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佣的女儿】
    余晔捏着笔记本的手指无比用力,冷冷地看了陶音一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班里不少人都没想到陶音真的能对余晔下脸子,一时间都唏嘘无比。

    “陶音,你不喜欢余晔了吗?”夏柠小心地问道。

    陶音一边看着江浩杨的笔记一边回答她:“不喜欢了,以前我眼瞎你怎么也不提醒我。”

    见她神色淡淡不像是假装的夏柠就放心了,小声地凑过来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余晔,不就是成绩好吗一天到晚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论家庭背景,夏柠自认为自己比他有钱多了,也没像他这么摆谱啊。

    陶音捏捏夏柠的脸,笑得娇俏:“就第五名的成绩前四名还没嘚瑟呢他倒是高调得很,我不喜欢这种人,况且他长得也不是我的菜。”

    陶音抽空看了眼正襟危坐的余晔,当初你当面给我难堪,今天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你也尝尝这种被人落了面子,伤了自尊心的滋味。

    陶音不知道余晔能不能想起他当初是怎么对原主的,不过无所谓,从今天开始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就正式一笔勾销了。

    虽然是叶楠单方面的赌约,陶音也打算做到最好,晚上回去就在别墅门口看到一辆崭新的自行车,是庞敏买的还是田芳掏的钱,陶音不想再过问,问了也没用。

    写完了作业就开始看江浩杨的错词本。书本上的内容挺简单的,但具体的题目她还没有做太多,正好趁机看看查缺补漏。厚厚的笔记本来回二十分钟就翻到了最后,看完了陶音心里也有了底,英语按照这种难度她的确不用担心考不好,剩下的这段时间应该重点把精力放在其他科目上,还好其他几科原主都还不错,再加上陶音自己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短时间内能消化完。

    对考试有了大概的估测陶音反而放下心来,一松懈下来就注意到旁边愁眉苦脸的田芳。

    “妈,怎么,出什么事了吗?”

    田芳正在打毛线,闻言放下了手里的活:“少爷突然又说不回来了,只有陆行少爷一个人回国,这不刚刚饭桌上夫人和先生又不高兴了吗。”

    “陆行要回来?”陶音对田芳提到的这个任务有些感兴趣。一来是因为陆行就是最终摧垮白家的幕后黑手,二来,陆行也是她前男友的名字。

    当初在原主的记忆里搜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也很无语,不过很快就释怀了,陆行这个名字太大众,再说原主的名字也是陶音,再出现个陆行她反而没有太惊讶。

    脑子里的资料有限,可提到陆行回国应该是在两年后呀,怎么现在就回国了,难道是提前做好了收购白氏的准备?

    说起来陆行的父亲也是陆氏集团的掌门人,后来车祸去世,陆行就被父亲的好友白盛天抚养,陆行继承的陆家资产有一半以上是白家在帮忙打理,可以说白盛天这些年能在商界平步青云也离不开陆家的帮助。白盛天为了安抚陆行,在白曼曦小时候就做主给她和陆行定了娃娃亲,最后陆行挖到了当年他父亲车祸与白盛天脱不了干系的真相,白氏在陆行的一手策划下破产,他未婚妻白曼曦似乎也以悲剧收尾。

    陶音对白曼曦没有多余的同情心,但是陆行倒是有点意思,她盼着对方能早点对白氏出手,好让她带着她妈快点离开白家。

    把课本又复习了一遍,这一晚陶音睡得很香,白家却不安宁。一家三口谁都会各怀心思的,几乎没次提到陆行的事就会起争执。白盛天一心想着让女儿和陆行好好相处最好最好能快点订婚,庞敏看在陆行背后的陆氏资产的份上也不会反对,但是她觉得钱只有抓在自己手里那才能算是自己的,像她,年轻时候嫁给了白盛天,当时一心扑在爱情上,手底下的资产全交给了丈夫在打理,每年连赚了多少钱她都不知道。不过白盛天对她大方,钱都是随便她花她才不会多想。陆行那小子从小她就看不透,可不像白盛天那样靠得住,她认为女儿怎么也要把陆家财产争过来一半才能嫁给陆行。

    至于白曼曦,她就是单纯得瞧不起陆行。任凭白盛天还是庞敏谁都没和她说过陆行多有钱,再加上从小陆行就是在她家长大的,她想当然地以为是陆行没有依靠了,这样一个窝囊废还想娶白家大小姐?真是痴人说梦。

    庞敏不好说得太明白,否则女儿要当她是在卖女求荣了,只提了几句让白曼曦好好和陆行相处,别看陆行现在住在他们白家,他毕竟是陆家的继承人。

    白曼曦听到了也不当一回事,陆家接班人又能怎样,谁不知道这商界是她们白家说了算的,一个小小的孤儿再有本事也比不过她爸爸白盛天。

    第二天早上,餐桌上一家人的气氛仍旧冷凝,白曼曦仿佛已经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不快,小口小口地喝着咖啡。

    “曼曦,今天下午陆行的飞机,到时候让司机送你去机场,”白盛天放下手里头的杯子朝女儿看了一眼。

    “凭什么?我不去,我今天下午约了同学出去做美容呢,您直接让司机过去接就好了嘛!”她不待见陆行,巴不得他永远不要回国,让她亲自去接?多大的脸啊!

    “曼曦!”庞敏见白曼曦顶撞丈夫忍不住出声呵斥:“你就照你爸说的做,听话。”

    “我不吃了!”见母亲也不帮着自己,白曼曦发了脾气,把杯子重重一掷,推开椅子就跑上楼去了。

    “我待会再说说曼曦,这孩子,越来越任性了。”

    白盛天点点头:“嗯,以后你少惯着她。”说完就起身准备去公司了。

    庞敏心里有些不舒服,总觉得丈夫最近似乎变得有些冷淡,无论是对她还是对女儿,可能是因为公司事情太多了吧,庞敏没多想,看到远远站在旁边的田芳,庞敏笑了笑。

    “田姐,曼曦刚刚没吃什么东西,待会你再送一份去她房间。”

    “好的,夫人,”田芳赶紧应下。

    白曼曦怒气冲冲地摔门直接躺到了床上,心里把还没见面的陆行咒骂了千万遍,本来就讨厌他,现在爸妈竟然还因为他训斥自己,心里把陆行直接打入了地狱。

    想让她去几场接他?做梦吧!

    一边在手机上和朋友抱怨着一边揉了揉肚子,早上没怎么吃,现在有些饿了。

    田芳就在这时敲了敲门。

    白曼曦立刻躺到床上,手机也扔到了一边:“进来。”

    田芳轻轻地踩在地毯上,束手束脚地走了进来,把餐盘放在了桌上。

    “小姐,您早上没怎么吃,夫人让我给您送了吃的上来。”

    “我不吃,你拿走吧。”

    田芳站在原地左右为难。

    “你怎么还不走,听不懂人话吗?”

    “小姐,您就听夫人和先生的吧,去机场接一下陆行少爷也没什么的,不用为了这点小事和先生置气,一家人伤了和气多不好。”田芳绞尽脑汁地想了法子劝说,一抬头就看见白曼曦冷冷地瞧着自己,一瞬间田芳觉得自己后背都汗湿了。

    “你算什么东西对我指手画脚的,别以为我爸妈让你住在我们家你和你那女儿就姓白了,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田芳已经好多年没被人这么露骨得训斥过了,从脸红到了脖子,一张嘴哆哆嗦嗦地解释自己没有这样的想法。

    “我知道我就是个佣人,陶音也是,我就是想着夫人一家都好好的。”

    “嗤,”白曼曦不再看她,等田芳端着餐盘木着腿往外走时又叫住了她。

    “小姐还有什么吩咐的吗?”田芳低着头,生怕又从白曼曦嘴里听到更让她难堪的话。

    “去把陶音叫上来,”白曼曦摸了摸指甲,看到田芳瑟缩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田姨你抖什么,我就是想让陶音问她几个学习上的问题罢了,毕竟她可以和老师打赌说这次考试要考到前五名的,不然就退学。”白曼曦没有夸大,本来嘛她就准备送点礼给叶楠,正好对方也讨厌陶音,两个人联手把这个讨厌的家伙赶走最好不过了。

    “什么?陶音和老师打赌?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吓我!”田芳骇然地摸了摸胸口,陶音的成绩她也不是不知道,考前五名,怎么可能呢?

    这下不用白曼曦催了,田芳几乎是把盘子一放下就跑去了自己的那件小屋子,陶音正低头写着什么,看见田芳回来叫了声妈。

    田芳复杂地看了女儿一眼,犹豫着问:“你是不是不喜欢现在的学校啊?”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其实她早就发现女儿不喜欢这所贵族学校,每天都是强撑着去学校,回来以后也看不见一个笑脸。田芳猜到了她肯定是在学校受了委屈,或许还和小姐有关,可是她这个当妈的却没有关心一句。

    她不敢问,就算问了之后,她也没办法给她的女儿做主。

    “妈你是真的不知道吗?”陶音放下手里写了一半的稿子,朝田芳看过去:“我记得昨天我才和您说过这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emmm………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30 21:07:52?未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02 08:10:03?

    元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7 17:42:53?

    还有仙女的营养液,因为月底清零了所以找不到是哪位可爱的啦,搬个小马扎在这里一并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