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猛料事主
    高辛瑾立志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女记者,理想虽好,现实却太过骨感。靠挖人隐/私,寻噱头争独家博版面的她,只能是个不入流的八卦女狗仔。

    干他们这行,嗅觉要灵敏,手脚要快,与线/人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也是必不可少,否则无料可挖,卷铺盖走人是迟早的。

    高辛瑾不想走人,在盲撒简历、处处碰壁后,这碗缺了口的狗仔饭她吃定了!

    顶头上司见钱眼开,  高辛瑾排除万难,拍下的第一手独家猛料打了水浮,扼杀在他的手中。

    狗仔头头让猛料事主重金收买,没有打赏卖力潜伏,冲在最前线的高辛瑾。别的工作室是分“赃”不均闹掰,她家这位倒好,“赃”款一字不提,只会画饼充饥:“高辛氏,辛苦了,加薪指日可待!”

    抠门抠成这样,还加薪?高辛瑾暗暗冷嗤,怕是蛇年鼠月遥不可及。

    女狗仔高辛氏所在的国家是一座半岛,地理坐标位于北纬38度以南,那里的人迷恋海上圆月,他们自称是月亮的后裔。

    恋月女青年是如何拍到第一手独家猛料,又是如何招惹上那位来头不小的猛料事主?故事要从东北亚商业计划说起。

    工作室收到线报,有位米籍华商空降半岛,密访东北亚商业项目的合作伙伴。头儿放话派遣任务,高辛氏和她的搭档开着一辆老旧款破车玩命追踪。

    高辛瑾发誓,他们是来捕捉正经新闻的,奈何误打误撞,拍到了桃色花边类。那位商业项目的发起人勾搭上了北米巨头的老婆,两人私会大玩地下情。

    好吧,对于嗑瓜民众而言,这个或许更劲爆,更有八卦价值。

    高辛瑾和她的搭档磨刀霍霍,激动得不得了,扬名狗仔界就算了,冲点业绩也是可行的。密照放出第一波,半岛风平浪静,境外早已炸开了锅。就在他们摩拳擦掌,着手放出第二波时,狗仔头儿使出夺命追魂call,一切终止。

    事主封口,狗仔头头敛财有道只进不出,任凭高辛瑾和她的搭档跑断腿半点福利也捞不着,两人颇为不满。

    挨坑不是一次两次,高辛瑾多了个心眼。她家是开烤肉馆的,生意惨淡、负债累累,为走出窘境,鬼迷心窍的她打起了密照的主意。

    猛料事主和北米巨头在境外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类新闻po到互联网,不良影响极大,那位巨头莫名其妙戴了顶绿帽,哪会善罢甘休?这些人,高辛氏得罪不起,干脆匿名将密照转手卖给其他网站,搞点现钱,解一解燃眉之急。

    高辛一家的燃眉之急是解了,为此,她惹祸上身。

    那天,高辛瑾早早收工回到烤肉馆帮忙,平时客源稀少,那晚居然坐了很多人。那些人满脸阴沉目露寒光,像是来打架闹事的。高辛瑾眼尖,认出了他们当中的一个,那人是猛料事主身边最得力的助手。

    高辛一家躲在后厨胆战心惊,两个打手模样的男人闯入,把肇事者高辛瑾拉出店外。她老爸老妈急了,冲出来扬言要报/警,猛料事主的助手操着一口生硬的半岛语种跟高辛瑾沟通,说他家boss有请。

    高辛瑾不傻,她做过什么心里有数,向家人交代了几句,强调不会有事要他们放心,然后故作镇定地跟着猛料事主的助手上车。

    车子七拐八拐开到了一座高层建筑的车库,米籍华商的助手架着高辛瑾下车。高辛瑾脑路运转,谎称内急想上洗水间,那人太过小看,明知她在耍花招竟然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洗手间有窗,高辛瑾攀爬,来个金蝉脱壳。谜之自信的她,自认甩掉了那些人,哪知,猛料事主的助手还是轻松地追了上来。

    女狗仔抖机灵,那人陪她慢慢玩,惊险之余带着一抹滑稽。

    后有追兵,高辛瑾慌不择路,沿着深不见底的巷子一路狂奔。耳边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怕被擒,她钻到一堆废弃的杂物中避风头。

    高辛瑾透过杂物缝隙,看到一群身材壮硕、行为粗鄙的大汉四处翻找,她不确定这帮人是不是那位猛料事主派来的,安全起见,不轻举妄动就对了。

    那群人当中,有个领头的大汉用一口流利的半岛语在叫嚣。显然,这帮人不是冲着她来的,高辛瑾按住心口,紧张的情绪总算平静了些。

    大汉话音刚落,一个中年男人从暗角里爬出。大概是惊惧过度,他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带头的大汉一声令下,他们抓走了他。

    藏在杂物堆里的高辛瑾,认出了那个中年男人。

    那人是南门世家的本部长李东顺,李东顺在南门世家身居要职,敢在他头上撒野的人不多。

    职业的缘故,女狗仔高辛瑾闻出了一丝猫腻。

    挖掘生鲜猛料,呈现商界大佬、娱乐圈人士的最新资讯是他们公坚传媒一贯的宗旨。急于立功的高辛瑾双目炯亮,伸手摸出了她随身携带的复古式微单相机,蓄势待发。

    这当口,女狗仔似乎忘了自己在躲猫猫,而猛料事主的助手正在追捕。

    高辛瑾钻出杂物堆,蹑手蹑脚地跟踪起那群大汉,他们拖着李东顺登上年代久远的危楼,她小心翼翼,紧随其后。

    不久,这群人抵达顶层。

    大汉估计是受人指使,有备而来。李东顺面如死灰,嘴里不停念叨:“放过我家人,请……放过他们!”

    “扑咚”一声巨响,如高空坠物,李东顺的身影消失在顶层。

    这群人戴着白手套,李东顺身上不会留下任何可疑的指纹。这是一片即将拆迁的旧宅区,监控早就去除。这帮人故意制造李东顺跳楼的假象,就算警察来了也无从侦破。

    到底是谁这么狠,非要置李东顺于死地不可?隐在残墙背面的高辛瑾,打了个冷战,那群大汉火速撤离,她腿软瘫坐在地。

    高辛瑾陷入惶恐,突然,猛料事主的助手揪住了她的衣领。

    天啊,莫非整个作案过程,他也目睹了?

    李东顺的死很蹊跷,高辛瑾推断,这事十有**跟恋月三大财团有关。

    “我什么都没看见……”高辛瑾害怕,语无伦次的话说了出来。

    “我也没看见。”那人否认,口径和她一致。

    猛料事主的助手夺过高辛瑾的微单相机,紧拽她下楼。

    重回那座高层建筑,米籍华商的助手押着女狗仔乘电梯直达顶部。

    见到那位东北亚商业计划的发起人,高辛瑾做贼心虚,供认不讳。猛料事主与北米巨头的老婆亲密拥抱,交头接耳是有的,而舌/吻、火辣限制级纯属角度问题。

    这事不能怪高辛瑾,出发前狗仔头儿再三警告,拐着弯提醒,挖不到料她和搭档极有可能要回家吃铁板鱿鱼烧。

    不肯吃铁板鱿鱼烧的高辛瑾为了顺利交差,无中生有,照片,巧妙地加工添料。

    高辛瑾鞠躬道歉,认错态度极好,在猛料事主的示意下,他的助手放开了她。

    **oss手持缴来的微单相机,漫不经心地摆弄。女狗仔忐忑,面无血色地低垂着脑袋。

    “西津洞……风疾无影……高辛氏?”猛料事主念着拗口的语系,嘴角微扯,道出高辛瑾的狗仔名号。

    “是的。”高辛瑾偷偷抹了把冷汗,点头承认。

    “不错,很敬业!”这位东北亚商业计划的发起人视线从微单相机上移开,落到了高辛瑾那顶棒球帽半遮半掩的脸上。

    “呵呵,过奖了。”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高辛瑾打着哈哈,言语闪烁。

    “想不想一笔勾销?”猛料事主背靠沙发,大长腿伸直,交叠,蹬在茶几上。

    “想。”高辛瑾抬眸,答得干脆。

    “那好,衣服|扒|了!”**oss两眼放光撂下狠话,微单相机对着女狗仔做出很不礼貌的拍照姿势。

    “别!”高辛瑾听了唇瓣哆嗦,脸色大变。

    “怎么,怕了?”猛料事主面露寒霜,声音低沉富有挑衅。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高辛瑾懂得。无奈,狗仔这碗饭实在是难以下咽,耿直的她经头儿洗脑,求生欲变得极其的强。人活于世,梦想还是要有的,女记者不够格,女狗仔又何尝不可?至少沾了一点儿边,慢慢来,一步步实现。

    猛料事主见高辛瑾慌张,一颗玩笑的心更甚,他猝不及防地站起,做势要扒/开她的衣服。

    高辛瑾惊吓过度,连连后退。

    女狗仔越是失态,**oss就越兴致勃勃。

    猛料事主逼至墙角,高辛瑾退无可退。情急之下,她不经大脑狠掐腿部演起苦情戏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诉从业辛酸血汗史。揭露他们家头儿是怎样的黑心,无耻无下限,为了吃上那碗缺了口的狗仔饭,为了提升业绩,她是怎样的谨小慎微,迫不得已。

    猛料事主两手抱胸,不为所动。高辛瑾愈演愈尬,快要撑不下去了。

    **oss直立,慧眼如炬,女狗仔的雕虫小技哪能糊弄得了他?

    “对不起,请放我一马!”高辛瑾没辙了,再次俯首哈腰,朝近在咫尺的猛料事主鞠90度的躬。

    两人靠得太近,女狗仔一整套做下来,本以为对方会倒退,腾出一些空间给她。不曾想,这位猛料事主不动如山,任由高辛瑾脑门撞向他胸膛,头上的那顶棒球帽歪过一边。

    此举,看着有一丢儿……

    狼狈?

    高辛瑾快速抬头,猛料事主手残,掀开她的棒球帽,乌黑浓密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四目相对,女狗仔尴尬,张牙舞爪誓要夺回。猛料事主玩心大起,硬是举高高,害她抓不着。

    高辛瑾遭到戏弄,脸一阵青一阵白,碍于自个儿做了亏心事,她站不住脚,极力隐忍。

    猛料事主见女狗仔吃瘪,爽朗发笑,略施“善”意地替她戴上棒球帽,末了大掌往她头顶一压,高辛瑾磨牙,昧着良心讲好话,一个劲的请求原谅。

    这位东北亚商业计划的发起人挑眉,耸了耸肩,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

    高辛瑾不管了,相机到手,迅速开溜。

    作者有话要说:  地名架空,路过的自行脑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