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傅璟年离开之后,姜阮宛如失了智的青年一般,她无力又失落地倒回病床,嘴里喃喃念着,“傅璟年没有死,傅璟年没有死…”念着念着她又嘻嘻地笑了起来,她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扎眼的灯,眼泪缓缓流下,落在白色的被褥上,”真好,他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傅总怎么会死?”一旁的许白看不下去了,”祖宗,这么不吉利的话你可别再说了。”

    ”嗯嗯,这么不吉利的话是不能再说了!”姜阮拍拍自己的嘴巴,”小白,我什么时候能出院,我觉得我没什么事啊!”虽然傅璟年答应回会来探望她,但是此刻的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赶紧回到傅璟年的身边了。

    ”祖宗,你可消停点吧,你这脑震荡呢!”许白手里晃了晃她的病例单子,”给我在医院好好待着。”

    “好吧。”姜阮点点头。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姜阮突然不吭声让空气中一股叫尴尬的气氛蔓延开来。

    “话说,你怎么突然跟傅总那么熟了?”许白开口问道。

    “嗯?”姜阮呆萌地歪头看着许白,似乎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许白被姜阮的模样萌出一脸血,蛋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确认没有流血之后,她才故作凶巴巴地对着姜阮说道,“别给我卖萌,我还能不知道你!”

    “小白,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姜阮软软地说道。

    “还装!”许白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她苦口婆心地说道,“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你的经纪人,这出了什么事都是要我来解决的……”

    姜阮安静地听着许白念叨,一言不发,一脸我很乖巧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我还是会认真听的表情。

    许白的话都被这表情梗在了喉咙里,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傅总会忍不住摸姜阮的脑袋了。

    因为她现在也好想上去一阵虎摸啊,事实上,许白是个不折不扣的猫奴,家里养了好几只猫,吸猫撸猫那都是她的日常。

    刚签姜阮的时候怎么没发觉她这一萌宠属性呢,许白心里想着,手却已经不自觉地摸上了姜阮的脑袋。

    姜阮瘪了瘪嘴,不太开心地把许白的手拍开,还扔给了许白一个你好不识相的表情。

    不知道自己的脑袋只有金主爸爸傅璟年可以摸吗?!

    许白只觉得她这样更像自家养的猫了,傲娇的脸上一副愚蠢的铲屎官的表情,啊啊啊好萌啊。

    虽然心里被萌出血,但许白的脸上却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她不动声色地又摸上了姜阮的脑袋,轻轻梳理着她乱糟糟的头发,果然姜阮没有再反抗了。

    “刚刚安秘书给我发短信了。”许白一边撸着姜阮的脑袋,一边说道,“说是王全安导演的新电影里的那个女配角,给你争取了一个试镜的机会。”

    说是争取了一个试镜机会,其实就是这个角色已经拿下的意思,什么试镜其实也不过是走个过场。

    思及此,许白又是一阵感慨,虽然安秘书话里话外全是不小心撞到姜阮,这是小小补偿的意思。

    可许白心里门清,这如果不是傅总纵容,这角色又怎么落到姜阮头上。

    毕竟要知道这可是王全安导演的电影,何况华璟名下又不是没有娱乐公司,这种难得的机会给自家人不是更好。

    何况姜阮不过是被傅总的车轻轻地碰了一下,她可是看过当时的监控录像的,与其说是傅总的车不小心碰到了姜阮,倒不如说是姜阮自己碰瓷,故意撞上去的,碰到车之后又不小心没站稳,这才脑袋撞到了地……

    认真说起来,这车祸的肇事方倒更像是姜阮。

    只怕是这傅总看上姜阮咯,许白思绪万千地想道。

    “王全安?”姜阮正低着头玩手指呢,听到王全安的名字,奇怪了一下,这个王全安不是拍完《东城西旧》之后就金盆洗手了吗,怎么又来导戏了,“什么新电影啊?”

    ”《东城西旧》,听说男主定了新晋视帝宋绎。”许白说道,“能拿到这种机会可是很难得的,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怎么又拍《东城西旧》了?”姜阮孩子气地耸了耸鼻子,“还让宋绎拍啊?这是要原班人马翻拍?”

    “什么翻拍?”许白觉得自己听不懂姜阮的话了,“新筹备的电影,哪里来的翻拍?”

    “……”姜阮此刻才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今天什么日子啊?”

    “十月八号,国庆刚过啊!”

    “几几年啊?”

    “一八年啊!”许白脸上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脑子不会撞坏了吧…”

    许白被吓了一跳,殊不知此刻的姜阮也收到了很大的惊吓。

    “一八年…”她喃喃地念叨,“怎么会是一八年呢…”

    一八年对姜阮来说着实是个很特殊的年份,这一年她刚刚被许白挖掘到了娱乐圈,也是这一年,她遇到了傅璟年。

    还没沾染到娱乐圈的黑暗就遇到傅璟年是姜阮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她性格别扭为人又娇气,讨好人的天分大概是全部都用到了傅璟年身上,使得她平日里跟别人相处,总是无意识地得罪了人还不自知。

    好在众人都知道她的后台是傅璟年,也不敢明目张胆地针对她,只能笑着就忍忍过了。

    只是背地里的闲言碎语不会少罢了,不过这些姜阮知道了也不在意就是了,毕竟她们能说的总归也就那么几句,潜规则上位,被包养什么的。

    外人不知道,可姜阮自己心里清楚,她和傅璟年的关系比外面传得要纯洁多了,她被傅璟年养了十年 ,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他的人。

    可事实上他从来没有碰过她,姜阮有些失落又委屈地想着,傅璟年啊,可是只把自己当宠物养的啊。

    总之在傅璟年的保驾护航之下,她在娱乐圈里横冲直撞却也没有撞得头破血流,反倒是闯出了一番名气。

    她这个傲娇别扭偶尔会在关键时候补刀的小公主真实人设更是莫名对了许多网民的口味,圈了一波又一波的粉,没什么演技也顺顺当当地成了四小花旦之首。

    只是后来傅璟年死了,她也没落着什么好结果就是了……

    姜阮坐在病床上,目光呆滞,思绪早已经飘往了未来的十年。

    许白在她耳边叫了好几声,最后是上手摇,才把姜阮摇清醒,“没事吧你?要不要叫医生过来啊?”

    姜阮骤然回神,瞥了一旁焦急的许白一眼,“没事。”她说着,往床上一倒,把洁白的被子往自己身上一裹,脑袋也躲进来被窝里,声音透过被子传出,有些闷闷地,“我没事,就是头晕,睡一觉就好了,不用叫医生。”

    许白听了松了一口气,心里虽还是有些担心,却也知道姜阮这人虽说脾气软,但她说一不二的,说了不要医生,自己把医生叫来她也不会配合的。

    “那你好好休息啊,不舒服了就叫我。”思及自己可能没办法一直待在她身边,许白又补充了一句,“叫护士也一样,可别自己憋着啊。”

    “知道了。”姜阮不耐烦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

    许白给她掖了掖被角,就出门去了,毕竟外面这么多记者等着自己去解决呢。

    被窝里的姜阮可睡不着,她现在算是知道了,自己恐怕是重生回了十年前。

    她的思绪飘飞,飞到了十年后。

    傅璟年死后,姜阮失去了靠山,娱乐圈的人惯是会逢高踩低的,姜阮前脚刚丢了后台,后脚就被踩进了尘埃里。

    那些平时喊着女神求娶求翻牌的粉丝,也一个个散去,时不时还回来回踩一下。

    从前说最喜欢小公主这么耿直的是他们,现在说她没礼貌没素质耍打牌的还是他们。

    可真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在这种举步艰难的情况下,姜阮更加想念傅璟年了,傅璟年死后的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姜阮都要去他坟前哭,剩下五天是哭脱力住院去了。

    傅璟年把她做宠物,却从来没有亏待过她,对她简直比自己爸妈还好,姜阮是个孤儿,不是丧父丧母的那种,而是被遗弃。

    傅璟年养她的这几年,对她感情纯粹,可人心都是肉长的,日子久了,傅璟年对她可算也有了那么点男女之间的意思。

    姜阮更是了,这男人长得好背景也好的,还对自己这么好,换谁,谁都忍不住动心啊。

    好不容易眼瞧着就要修成成果了,可偏偏傅璟年就这样死了。

    他死后,姜阮真的很颓废也很抑郁,别人说她虚伪也好,说她活该也罢。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她是真难受。

    圈里的人针对她固然委屈,可是失去了挚爱这才让她真真心痛啊,哪怕这挚爱一开始只是把她当条狗。

    傅璟年的坟前开满了野花,那都是姜阮哭出来的。

    眼泪流完了,心也就死了,事实上姜阮的前世就是在傅璟年墓前活活哭死的啊!

    想到这里,姜阮窝在被窝里偷偷呜咽,她可心疼死前世的自己了。

    好不容易哭完了,她又重新振奋了起来,这不是重生了嘛!

    既然重生了,那她一定要好好改变前世的轨迹,她暗自下定决心,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

    第一,也是最最最重要的目标,那就是她一定要好好保护傅璟年,绝对不要再让傅璟年死掉了。

    她一定要证明给傅璟年看,自己比他的那条哈士奇要更加忠心,更加值得做他心头的小甜甜。(跟狗子争宠是认真的吗?)

    第二,她要在圈里交上三五个好友,一定不要重蹈前世那样落魄时人人都踩一脚的覆辙了。

    第三,她一定要演好自己接的每一部戏,把前世磨炼出来但是还没来得及展现出来的演技全部发挥出来,绝对不要再给别人嘲讽她是个虚有外表的花瓶的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