听,迟露还是老生常谈道。

    “师兄不要这样,其实鬼修一开始也是人族,如果我们现在愿意承认他们,他们也依旧是人,为什么就不能够待他们稍微宽容些。”

    “让鬼修早入轮回,就是让他们魂飞魄散啊!”

    迟露眼睛里说着说着还起了些泪花,她是走极情道的人,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轻易根本就不会有一点的改变,毕竟什么时候真的改变了,离入魔或者身死道消也不远了。

    华霄看着迟露梨花带雨的样子,明明是他爱极的,修仙界难得真正温柔如水的女子,却是感觉到了烦躁,这样的事情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了,她就不能够再乖巧些,学会夫唱妇随吗?!

    但即使如此因为已经习惯了哄她,也因为迟露的母亲是阙云宫的太上长老,让阙云宫可以成为正派之首的存在,合体期的老祖壬水尊者,华霄还是说道。

    “好了,你说得对还不行吗?不过现在即使叫他们来,他们也不会加入,师妹你啊!就不要再发好心了,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根本就不值得。”

    迟露可以感觉到华霄隐藏在和声细语表面下的不耐烦,但是这却不是让她感觉到心痛的,毕竟她也知道事情可以可一可二,但是次数却不能太多了,对于她再提这件事情,他感觉不耐烦,她完全可以理解包容。

    虽然主要原因是因为华霄,从来没有把迟露的话听进去,她才会说那么多次。

    真正让迟露感觉世界颠覆的是,华霄竟然跟一些让他们不屑的伪君子一般,颠倒事情的是非黑白,做错的事情得认啊……

    明明一开始是修仙界前辈陷害的鬼修,他们现在不愿意加入完全是情有可原,但这不代表他们不能够用诚心,再一次唤回他们,结果……

    迟露怔怔地看了华霄一会,就招出飞剑头也不回的乘风而去,无话可说,不如不说。

    “师兄?师兄?你不要跟迟露师姐生气,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性子,主要也是因为有壬水老祖的保护。”

    谭江一直跪在地上请罪,见华霄身上的气息,有些隐隐的阴沉下去,却还是出声提醒道。

    他一直以来都想要把女儿养成迟露师姐如水般的样子,但是无奈他没有壬水老祖的实力,还是让云华见到了修仙界的黑暗。

    现在眼见着华霄要对迟露生气了,担心他们之后会闹冷战,他不由得劝道。

    华霄本来就是因为对于壬水老祖的顾忌,所以一再的忍耐迟露,不然再貌美,一直以来意见的不统一,早就够让他不再忍耐下去了。

    再次被甩下去的怒气让他的心情很不好,听到谭江的那不如没有的劝解,简直分分钟就要迁怒到他的身上。

    但想起谭江还要给他的女儿云华保驾护航,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这种真心实意的保镖不好找,他还是忍耐了下去,再一次扯出一抹如沐春风的笑容。

    “我自然知道师妹一直都是太好心,这也是我一开始喜欢她的理由。”

    眼见着跪在地上的谭江脸上欣慰的笑容,华霄不由自主的在内心冷笑了一声,但是却还是一本正经,做好一个好师兄的说道。

    “不过……你先站起来吧,谭江你打算怎么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