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仔 亮瞎路人眼
    中年美妇约狗仔头头喝下午茶,母子相聚,场面温馨。谁知,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美妇看到他,先是震怒,整理心绪后脸上恢复平静。

    “不好意思,这位置有人!”抠神公坚昱露齿一笑,很是客套地说。

    “就一会。”陌生人入座,不容质疑。

    “南门会长,有何贵干?”公坚昱端正坐姿,一副洗耳恭听样。

    “小昱,我是来……”

    “别,您身份尊贵,这称呼我受不起!”南门豁野开口,公坚昱打断。

    “我明白……”

    “您不明白,您要是明白了,就不会三天两头打扰我们的生活。”

    “寿宴那天,我一直等着你们……我希望……”

    “会长说笑了,那样的场合不敢高攀!”

    公坚昱讲话含沙射影,南门豁野见怪不怪,始终维持着平和。

    美妇不急不缓地搅动杯中的花茶,轻酌一小口,放下。从落座到现在,她一语不发,将这位不速之客无视了个彻底。

    这些年,中年美妇过得不好也不坏,身旁有爱人陪伴,恬淡而知足。这份恬淡,她很珍视,更珍视那个在她绝望时,带着暖意和包容与她相濡以沫的人。

    “南门先生,幸会,幸会!”

    美妇犹在沉思,一个声音自她耳边响起。声音的主人从邻桌拉来一张椅子,挨着她坐定。都是老夫老妻了,两人一见面就两手交缠,或许是这的暖气不足,声音的主人不停地揉搓妻子冰冷的手,生怕她着凉。

    “爸!”

    自家老爸来了,公坚昱连忙站起,亲厚地叫唤。父子俩像朋友,像兄弟,连不修边幅的性子也极为相似。

    “小昱,这阵子很忙?都不见你回家。”

    “嗯,有一点儿。”

    公坚父子你一言我一语,无从插话的南门豁野遭到了怠慢,很明显,这一家三口不欢迎他。

    “会长,电话。”一位上了年纪,随从模样的人递出手机朝南门豁野毕恭毕敬道。

    “告诉她,我没空!”南门豁野不接,随意打发。

    “这……”随从模样的人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电话那头嗡嗡响,南门豁野一把夺过,愤然地划掉。望了眼,不够解气,直接关机。

    “南门先生事务繁忙,还整天惦记着我的老婆儿子,真是有心了!”抠神的老爸说话夹棍带棒,对眼前这位财阀界的大佬很不客气。

    “公坚先生更有心……”

    “我们走吧!”南门豁野反击,抠神老爸与他争执,中年美妇皱眉,清冷地发声。

    南门会长纠缠不休,公坚一家不堪其扰,抠神去买单,美妇拉着丈夫快步离开。

    “会长,您这是何苦!”

    随从模样的人看不下去,站在一旁摇头,唉声叹气。

    ——  ——  ——  ——  ——

    微单相机摔坏,因是老古董,又过了保修期,女狗仔没胆回工作室,谎称身体不舒服,请了两天假。

    这两日,她东奔西走,到处找人看看能不能重组,妄想瞒天过海,避免头儿拿这个说事,抵消她薪资。

    公坚传媒本就人手不足,少了高辛瑾,办事效率大大地降低。抠神公坚昱发出最后通碟,她再不签到就赶紧滚蛋!

    坚决不滚蛋的高辛瑾又耍起了小聪明,电话里故弄玄虚,睁着眼睛讲假话,说她正在追一条大新闻不方便露面。

    一听到手底下的狗仔时刻想着拼头条、冲业绩,狗仔头儿语气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骂人秒变打鸡血,鼓励了几句,手机挂断。

    偷袭唐boss,高辛瑾后怕,躲在自家烤肉馆龟缩。那天太冲动,脑子有坑干了蠢事,蹲后厨,观察有没可疑人物出没的她神经兮兮,举止怪异。

    有客光临,高辛瑾一惊一乍,迟迟不肯出来。她老妈姜秀珠急了,随手一推,女狗仔硬着头皮上。

    客人男男女女,说说笑笑,看样子是附近写字楼里刚下班跑来用餐的公司职员。好险,好险,高辛瑾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平复了一点点。

    女狗仔鞠躬问好,忙着招呼客人,猛然肩膀一沉,身后有人,吓得她仓皇逃窜。

    “高辛姐,是我。”女狗仔反应激烈,搭档卜世恩也被吓到了,摸着头搞不清状况。

    “臭小子,找死啊!”高辛瑾暴跳,按住砰砰的心口,有些余惊未定。

    卜世恩是个温吞的男孩,比高辛瑾小一岁。在高辛瑾面前,他时不时会脸红,做事虽认真却总是慢半拍,需要有人指引。

    高辛瑾是拼命三娘,以卜世恩对她的了解哪会小病小痛就请假,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搭档追问,高辛瑾瞒不过,支支吾吾把相机摔坏的事有所保留的说出。当然,惹怒唐boss,踢人家/命/根/子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就免了。

    头儿抠门抠得要死,借题发挥扣她几个月的薪水这种事绝对干得出,卜世恩理解,答应替高辛瑾保守”秘密”,还主动包揽,帮忙修理相机。

    这款复古式微单相机,高辛瑾问遍半岛各大维修店,连黑市都跑了好几趟,都说没的救,劝她别太执拗买部新的算了。

    谁不知道买新的,关键得有钱啊!

    高辛瑾入不敷出,上哪凑钱去?再说,头儿贼精,小算盘打得很响。工作室设备损坏,扒皮、克扣是小,饭碗搞砸可就大事不妙了。

    卜世恩看着文弱,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这小子痴迷摄影,相机到他手里,端详了几下,向她打包票一个晚上能搞定。

    高辛瑾听了眉眼瞬间舒展,留他在自家烤肉馆小搓一顿,以作慰劳。

    卜世恩这小子靠谱,第二天,微单相机还真让他给修好了。女狗仔抓着他摇晃,欣喜若狂,只差没投怀送抱。

    卜世恩脸红,双手无处安放。

    搭档腼腆,逗得女狗仔咯咯直笑。这小子跟着她蹲点,冲前线,漂亮女明星见多了,工作室爆出的香/艳/猛料,不都是出自他手?这节骨眼,装个劳什子!

    顺利归队的高辛瑾,没雀跃两下又焉了。头儿追问,那件重大新闻有什么进展,具体挖到哪一步?女狗仔恨不得掌嘴,左右开工。自己撒的谎,咬着牙也要想办法圆。

    “不是……那个……”高辛瑾迟疑,前言不搭后语。

    “工作室才刚刚步入新的台阶,能不能站稳脚跟就看你的了!”抠神公坚昱打着官腔,鼓舞士气。

    高辛瑾可没忘记,头儿承诺过要加薪的,现在囊中羞涩,她和卜世恩望眼欲穿,薪资愣是没到账。

    “社长,月底已过,这都月初了,您想想,是不是该……”

    “这个好说。”

    “社长人好好,跟着社长混离风生水起不远了!”抠神有松口的迹象,高辛瑾乐了,眼一黑,一通猛夸。

    “既然这样,还不赶紧干活!”公坚昱大吼,指向门边。

    高辛瑾傻啦吧唧,听命行事。待办公室的门一关才醒脑,讨薪讨到半,一不留神又被头儿忽悠了。

    公坚昱这货,貔貅转世只进不出。工作室长年不招人,只有高辛瑾和卜世恩两倒霉鬼自投罗网给他奔走卖命,卖命就算了,三不五时扒个皮,薪水一拖再拖,不到最后关头,这事儿想都别想。

    入了火坑的高辛瑾气昏头,打算消极怠工,小眼神一闪,记起某事更是惊悚。那位东北亚商业计划的发起人可不是吃素的,袭击了他,等着自食恶果。

    女狗仔心慌,东张西望畏畏缩缩,避了几天风头,发觉一丢事儿也没有。唐boss的助手没找上门,胆色渐长的她自我安抚,又出来活动了。

    高辛瑾胡说八道,称有大新闻要挖,头儿紧盯着不放想改口都难,她没辙,索性将李东顺“自/杀”的旧闻给抖了出来。

    这件事涉及三大财团,就看他们家头儿有没有那个胆子捅破。

    女狗仔正在为消极怠工寻找借口,哪知头儿胆识过人,拍板敲定。

    有头儿撑腰,高辛瑾心一横,说干就干!

    不入流的网媒搞事情,既想博眼球又怕挨人寻仇,怎样恰到好处也是门技术活。高辛瑾脑路大开,弯弯肠子绕了一圈又一圈。

    李东顺十有**是吃里爬外做起了商业间谍,三大财团向来纷争不断,他们都想扳倒对方,一家独大。

    内鬼李东顺受其余两大财团重金利诱,欲盗取商业机密,岂料偷鸡不成蚀把米,反遭南门世家反扑。

    李东顺的死,是南门世家杀鸡儆猴,还是其余两大财团出手灭/口,答案玄之又玄。这哥们翘辫子,喋血街头,他的家属定是收了巨额敛葬费,这才低调认/尸,息事宁人。

    三大财团闭口不提,媒体失声,女狗仔半路杀出,已经冷掉的旧饭又重新翻炒。

    女狗仔没有矛头,用词开放,磕瓜民众浮想联翩,热度有增无减。公坚传媒这位西津洞……风疾无影……高辛氏再一次骚操作,亮瞎路人眼。

    高辛瑾耍完无赖难免畏惧,出行藏了一些轻便的防身工具。抠神和南门豁野不对劲,在顶头上司的授意下,她跑到南门世家潜伏,观察动向。

    潜着潜着,发现有新的八卦,南门三小姐搭上了唐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