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姜阮的病并不算严重,只是轻微脑震荡,但是许白不放心所以让她住了一礼拜的院。

    出院那天,姜阮看着楼下稀稀拉拉的人,仔细看看,全是出院的进院的休养散步的,竟一个狗仔记者都没有。

    “怎么一个记者都没有啊?”姜阮好奇地问道,“我进医院那天不是好多记者来的吗?”

    闻言,许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

    话说回一礼拜前,楼下全是记者,许白当时也以为是自家艺人和傅总被拍了,所以才惹来了那么一大堆“苍蝇”。

    当时她还奇怪呢,明明车祸是地下车库发生的,应该没谁拍到啊,怎么这么记者就得到消息了呢?

    结果出去一问,感情这些记者压根不是冲着姜阮和傅璟年来的,是有个当红的小花旦来这里做产检被人拍了,这才引来这么一堆记者。

    许白得知真相的不久后,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也被人整理成了书面报告呈到了傅璟年面前。

    知道不是自己被拍,傅璟年就没在多做关注。

    身上的衣服早已换了一身,那身沾染了姜阮鼻涕眼泪的西装早就在第一时间被无情地扔进了垃圾桶。

    傅璟年略显疲惫地仰坐在办公室的皮椅上,“哈萨斯…不是,那个姜阮怎么样了?”他问道。

    “姜小姐很好,只是许经纪人希望她休养好再出院。”安秘书一丝不苟地汇报道。

    “那就给她住。”傅璟年挥挥手,“住院费用给她包了,然后,把王全安的新电影女配角给她…”

    “这是补偿吗?”安秘书问道,“这样的补偿是不是太厚重了一些?”

    安秘书不是很赞成自家老板的这个决定,在他看来王全安导演的新电影女配角这个角色留给自家的艺人获益更大 ,至于对那位姜小姐,倒不如给点金钱上的补偿,给角色实在是浪费了点。

    安秘书发誓,这绝对不是因为姜阮叫他小安安才产生的偏见。

    “我已经决定了。”傅璟年沉声说道,语气里泄露了一丝不悦。

    安秘书跟了傅璟年多年,自然知道是自己的逾越让老板不高兴了,他立即道歉说道,“是我逾越了,我这就去安排。”

    安秘书离开办公室后,傅璟年才有了片刻安宁的时刻,其实他也知道安秘书说得有道理,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好好补偿一下姜阮。

    或许是因为姜阮的表情实在太像是哈萨斯了吧,哈萨斯被自己剃了毛之后,着实抑郁了好一阵子,没有了帅气的毛发,母狗很快就抛弃了它,跟着别的帅气的狗子跑了……

    傅璟年的内心对哈萨斯充满了愧疚,可他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把哈萨斯的毛全部剃光光,直到哈萨斯寿终正寝,它还是一直裸毛的哈士奇……

    傅璟年觉得自己应该是把对哈萨斯的愧疚之情潜意识地加在了跟哈萨斯很是相似的姜阮身上。

    他忍不住捏了捏手掌,那天揉姜阮脑袋的触感似乎还留在手心,软软的热乎乎的。

    不仅表情像,连触感都很像呢。傅璟年想着。

    不过说到底,姜阮不是哈萨斯,因此在傅璟年给了补偿之后,姜阮就被他抛之脑后,更别说当时一时心软答应下来的得空就去探望她的誓言了。

    只可怜姜阮在这住院的一个礼拜左顾右盼,也没等到那个心里人。

    不过好在马上就要出院了,等出院就可以去找傅璟年了,姜阮在心里暗自想道。

    办好了出院手续,许白带着姜阮回到了家中,这是公司给姜阮安排的住处,两室一厅,大约有九十平米,也不算什么豪宅,但此刻面积大小什么的倒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这个地方的安保好,是许白费了很大力气给她争取到手的。

    姜阮对这个所谓的家倒是没有什么归属感,前世也有听说许白给她争取了一套房子,但是她那时候已经被傅璟年捡走圈养了,自然不可能来住这地方。

    所以这地方姜阮还真是第一次来。

    许白领着姜阮朝客厅走去,一边絮絮叨叨都说道,“姜阮,我告诉你,这地方可是我费了好大力气才争取下来的,这是公司最好的住宿资源,这里住着的可都是圈里红透半片天的人物,我也不求你平时出去结交,但是千万不要得罪了知道吗……”

    姜阮听着这些唠叨的话,下意识就翻了个白眼,这些话前世她也老听许白说,别得罪人,为人和善坦诚些,只是前世她一句都没听进去过。

    虽说这一世自己也已经决定做出改变,但是听到这些话还是忍不住头疼,毕竟耳朵都已经听生茧了。

    许白眼睛可亮,看到姜阮的小白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你你,你还敢翻白眼!”她指着姜阮的手指气得直颤颤。

    姜阮自知理亏,不敢反驳,一脸小媳妇样,乖巧地坐在沙发上。

    许白训人停不下来,正在教育她,说她这态度有多不好多消极,要知道娱乐圈里有句老话说得好,不听经纪人言,吃亏在眼前。

    姜阮安静地听着,不发一言,只是点头。

    许白见她这种态度,心里的火也消了许多,“反正我相信你心里有数,这些天我给你放个小假,你在家好好休息,过两天王全安导演那边开始试镜了,我再带你过去。”

    说到这个,姜阮就头疼,说实在的她一点也不想参演王全安导演的电影,要知道前世自己入娱乐圈拍的第一部戏就是王全安导演的《东城西旧》,但是她又不是科班出身,演技自然是尴尬得不得了。

    最后电影扑街,王全安导演哭着喊着说姜阮亡我,最后还因为这部电影金盆洗手了。

    圈里人都嘲笑说姜阮演技烂的让导演都不想再拍戏了。

    虽然这一世自己有演技了,但是她对王全安就是喜欢不起来。

    ”小白,我不想接这部戏。”姜阮开口说道,”试镜也不想去,你帮我推了吧。”

    ”什么?”许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我不想去试镜。”姜阮重复了一遍,语气里带了点委屈,这个王全安以前让自己成了圈内的一大笑话,好讨厌的。

    ”什么!不想去试镜?”许白可不知道姜阮心里在想什么,她只觉得不可思议,”是我耳朵坏了,还是你脑子坏了!”她说道,”那可是王全安导演的新戏,还是电影,你知道一出道就能出演电影,还是王全安导演的新戏有多难得吗?你居然跟我说不想去?等等,你知不知道王全安导演是谁?”

    ”知道啊。”姜阮闷闷地应道,不就是业内有名的大导演嘛!

    王全安的传说在导演界可以说是有名得不得了,他多拍喜剧,可是喜剧中又总是带着一些感人的泪点,让观众是又哭又笑,历年来出产的都是精品,票房都是破亿的!

    姜阮也知道刚出道的自己能接拍他的戏,可真的是踩了狗屎运了!

    可是她就是不想去嘛,不想给不喜欢的人拍戏!

    许白见姜阮一副我就是不想去,对王全安导演名气完全不感冒的模样,突然想起了她的尿性。

    姜阮这人吧,脸蛋是真的漂亮,气质也卓越,丢人群里闪亮亮整个一发光体。

    这种人天生就该是混娱乐圈的。

    再说这演技,本来许白对她也不太自信,毕竟不是科班出生,但是想想她之前抱着华璟的傅总,那眼泪说来就来的模样,她觉得哭戏肯定能演好,哭戏能演好嘛,那其他的肯定也没问题。

    总之一句话,那就是个可造之材啊!

    可是有个问题吧,就是姜阮性格不好,她娇气又矫情,整得就是一个小公主,随时随刻都等着人哄,可在这个逢高踩低的娱乐圈里,谁哄着你啊,就算不在娱乐圈,那没人本份做你爸爸!

    不过虽然姜阮性子不吃香,但是她成绩好啊。虽说姜阮孤儿院出身,也没受过什么学前教育,更没什么走心的培养,可她就是凭着聪明的脑袋瓜子,一路开挂一样地学霸过来。

    顶尖的市一高中,顶尖的重点大学,顶尖的王牌专业。

    大学还没毕业呢,就被许白慧眼识英雄,挖掘到了娱乐圈。

    也因为这个原因,公司配合着这她的个性顺水推舟,给她弄了个清高孤傲的才女人设,准备以学霸的嘘头横空出道。

    毕竟这演艺圈里没文化的女明星占多数,才女人设指不定多吃香呢!

    可因为公司给她造的这个人设,原本还是个扭捏性子的姜阮一下子变得难处得不行,以前见人还还能扭捏个半天说句“你好”,顶了这个人设之后见人都直接“哼”了。

    结果还没正式出道呢,就得罪公司里的一大票前辈。

    她现在扭扭捏捏地不肯接电影,只怕还是公司给的人设在作怪呢,许白心里想想觉得肯定是这个原因,于是严肃地对姜阮说,“今时不同往日,王全安导演的这个电影你必须接!还有公司那个什么才女人设,你也别放在心上了,以前还有点可爱呢,现在见人就冷哼,你看看你得罪了多少人!”

    姜阮哪里还记得这什么才女人设啊,许白提起她才想起来,前世的时候那什么才女人设她是配合着这个公司搞过一阵子,可是很快就因为自己沉迷娱乐圈的花花世界,挂科导致退学了,人设直接崩塌,不过好在傅璟年名下的公司公关厉害,立刻给她重新塑造了更适合她的小公主的真实人设,又接了几个轻松又圈粉的综艺,瞬间刷刷地回粉。

    许白觉得自己简直跟着中年妇女似的,整天催着自己的女儿拼搏努力,”你接了这部戏,以后起点就不一样了,知道吗?”

    看着许白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想想前世对方对自己的掏心掏肺,最后姜阮让步了,她乖乖应和,脸上一副好吧,你开心就好的无奈模样,“好的吧,小白,我会去试镜的。”但是能不能进就不能保证了,她在心里补充道。

    许白交代完一切离开之后,姜阮就瘫到沙发上,开始捣鼓手机。

    她打开微信翻了翻自己的通讯录,果然没有傅璟年的微信,好在傅璟年的手机号早就被她牢牢地刻在心里,她一脸认真地输进去那一串号码,跳出来一个熟悉的微信号。

    j.

    简单而又熟悉的微信名,果然是亘古不变的月亮和傅璟年的微信名啊。

    还记得当初她撒娇了好久,也没让傅璟年把微信名改成统一的情侣名,她气了很久,最后还是傅璟年哄她说这个j也有姜的意思,她才消气。

    想到前世的甜蜜时光,姜阮忍不住笑了笑,点击了添加好友之后,就去把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r.

    傅璟年那边一直没有通过好友申请,或许是在忙没有看见。

    “唉。”看着许久没有回应的手机页面,姜阮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手机丢在了一边,打开了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青春偶像剧,是一个你爱我我不爱你你不爱我我爱你的的故事。

    姜阮眼睛盯着电视,思绪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