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21 章
    谢衍从旁边的书架上随意拿了本杂志在座位上翻看,没一会儿服务生上了杯热茶过来。

    茶水还有点热,谢一边翻着杂志打发时间一边小口小口的抿了抿茶水。

    这时旁边桌子上传来不合时宜的声音。

    “抱歉,我不喜欢你!”谢衍旁边的桌子旁坐着一个时尚可人的女孩很认真的对她对面的男人说道。

    “没事,你慢慢会喜欢我的!”男人长得有点刻薄,穿的也有点邋遢,一双眼睛总是喜欢四处乱飘。

    “你能离开吗?你这样尾随我,我要报警了!”女孩见说不通,神色冷漠,表情也十分坚决。

    “那你也没告诉我,你为啥不跟我在一起!”男人在一旁自以为是的为自己发声。

    “没什么,我不喜欢男人行了吧。”女孩有些无奈,对于这个纠缠他的男人十分厌恶,明明都说的十分明白了,也不知道对方脑回路怎么构造的,天天骚扰自己。

    “你不喜欢男人?那一定是因为你没有尝到男人的好,嘿嘿。”

    女孩完全不想理会这人,起身打算走。

    男人也跟着起身试图拉着女孩。女孩十分警惕的闪开了,一脸心惊肉跳。

    谢衍看不下去了,这特么哪里冒出来的猥琐男啊,哪个女孩被恶意尾随能不害怕?他上前站在女孩旁边对那男人说道“我兄弟对你这种类型很感兴趣?”

    旁边的女孩本来还有些惧怕那男人,见谢衍来帮她心里没那么害怕了。

    那男人脸上带着不耐烦和隐藏着的嫉妒,觉得男人长成谢衍这样就是小白脸是罪人,只有长成他那样才是栋梁,十分轻蔑的看了谢衍一眼,装腔作势道“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谢衍玩味的笑笑,把他的话原路返还:“哦?是吗!那你一定是没尝过男人的好?”

    女孩听谢衍这么说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这是她最近几天担惊受怕后第一次笑。

    “小子,你找茬是不是?”猥琐男恶意满满的看着他。

    “怎样?”谢衍在游戏里面历练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把这个猥琐男放在眼里。

    女孩在一旁轻轻拽了谢衍一下,这个男孩长得阳光俊秀,这样的男孩怎么可能斗得过对面那个恶心的家伙。她心里不安还带着连累他人的愧疚心,万一对面那个混蛋的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可怎么办才好。

    谢衍冲女孩笑了笑,把包递给女孩,拉起女孩一起走出去。

    女孩心里一松,只要离开的那个混蛋猥琐男一定范围就感觉安全不少。

    猥琐男见两人要走,心里急了,跳脚的往谢衍后背打一拳。

    谢衍对于这个背后偷袭的一拳完全没放在眼里,回身接住一个用力就把他手腕卸了。

    “啊..!混蛋!你竟然打人,我要报警!”猥琐男怒目的瞪着他,一副吃人的模样。

    “呵呵,自我防卫,你去报警吧,没人拦着你。”

    男人一脸恶毒的看着谢衍,放狠话道:“哼!你给我等着。”

    谢衍完全懒得理他,学着程明哲最标准不屑的一个字嘲讽他“呵...”然后跟女孩往门口走。

    女孩一脸崇拜和感激的看着他道:“谢谢你,没有你我今天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就因为这个男人我工作都辞了,今天打算离开这座城市去别的地方。”

    谢衍笑笑“那我祝你好运啦!”

    两人走到门口,谢衍停住了脚步,女孩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怎么啦?”

    “我朋友到了,你先走吧,免得那男人追上你。”

    女孩也知道今天特别麻烦人家了,也不好意思多问,顺着谢衍的目光看了他所说的朋友一眼,愣了愣道:“那我走啦,再见!”

    “再见”

    女孩走了不远来回头看了一眼,果然优秀的男孩身边的朋友也同样优秀。那男人一身高级定制,一看就知道是那种金融杂志上的成功人士。

    程明哲脸色阴沉:“别看了,人家走远了”

    谢衍不紧不慢“我知道,我不是怕她有危险吗?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好人做到底’嘛!”

    程明哲看着他不露声色道“哦,什么叫做我兄弟对你这类型感兴趣?”

    “咦?你什么时候到的?”谢衍假装没听明白,强自镇定的问道。

    程明哲斜瞟了他一眼“就是你说这句话的时候。”

    谢衍的表情有一瞬间跟吃了翔一样难看,自己太作死了。他下意识往之前的座位处看了一眼,见之前那个男人端着手腕从另一个小门离开的怂样,又不屑的瞟了一眼,心里暗道‘只会欺负女人的孬货。’

    谢衍见瞒不过,眼神飘忽,不动声色的说到:“我那不过是随口说的,可没说你?”

    “难不成你还有其他兄弟?”程明哲眼神危险的看着他。

    这都哪跟哪?“怎么可能?我兄弟就你一人好不好?”

    程明哲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谢衍“......”所以说又绕回去了么?

    程明哲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一大早就要遭受这种诅咒简直了作孽“走吧,先把你的正事办了!”

    谢衍自知理亏,之前面对猥琐男的强大勇气就跟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瞬间瘪到底,秒怂的跟在程明哲身后上了车。

    谢衍上了车后,饮品店拐角的阴影处,猥琐男嫉妒的盯着谢衍上的车,嘴里面骂骂咧咧“臭婊|子,拜金女!怪不得看不上我,原来是早有老相好的,md贱|货看上人家钱了!骚|逼......”

    有些人的精神世界如同肮脏的臭水沟,不管阳光怎么照射他都不能驱散他身上的臭味!自己脏的同时也会把一切跟他不一样的事物与肮脏联系起来,无可救药。

    就如同鲁迅先生所说: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唯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

    车子穿过市区,在一个比较偏僻的郊区停了下来。

    谢衍摇下车窗,“这个地方空气不错啊!那还有山呢!”谢衍看着前方郁郁葱葱的小山,和四周大片的绿化由衷的感叹着,这地方房价肯定不便宜。

    “里面不少老年人住,给你介绍学习武术的就在这,你好好表现吧。”

    “卧槽,你这可真大手笔,学费多少钱啊?”谢衍炸毛,太贵的话不去了,他可没那么多钱,又不想求救家人,免得他们老管着他。

    程明哲此时心情不错,眸子里荡漾着笑意,微微勾起嘴角揶揄道:“才想到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晚了点。”

    谢衍着急的问:“快说快说,到底多少?”

    程明哲轻咳一声,见逗弄的差不多了才慢条斯理的说:“免费的。”

    “免费?那也不是谁都能去的吧,岂不是要搭你的人情?现在人情债多不好还,我可不去了。”谢衍犹豫,多大能力多大人情,谁的人情不是用在刀刃上?

    程明哲见谢衍维护自己,心里格外舒坦,“放心去吧,已经还完了,就是没事让我也过去切磋切磋。”

    “你学武的地方?”谢衍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带着好奇问。

    “算是吧..”

    车开了进去停在一处小庄园前,片刻之后,门卫打开道闸杆,车子才能开进去。

    “你今天是打算一直陪我了?”谢衍偷偷眨眨眼问道。

    “我也好久没来了,顺道过来看看。”

    谢衍过来学武在别人看来是面上学武,而且年纪也大,去了之后跟大家一起练罢了,人家根本没提拜师的事情。谢衍也不在意,他也不想拜师,时常过来练练就行。

    程明哲到了之后就没再看见他了,他去了一个屋子里跟别人叙旧,中午一起在这里吃过饭后,谢衍就不情愿的被程明哲带走了。

    他根本就不累,再战两个小时都没问题额....

    “今天怎么这么急啊?我才练了两个小时。”谢衍跟在他身后,摸不到头脑的样子,这不太符合这家伙的作风啊。

    “初学无需太久,这次来主要是带你认认门。”

    “啊??那..我接下来去哪?”谢衍快走几步追上他。

    程明哲把手臂搭在他肩膀上苦恼的说道“点点在我公寓里早上忘记喂了。”

    “噗..哈哈。那点点还不得把家拆了啊!”谢衍幸灾乐祸,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即将掉入一个大坑。

    程明哲轻轻抿了抿性感的唇,看了他一眼后也跟着笑道,“呵,不然你以为我为啥没让你走?”

    谢衍反应过来后不可置信的道:“你这是找免费的家政啊喂!我就说你咋这么好心在那里等我...”

    程明哲挑挑眉头不置可否,仿佛刚才吐出那句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谢衍一脸愤愤然的甩开他的胳膊:“你这是挟恩图报,我是不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的,ba ba ba....”

    程明哲笑的莫名;“淫威之下 呵呵呵....”

    回去车程中基本都是谢衍在一旁吐槽,程明哲偶尔搭腔,每一次搭腔都能让谢衍炸毛,这货实在太凶残了,噎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下了车谢衍苦着脸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现在走还来得及不?”

    程明哲右手揽着他的肩膀强制性的把他往前推,并且在他耳边得意洋洋的说道:“晚了!”

    谢衍咬牙切齿:“你这么□□!专政!霸道!你家员工知道吗?”哼,你这混蛋离我这么近,不知道很暧昧吗?直男癌果然无药可救!

    “到了,你先进去。我在外面吸根烟。”程明哲的手指按在指纹锁上,门叮的一声开了后直接把谢衍推了进去,然后又关上门。

    “你这混蛋竟然偷懒?啊!点点你别舔我脸.....”

    程明哲拿出烟,打算吸一根平复一下身体上的躁动。就听到谢衍那家伙在屋里鬼哭狼嚎的喊“程明哲你再不进来我要被你家狗日了!”

    程明哲烟都没得抽,打开门后说道:“我都没日,凭什么它日啊?”

    “你还在说风凉话,你看这只凶犬使劲拽我裤子,都快要撕坏了,太凶残了,太凶残了.....”

    “点点,你不想吃饭了是不是!”程明哲皱着眉一身强大的气场训斥点点。

    点点这家伙惯会见风使舵,它见程明哲脸色不对,立马松开谢衍的裤子摇着尾巴去程明哲面前讨好卖萌。

    谢衍任命的开始收拾被点点弄乱的客厅,程明哲那家伙一直在喂狗也不来搭把手,美名其曰看着点点免得它捣乱。

    这就算了,没事还总指挥。

    “喂,那边还有狗毛,用吸尘器再清理一遍。”

    谢衍嗤之以鼻:“谁叫你把点点带过来的!有狗在能没有狗毛吗?”

    谢衍干完活摊在沙发上吐槽:“程明哲!你这个万恶的资本家,我幸亏吃了饭,不然累死了。”

    程明哲微微扯了扯嘴角显示他的好心情,挑着眉逗弄他“可不是嘛,还省了顿饭呢!”

    “啊!你这混蛋,老子跟你拼了!”谢衍见程明哲无耻直接扑了过去。

    点点这家伙脑子也不知道怎么长的,竟然以为谢衍扑它,矫健的从沙发上跳了下去,躲开。

    谢衍简直毫无遮挡的扑到了程明哲身上,面部朝下顶在了他小腹上....

    点点见成功躲开后又机灵的跑了回来,两只前爪搭在谢衍后背上,还用力按了按。

    本来打算起来的谢衍又再次趴了下去,他满脸懵逼,咦?为什么感觉嘴唇好像碰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

    程明哲脸上神色莫测,一脚把谢衍踢开了,他要疯了好吗?

    被掀翻在地的谢衍表示血槽空了,“你这混蛋不能轻点嘛......”

    回应谢衍的是卫生间的关门声...

    作者有话要说:  大肥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