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4)
    [我去!这是付秦歌?]

    [是的,你没看错。]

    [这谁上的他号?]

    [卧槽!真是付秦歌的号!那是霸刀!”]

    [估计官方登的?不然谁能上他号呀?]

    [萌新弱弱的问一句,付秦歌是谁呀?]

    [百度一下付秦歌,你会看到大惊喜。]

    世界上炸了锅,而当事人却气定神闲的坐在长安泼油小面里吃面。不知是不是因为许久没上线,付秦歌这次上线,血条居然只有0.1格,别人一个普攻就死了。

    《刀战》刀客这个角色血条极长,所以相对补血的时间也要多花费几分钟。

    付秦歌坐在这小面馆里吃了大概两分钟的时间,才把血条逐渐补了上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面馆里突然挤进来了一群人,差点把面馆npc都挤成了红名。

    每一个角色都自带外放的语音系统,给人感觉起来,特别的真实。

    小小的面馆里,顿时响起杂七杂八的玩家说话声,还有些电流麦也在吵个不停。

    付秦歌取下了耳机,揉了揉耳朵,似乎想把耳朵里的噪音给排掉。

    在众人的围观下,他淡定的打开了好友列表,寻找着“公子元阳”这个id。

    付秦歌好友列表里的好友极少,很快他就找到了许元阳。

    这边提示许元阳上线只有一分钟,似乎是听到了付秦歌上线的消息,刚刚赶来的。

    付秦歌眯了眯眼睛,打开了他的好友跟踪,发现他正在马不停蹄从洛阳城里出发往长安城赶。

    付秦歌心笑道:“你倒是心急。”

    刀战游戏没有传送,所有路途都需要玩家自己感受。

    付秦歌看了看时间,从洛阳城到长安城路途遥远,需要十多分钟才能到达。

    不过,这十分钟对于他来说,足够了。

    付秦歌等许元阳的片刻,发现他好友列表里还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一个他生前的老对手——御河。

    御河离他不远,对于人民币玩家的千里宝马来说,他几乎不需要几分钟就能赶到长安城。

    而且从这人的好友追踪来看,他的确正在往他这边赶。

    付秦歌为难的眨了眨眼,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好像还欠这人一大笔金子。看他上线,估计他赶来,也是为这茬子事。

    付秦歌看了看自己的钱袋,还剩两银一铜,记得死之前,他把所有钱都拿去给霸刀升级了。

    总而言之,就是没钱。

    他不是很想跟这人纠缠,今天上号的目的只是为了“公子元阳”而来,并不是跟这麻烦的蜀山打架。

    付秦歌赶忙操作着刀客跳出了泼油面馆。

    刀客似乎没吃饱,强行被拉出来,铁色铁青,来了一句:“这点酒菜怎么管够洒家,当真小气得很。”

    付秦歌:“……”

    他操着刀客停在了长安皇城的房顶上,趁着还没被人发现,放了一个自己以前没事做打造的本身人偶立在那里,吸引人群的注意力。

    接着他又立刻删了好友列表里公子元阳和御河的id,导致他们断了好友追踪,寻不到自己。

    付秦歌看了一眼公会排行,许元阳一手建造的帮会“秋水长天”稳居刀战第三。

    不拆了他的老窝,他怎么够解气。

    想着他便悄然无息的隐进了月色里,坐上了赶往秋水长天的马车;马车在偌大的圆月下奔跑,风轻轻一吹,吹开了车帘,露出了隐藏在车内一双杀意腾腾的眼睛。

    “秋水长天”建造在香粉一条街,足有十层楼阁,古香古色,富丽堂皇,楼角挂着的红灯笼在漆黑的夜色里随风摇曳,颇有一番风味。

    香粉街是一条妓院街,是付秦歌以前为了方便逛窑子,找沈柯借钱买下来的。然而,却在他死后不久,这里就成了秋水长天的根据点。

    现在是一点整,是帮会据点最脆弱的时候,大部分玩家都已经熟睡,但是免不了还有一些夜猫子。

    当付秦歌赶到秋水长天时,正好遇到了刚从帮会买物资出来的帮会成员。

    “门口那谁?”

    “不知道啊,乌漆麻黑的看不清啊。”

    “等下,是个红名!”

    见付秦歌鬼鬼祟祟的想要跳进秋水长天,他们连忙喝道:“你他妈谁啊?胆子大了?敢偷到秋水长天来?!”

    他话音刚落,一道白光闪来,接着白刀子进腹红刀子出,只闻得那人说了一句:“我操,老子还没关五感……”接着他的尸体就倒在了地上等待去无间地狱复活。

    “靠……其其草你小心!这人是个满级老号!”

    付秦歌捡起了他地上随机爆的一件装备,下意识看了两眼属性后,收进了自己背包里。

    因为他的走近,躺地上的“尸体”总算看清楚了那人的在黑夜里的id。

    “我操……他是长歌!”

    id名为琪琪草的巫族奶妈捏着自己的法杖害怕得往后直退,在语音里喊道:“大哥,你别……别杀我……我这几天才修好的装备。”

    付秦歌瞥了她一眼,把双刀插回了剑鞘,问:“你们帮会的资金宝库藏在哪里?”

    资金宝库这种东西是一个帮会重要的命脉之一,而且命脉带不走,只能藏在帮会里,层层boss级npc把关下,几乎没有人能盗走。

    但也不是不可以盗走。

    琪琪草无奈道:“我……我不知道。我只是个新来的……会长他怎么可能把这种机密的事情告诉我。”

    这时,一个世界喇叭炸响:“长歌要抢秋水长天的资金宝库!帮会里快来人啊!”

    付秦歌皱了皱眉,看了一眼琪琪草后纵身一跃,跳进了秋水长天二楼阁楼里。

    世界喇叭:

    [开玩笑吧,谁能抢到秋水长天的宝库啊?]

    [又不是付秦歌本人怕什么?]

    [我要去香粉街看热闹了。]

    [带我一个,咱们组个队。]

    [我去,大晚上还有这么多人呢。]

    [必须的。付秦歌上号,刀战发生这样恐怖的灵异事件,谁还睡得着啊。]

    付秦歌躲在房顶的一个角落里,冷静的盯着下方在帮会里走来走去的npc。

    这些都是高等级npc,守护侍卫一刀斩下去能要了他一条老命。其他侍女虽然没什么伤害,但是一旦被黏上,就能被控到死亡。

    硬闯肯定是不行的,反而还会落得一个得不偿失的后果。只能避开他们寻找资金宝库。

    付秦歌打开了背包,查看还有什么能助他的东西,背包里除了一些稀有物品外,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都是他无聊打造的。

    鼠标键最后停在了火.药桶上,付秦歌为之双眸一亮,这是他当初闲得无聊,打造去炸沈柯的。最后炸是炸成了,但是自己也被沈柯拉进去一起陪葬了。

    “嘶……二十八桶。”付秦歌揉了揉太阳穴,当初生怕一点不够,还特意多造一点,居然还剩下这么多。

    《刀战》的建筑物是不能被炸毁的,就算坍塌了,过半个小时也能自动复原。但对玩家来说,四桶炸.药足以致命,更何况是二十八桶了,毕竟制作炸.药的成本也是很高的。

    付秦歌将□□取出,操作着刀客在屋顶上飞来飞去,每过一处就留下一桶火.药,最后导致屋顶上不起眼的角落里全都布满了炸.药桶。

    干完这些事,他就坐在屋顶上,冷静的等着那些来杀他的人。

    没过一会,秋水长天的人都陆续赶到了帮会,并且还在四处寻找着他。

    此时,公子元阳也赶了回来,一身漂移的黑袍出现在领地下方。他背着伏羲琴急匆匆的踏进了秋水阁,冲着一人问道:“是不是秦歌的号入侵?”

    那人道:“不太清楚,暂时还没找到人。”

    许元阳:“令旗和宝库呢?”

    “放心,会里的人看着呢。”

    许元阳眸子里满是疑惑,只听那人又道:“会长怕什么,一个盗了长歌号的废物而已,成不了什么大事的。”

    许元阳闻言瞪了他一眼,吓得他立刻闭上了嘴,接着,他沉声道: “去通知赶来的人,在会阁集合。”

    “好!”

    付秦歌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冷意的笑,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字,按下回车,:“你们在找我么?”

    许元阳双眼陡然瞪大,盯着公屏发愣的一瞬,就见公屏又出现一行字:“元阳,往上看。”

    许元阳下意识抬头,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屋顶上,正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许元阳眼眸一紧,低喝道:“你是谁?”

    “我?”付秦歌指尖停留在键盘上微顿,最后笑了笑,敲出一行字:“我是鬼啊……”

    许元阳愣在当场。

    他身旁的几个帮会成员站了出来,指着他道:“少在那装神弄鬼的。”说着,冲其他人说道:“大家上去把他弄下来。”

    电脑前的付秦歌微微挑眉:就等着你们了。

    许元阳也没拦着,众人纷纷一个一个的跳跃上了房顶将付秦歌团团围住,付秦歌也一动不动,任由他们包围,也没有逃跑的意思。

    许元阳向来最了解他,不知为何,他越瞧那刀客,就越感觉,这人就是付秦歌本人。

    但是不可能的,付秦歌明明就已经被他……

    越想他就觉得越不对劲,忽然,他双眼一瞪,袖中的双拳捏紧,冲上面的人喊道:“你们快下来!”

    “晚了。”付秦歌敲出二字,操作着刀客一跃而起,往主要爆炸点扔了一道火符,接着一声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一阵接着一阵,足足响了二十八下,把整个秋水长天阁都炸塌了一半。

    他自己则落在了侍女们的包围圈里。

    大爆炸过后,硝烟散去,地上散落了一地发着彩光的装备。

    在秋水长天外看戏的玩家们瞬间亮起了一双眼,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去抢夺地上爆出来的装备。

    [我去,发财了。]

    [操,这属性,得多少钱洗出来啊。]

    [快捡啊!]

    [这趟没白来,这瓜没白吃。]

    许元阳怒放琴师技能,脚下腾起一道大范围的光圈警示,低喝道:“我看你们谁敢抢秋水长天的东西。”

    他这一发怒,所有人都愣了愣,毕竟许元阳可是职业选手,帮会里的土豪也是多得数不清,谁若被他记仇了,说不定能杀到他们弃号。

    “这……”大家犹豫不决的站在装备堆里。

    “抢啊!为什么不抢?”付秦歌突然在公屏里说了话:“这些人都是我杀的,跟你们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再说了,这些土豪一件装备卖出去你们可以少拉一个多月的飙车?好好想想,谁划得来?”

    许元阳怒视付秦歌:“你给我闭嘴。”

    付秦歌在侍女堆里,被侍女们的巴掌扇得在天上飞来飞去,根本逃不出她们的控制,及时用尽了全力,她们依旧能飞檐走壁追上来。

    “许元阳,你连自己帮会里的人守护不好,有什么资格让我闭嘴啊。”付秦歌在电脑面前笑了笑。

    许元阳逼急,怒喝一声:“你给马上从他号上下去。”

    “咯筝……”弹拨琴弦的声音响起,随后气势磅礴的琴音化作利刃在许元阳的指尖流淌而出。

    付秦歌往上一翻,躲掉了他的技能,单手抓住了走廊天花板上的横杆,挂着身子轻轻摇晃。

    琴音削下他的一片衣角,砸在了木柱上,发出一阵沉闷响,木柱上刻下了四五道深深的痕迹。

    在同段时间一支用冰做的箭从后穿透了他的胸膛,直穿而过,钉在了栏杆上。

    血量一下少了一半,付秦歌不满的低头看向躲在角落里的弓箭手。

    “原来还有漏网之鱼。”

    那人在爆炸里存活了下来,在脱离战斗这段时间啃了个包子,回了一小半血。

    “你到底是谁?”许元阳再次问道。

    付秦歌下意识摸了摸小腹,仿佛当时被许元阳捅破肚子的感受还在隐隐约约的发疼。

    他随即勾起一个淡笑,敲出一行字:“替付秦歌宰你的人。”

    “脑残。你以为你上了他的号了,就是付秦歌了?”

    破魔弓在一旁冷言嗤笑道,然而,还未笑完,眼前的付秦歌突然旋转在空中,双刀合一形成一道带着剑气的龙卷风,冲他门面而来,横着霸刀一刀斩了下去。

    破魔弓内心大叫不好,抬手拿弓挡刀,后脚发力想用弓手的逃命技能,但是技能发动需要两秒时间,在这段时间另一把血刃直刺他的腹部,将他最后一点血给砍没了。

    破魔弓的身体化成数码碎片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地上一件发着紫色光的衣服。

    付秦歌用刀拨了拨那件衣服,嫌弃的“啧”了一声:“垃圾货。”

    “我再说一次,滚下他的号。”

    付秦歌微微侧脸看向许元阳,就见他手指撩拨琴弦,随着他的指尖滑动,一群骷髅恶鬼从琴里跳了出来,手拿刀枪剑棍,张开血盆大口直朝他而来。

    一瞬间,鬼嚎声四起。

    付秦歌反握双刀,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直冲上前,眸中闪光,从群鬼中杀出,伴随着骷髅破碎的骨骸,一跃而起砍向许元阳。

    许元阳有些错愕他的操作,随后这种错愕感又被欣喜所替代,他的嘴角逐渐划开了一丝邪笑,道:“有点意思。”

    他将伏羲琴用力往上一拍,侧身躲开了付秦歌砍过来的技能,导致身的柱子被霸刀拦腰砍断。

    许元阳原地转了一个圈,抬起右臂稳稳的接住了落下来的伏羲琴,反手拨弦,琴音化刃在空气中形成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气流。

    就在他们打得难分难舍时,世界喇叭接连不断:

    [长歌在攻秋水长天啊!]

    [别胡说,付秦歌都死了一年多了,指不定是哪个黑客盗了他的号。]

    [不管他死没死,上他号的人居然单枪匹马干秋水啊。]

    [真的假的?]

    [是真的……我就是秋水长天的人。我们帮会的人被他爆了一地的装备,找都找不回来了。]

    [我擦,牛逼!]

    [组团捡装备的有没有?]

    专心干架的付秦歌丝毫没注意到周围的玩家越来越多。

    这些人还引来了一群麻烦的官差,官差只会普攻,攻击伤害不高,但是一刀砍下去会把人震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元阳,我们来帮你了。”

    “秋水长天”的友帮“傲世苍穹”帮主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

    一瞬间,秋水长天里挤满了玩家。

    付秦歌用刀劈开了三四个围着他最近的玩家,接着反身往后退去,立在栏杆上冷眼看着被一群人护着的许元阳。

    [我可是想要付秦歌的霸刀好久了。]

    [付秦歌?是不是打假赛那个?]

    [是啊,去年的事。为这事我们帮帮主还赌输了十几万呢。连id都改成了付秦歌他爸爸。]

    [付秦歌已经死了,这就是个盗号的。]

    [这盗号的也牛逼啊,能把公子元阳打成这样。]

    双拳难敌四手,付秦歌剩下的血量不多了。他单膝跪地,单手将刀插在土里,支撑着身体。

    角色发出警告的心跳声,眼睛里的视线也是血糊糊一片。

    要逃出去根本没可能,黑压压的玩家堵在路上,跑不到半路就要被砍死。

    付秦歌眉头一皱,拿起了桌上的水喝了一口,想压下心里的燥努之意。

    这时,那些秋水长天友帮的人一拥而上,付秦歌连忙操作着刀客往后闪躲。

    说实话,他有点怂了,单干他强的不行,但来群的他可不是沈柯。战斗状态又不能强制下线,他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嗷——”一道电光炸开,方芜剑化成一条冰龙,盘旋而来,龙吟阵阵,冲往人群,所有人皆逃散开。

    方芜硬生生在人群里开劈出了一条血路,笔直的插在付秦歌眼前。

    许元阳猛然抓弦,目光一紧,看向空中,惊呼道:“御河!”

    顶着id“御河”的蜀山御剑而来,墨发飞舞,玉袖生风,稳稳的落在了秋水长天的屋顶上。

    电脑前的英俊男人取下了鼻梁上的金边眼镜,一对深邃的眸子闪着微微的暗光,目光死死的盯着屏幕里奄奄一息的刀客。

    与此同时,付秦歌也震惊的盯着上方的蜀山,双手逐渐离开了键盘,疑惑的低喃出声:“沈柯?”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杨超越妹妹的霸王票,感谢岂少梦的霸王票,感谢茜茜的霸王票,感谢我宝贝鱼儿,感谢宝贝苏辞,三更感谢。新文大吉。

    ps:游戏术语

    rmb=人民币  npc=非玩家控制角色(互动接任务的角色)

    氪金=充钱  家里有矿=家里有钱  buff=增益或者减益额外附加在玩家身上的特效  属性=装备的加成

    暂时想到这么多,欢迎大家补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