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次任务—丧尸巢穴
    “喂,醒醒?谢衍?谢衍?小衍衍?”呵呵...小家伙真是沾点白酒就倒啊!

    程明哲抱起他轻轻的放在床上,他穿着米色的睡袍,腰部系带那里被他醉酒时磨蹭的松了,半个胸膛都暴露开。

    “到底是没忍住啊!”程明哲解开衬衫的扣子,把衣服仍在屋子里的椅子上,把裤子脱了也仍了在那,他来到床上把手伸进睡袍里,轻轻抚摸着他的背脊。眼睛有些泛红,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暴走。

    “程明哲,你这样太怂!”程明哲猛地清醒,脸色十分难看的把手拿了出来,只是抱着他不在接着动作。

    ‘呵,我的男孩实在是太迷人了。早晚你都会是我的。’

    半夜醒过来的谢衍见程明哲光着半截身子躺在他旁边还当真吓了一跳!‘不会是自己喝多了缠着他把!’扫了眼身上的衣服,‘还好还好...’

    “早上起来还要上班呢!”谢衍起身来到客厅,开了灯见餐桌上一片狼藉,只好默默的收拾起来。

    他这边起来收拾,程明哲也跟着起来了,从他的衣柜里拿了件睡袍套在身上,来到客厅打开自带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

    “你怎么半夜起来工作?”

    “反正又睡不着。”

    “好吧...”其实他也睡不着了,但是不知道干些什么好,自从进了那个灭世的救赎游戏,其他游戏感觉弱爆了,完全没有吸引力!

    这个游戏哪都好,就是别的游戏要钱,这个游戏要命啊!唉!但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想玩,而且游戏里面学到的知识竟然能带到现实!哪里有人能拒绝的了。

    谢衍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程明哲摆弄电脑一直没停。‘从这个角度看哪个混蛋还真是很帅呢!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纯色的睡袍下是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此时的他跟在外面看起来不太一样,浑身的冷气好像因为舒适的环境全部收敛起来,没有那么遥不可及。

    程明哲像是察觉到了视线,本来有些锐利的目光瞬间柔合了下来还带着点点星光,“呵,你看看你的姿势,跟点点真像!”

    “你才像!”点点是他家人养的一只哈士奇,浑身透着股呆傻劲儿!

    ......

    谢衍本周的工作相对不忙,况且一到周五他就偷偷给自己放假了。晚上回到家打开电脑,在一个锁着的文件夹里点开了游戏图标,开始登陆游戏。

    这一周她可都没登陆过,主要是担心出什么事没有时间缓冲。

    叮——检测玩家中...

    叮——正在链接中...

    踩着星阵,谢衍再次进入游戏的小黑屋中,屋内跟上次离开时一样,甚至连一丝灰尘都没多。

    打开商店搜索除疤的药,发现还真有。

    100游戏点

    喷洒后三十秒内去除疤痕

    描述:天哪!我只是去疤的,而不是什么治疗性药物!

    等这次任务回来再买它!

    谢衍点开中央屏幕下方的开始任务按钮。这个按钮红色的十分显眼,并且每次任务做完后都会暗下去,冷却三天后可以再次登录。若玩家三天后不登录,那么下一个三天也就是第六天前一个小时系统会强制使玩家进入游戏!

    他也由此知道这个游戏十分可怕!但即便如此还有很多人想要进入游戏,因为里面存在巨大的利益!这款游戏被现实世界的人成为地下恐怖!由于游戏玩家都怕被暴露身份,所以知道游戏的人寥寥无几。

    搜索成功

    介绍:一个月前阿德尔堡很倒霉的陷入病毒危机中,不少无辜的人民感染病毒变成行尸走肉袭击人类,场面血腥和暴力,仅有一半不到的人类成功逃出。现在阿德尔堡被全面封锁和镇压,但是由于兵力不足,现向各界寻求支援

    叮——主线生存任务已提前发放;

    请玩家准备进入副本:

    时间倒计时已开启:180秒

    ‘生存类任务?那岂不是挺难?’谢衍抓紧时间在商城买了把□□和几盒弹夹防身,花费350游戏点。

    又买了一本基础枪械知识技能书200游戏点,一瓶抵抗病毒的药剂50游戏点。一瓶治疗药剂100点。

    f

    e

    游戏点剩余:250

    因为之前还没了把指纹锁花了50点。

    谢衍看着250点游戏点有些郁闷,只不过屏幕上显示的倒计时时间已经仅剩2秒、1秒

    玩家正在进入游戏...

    谢衍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在一个脏兮兮的房间里。墙壁灰扑扑的,室内几个陈旧的家具,地上还有干涸血迹。

    透着窗户发现自己在一所老旧小区里,外面还有几个零星丧失漫无目的游走,整个场景都十分血腥荒凉和绝望。

    谢衍从游戏的背包空间拿出基础枪械知识技能书使用,技能书消失后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掌握了枪械的基础知识和使用枪械的经验。

    谢衍拿出手-枪,糟糕的发现自己没有消-音-器,那么手-枪的声音一定会引来丧尸的。绝对不能随意使用。要在这里生存七天,自己的格外小心。

    谢衍在屋子里检查和收集能够使用的东西,这个房子破旧,并且门都坏了根本不是久留之地。在屋子翻找半天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找到几件干净的衣服。看来屋子里能用的水和食物早就被别人拿走了。

    谢衍打算把这几件衣服放入游戏背包里,因为他这几天不一定会用到什么,有可能衣服被抓的破烂或者其他遭遇这些都需要衣服的,然而事情不没有他想的那么美好。

    叮,此物品无法放入游戏背包。谢衍又试了一次发现依旧失败。

    他把衣服放回柜子里,手提着枪小心翼翼的走出这个房间,在其他屋子搜索物资。

    运气不错,谢衍在这座楼里的一个床底下搜索到了一瓶干净没开封的纯净水,在一间没怎么被破坏的屋子里找到一件崭新的薄毯和一个成人的双肩背包。他把水和薄毯塞进背包里又翻到到了一把消防斧。可惜所有东西都放不到游戏背包里,也不可带出此副本。

    这么折腾一会儿,他都有些饿了,必须要出去找些食物了。谢衍手里抓着斧子,枪在游戏背包里保证自己很方便就能拿出来,他小心翼翼的下楼,下楼时先看了眼楼上的楼梯,免得楼上偷偷下来丧尸,袭击后背。

    游戏里现在是阴天,外面光线不足,整个楼道也都比较昏暗,谢衍也不确定现在的时间是几点,因为他游戏经验不足,刚才搜索东西的时候也没注意到屋里的钟,更别说注意时间了。此时快要走出楼道了才想到这个问题也不好再折腾回去。

    有可能第一次副本任务都不算太难,所以他到现在还没正面遇到半只丧尸。可是若走出楼道那就完全暴露在外面了,很容易被丧尸发现。

    谢衍贴着墙壁把脑袋伸出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丧尸,不巧,不远处还真有一只,看衣着生前大概是一个年纪挺大的阿姨。那丧尸背对着他,正好挡在了他要去搜索物资的下一个单元门口。

    谢衍有些犹豫,他担心那楼口里还有丧尸,所以没往那走进,反而是把楼道口那一个垃圾盒子拿在手里往那丧尸身边扔去。

    那丑陋的又恶心的东西听到声音后转过身子,不过以她现在的大脑还猜不到这东西是怎么过来的,只好在四周乱走!

    谢衍听见脚步声判断出她马上要走到他附近,举起斧子给自己打气‘这东西到底是人感染的病毒,还不至于什么钢筋铁骨,不过是不知疼痛的傻瓜罢了——

    我只要克制住对他害怕的心理,不难对付。

    ‘来了。’谢衍后背紧贴着墙角,保证那家伙就算进来也不一定第一时间发现他,他还不忘看了眼楼道上有没有出现危险,发现还算安全后,紧绷着身子举着斧子在门口那家伙买着一只脚进入楼口的时候,谢衍不禁屏住了呼吸,还没等丧尸完全进来,谢衍一斧子就照着她的身上劈过去,丧尸整个胸口直接凹陷下去,还滴出十分刺鼻的液体。

    丧尸不知痛为何物,发现了谢衍后嘴里淌着腐臭的粘液,跟疯子一样朝谢衍扑来。

    谢衍他不是不想劈脑袋这种致命地方,但是脑袋的目标太小,他怕失手。

    见丧尸扑过来谢衍举起斧头狠狠的往她身上砍,不过几下子就把她劈倒下了。那丧尸见肉到嘴边吃不到,不禁嘶嘶的怒吼,好在她声带应该也是腐烂的,声音不大。不然这么一吼怕是整个小区的丧尸都听见了。当初那么多人遇难,怕是当时丧尸声带还没坏透是一个原因吧,招惹的一个引来一群,封闭空间还好,开阔地方几个人还能跑得掉!

    这家伙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还惦记这要咬谢衍,谢衍一斧子劈在她脖子上,又疯狂的补了几下,这肮脏的东西终于死透,同时谢衍也出了一身冷汗——

    这恶心的家伙,真特么倒胃口!他在这边厮杀丧尸到底还是有些声音,只不过只有周围才能听得见。谢衍走出在楼口探头探脑发现没有丧尸过来,又扔了一个垃圾到不远处的楼口,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东西出来便小心翼翼的往那挪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