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5)
    [御河怎么会出现?]

    [这瓜越来越精彩了。]

    [我这玩游戏半年多,从来都没见到过御河,没想到今天有幸见到了。]

    [看看方芜的属性,简直了。]

    [砸了不少钱吧?]

    [他又不心疼这点钱,人家家里有矿。]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御河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双深邃的蓝眸,如雪山中清澈冷郁的冰湖,藏着一抹摸不透,看不透的深意,浑身散发的清冷气质让人望而却步。

    付秦歌支撑着方芜站了起来,心中一阵五味杂陈,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会出手帮他的是他这个多年以来的老对手。

    付秦歌无奈的笑了笑,底下聊天框里就传来了沈柯的私信,语句简洁的冲他问:“你是谁?”

    付秦歌在电脑面前沉默了一会,许久,才敲出几个字:“我是谁不重要。道长……你现在帮我一个忙。事成之后,我就把霸刀送你怎么样?”

    沈柯:“说。”

    付秦歌:“替我争取十分钟的时间。”

    沈柯:“?”

    付秦歌:“我想弄死许元阳。”

    聊天框久久没有回应,付秦歌试探性的打了一句:“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沈柯手指停顿在键盘上,眸色愈发愈深沉,良久,敲出一字:“嗯。”

    屋顶上的白衣蜀山轻盈的跳了下来,单手捏决,轻松的召唤回了付秦歌手中握着的方芜剑。

    “御河,你要做什么?”开口说话的人是个id名唤“舞儿”的金装奶妈,她sc老东家的女人,也是傲世苍穹现在的副会。

    不管是现实里还是游戏里,她一向和秋水长天里的人走得很近,自然是不会让沈柯当众把人带走。

    沈柯没有搭理她,只是用剑在人群脚下化了一条长线,隔开了人群与付秦歌,而后,熟练的把方芜收回了剑鞘里。

    他冷眼扫过众人的脸,最后落在了许元阳身上,语句简洁,对他道:“单挑。一对一。”

    这句话沈柯是用语音说出来的,大家也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声音清淡,低沉又富有磁性,仿佛一个沉闷的大提琴。

    许元阳眼眸里闪过几丝忌惮,眉头一皱,问:“我们单?”

    舞儿一听这话,立马把许元阳护在了身后,她本是许元阳的首席粉丝,自然是看不过去沈柯欺负许元阳。

    沈柯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地上正在啃包子回血的付秦歌,又看向许元阳,道:“和他。”

    见沈柯没搭理他,舞儿脸上浮起不悦的神色,微怒道:“御河你什么意思,这是我们秋水和傲世的事情。你干预做什么?”

    她话音才刚落,沈柯的剑气斩就直径朝她劈了过去,幸好许元阳在她身旁,用琴波盾替她挡下了这一击,不然这下梁子可就结大了。

    舞儿吓得花容煞白,久久没有回过神,从她玩刀战起,只有她打别人的份,没有人敢真的动手打她,刚刚沈柯的招式,分明是想要一剑斩了她。

    许元阳的手轻抚在了琴弦上,收回了波动的琴音,对他道:“好,我答应你。”

    [不过就是1v1。怕什么?]

    [就是,元阳难道还怕一个盗号的么。]

    [话说我都好久没看到元阳跟人单挑了。]

    [毕竟以前元阳是辅助位的,后来付秦歌被开除出队,没办法他只能进化成了魔修代替付秦歌打输出。]

    许元阳瞥了公屏朝他一边倒的言论,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一个微笑。

    他抱着伏羲琴走出了护着他的人群,他忠诚的几个粉丝就想一起跟上来,却被沈柯几段招式送去了无间地狱等复活。

    “御河!你也太过分了吧!仗着装备好点了不起吗?”

    “就是……太欺负人了。”

    电脑前的沈柯面无表情的盯着公屏怒斥自己的话,目光微微一沉,大力的把方芜插到了人群跟前,语气极冷的吐出几个字:“1v1擂台。越过这条线的杀。”

    以沈柯现在的装备除了一些土豪能接住他几招之外,普通玩家几乎只需要他一招就会死在他跟前。

    毕竟是装备榜第一的氪金大佬,连操作都远远在常人之上 。

    在刀战,装备打造一件极难,不是氪金就是花时间,爆出去只是眨眼一瞬,以沈柯的实力,谁都要忌惮三分。

    之后,没有人敢再去惹他,也没有人敢越过方芜所插的那条三八线。

    沈柯就如门神一样板着脸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静静的观察着许元阳与付秦歌的对战。

    许元阳衣诀飘飘的站在不远处,付秦歌手持两把长刀就朝他走了过来。

    许元阳微微眯起了一双眼睛,凝视来人。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渐渐走来的付秦歌,他心里起了一种熟悉感,这种感觉让他心底发慌。

    许元阳慌乱的目光骤然一寒,伸手拂过伏羲琴的琴弦,流水般的琴音流淌而出,没有之前的高山流水,这次阴柔了许多。

    四周环境一变,红月高挂,尸骸满地,枯树上停着几只红眼乌鸦,红色的月光照在平原上,像给平原染了一层薄薄的鲜血。

    所有红名玩家都被带进了琴师分支魔修制造出来的结界。

    他指尖每拨一调,土里就钻出一具腐尸,腐尸大多是阴兵,穿着盔甲,手拿□□刀剑。破不了魔修的结界会很烦,腐尸会一直在土里刷新出来,没完没了。

    付秦歌不耐烦的敲击着键盘,砍着成堆涌上来的腐尸,砍着砍着,心里都烦躁了起来。

    魔修的琴音听久了会让人心浮气躁,很容易让角色走火入魔,走火入魔厚,会让角色陷入疯狂状态,自爆而亡。

    这样拖着反而对他不利,他转身往身后跑去,一群腐尸在他身后追着他,形成了一个丧尸如潮的画面。

    秋水长天的成员纷纷捧腹大笑,被爆了装备自然是不爽的,就等着看付秦歌笑话。

    [我还以为这人有多牛逼。]

    [笑死……看他那怂样。]

    [还真当自己付秦歌了,敢和元阳单。怕是不知道元阳是职业选手吧。]

    沈柯抱剑看着远处的付秦歌,听到耳边的流言蜚语,不由得剑眉一蹙,冷锐的视线扫了过去。

    “安静。”

    几名看戏的玩家听到沈柯的声音皆是一愣,交谈声戛然而止,警惕的抓起了自己的武器,纷纷往后退了两步。

    沈柯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了屏幕里正与许元阳激烈打在一起的付秦歌,越看他出招的方式,沈柯的眼眸愈发愈深沉。

    付秦歌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击,几乎不用看摁键,他都能知道刀客的技能是哪一个摁键触发。

    他一边将成堆的腐尸往许元阳那边引,一边把右手的霸刀往空中一扔,霸刀立刻在空中化作一道闪光的流星,直朝许元阳斩去。

    许元阳不屑的勾起一抹笑容,脚尖轻盈的跃起,披肩的长发飞舞,黑袍翻涌,稳稳的落在了一边的枯木枝上。

    “许元阳!!”上方空中传来一声振聋发聩的爆喝。

    许元阳眼眸一斜,就见付秦歌不知道什么狗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眸子里闪着红光,握着一把浴血的刀刃直砍而来。

    刀刃是砍下去了,但是许元阳也没躲开,身子直接被霸刀砍中,在空气里化成了一道水波微荡。

    “把霸刀扔向目标点,极速的位移,这套操作需要极强的手速。刀影这招全服会用的不下数十人。你倒是玩得不错,有他的水平。不过……还差了点东西。”

    言罢,许元阳的角色消失在了屏幕里。

    付秦歌握鼠标的手一紧:“原来是幻影。”

    这时,许元阳抱琴又在对面的枯枝上出现了,他捂脸低笑,笑声越来越大,笑得身体都在微颤。

    下一秒,他的笑声又戛然而止,面带阴狠,咬牙道:“看到你的出招,就让我很不爽。我最讨厌别人刻意的模仿他了。”

    “付秦歌也是,你也是……”他猛然拨铉,力道极重,接近癫狂:“都得死!你们都得给我死!”

    付秦歌往边上跑开,躲着他如子弹飞来的琴音,目光里闪过一丝嫌恶,:“真是个疯子。”

    付秦歌跑向地上插着的霸刀,将它拔起,在一次砍向了许元阳,枯木被切成四五段落在地面,许元阳却消失在了树枝上,如他所料的,又是琴师幻象。

    付秦歌没想到他会把魔修的技能练的如此熟练,他总算看清楚了,眼前的许元阳也不是那个只会在他身后替他给盾加血的人了。

    “听琴音。”沈柯低沉的声音落入他的耳畔,声音很轻,轻到随风而散,却点拨了最关键的一点。

    付秦歌在房间里缓缓闭眼,微微侧耳,过滤掉了那些吵杂的闲言碎语,仔细听着耳机里传来的阵阵琴音。

    许元阳现在的琴声非常燥怒,瑟音激扬,清脆短促,如拍岸涛声,接踵而至。

    越仔细听越让付秦歌脑子嗡鸣作响,主要是他向来不爱听古典音乐,听久了也听不出什么。

    但琴师的琴音对游戏角色是带有杀伤力的,如慢性凌迟一般,虽然耗血不多,但却能在体内积攒层数。一但层数叠满,角色就会进入走火入魔状态,许元阳随时可滑弦引爆琴音。

    琴师的魔修分支,天生就克近战的浪客。

    他缓缓睁眼,看向电脑屏幕,就见屏幕里刀客漆黑的眸子已经进入走火入魔初段,蜕换成了血红色,仔细看去还能在瞳仁里看到一轮悬着的血月。

    [刀客身上的琴音baff已经快叠满了。这是要输的节奏啊。]

    [那有什么,他又不是付秦歌本人,输了也不奇怪。]

    “他会赢。”一旁的沈柯突然开口,几人瞪大了眼睛看向他,就见他正面色沉稳的盯着付秦歌。

    几人面面相觑:“御河这是在跟我们说话?”

    一人问沈柯:“御河,你怎么知道刀客会赢?”

    沈柯微微侧脸,看向一众人,锋利的薄唇动了动:“我最懂他。”

    御河和长歌以前是刀战出了名的死对头,长歌风生水起之时,御河这个id突然就出现在了刀战第一区。

    剑侠争霸赛开启时这个id也报名参加了争霸单人赛,把长歌稳居第一的位置给挤了下去。

    不过之后,这人赢了长歌后就再也没有在剑侠争霸里出现过,听说许多知名战队都去签他,但是连他的面都见不着。

    这些一区老玩家都是知道的。

    一人道:“御河,你是不是想多了?这人他不是付秦歌,怎么可能打得过元阳。付秦歌都已经死了。”

    电脑屏幕在闪烁,把男人线条分明侧脸渡上了一层微光,朦朦胧胧,掩盖了脸上那丝落寞的神情。

    片刻,他锋利的薄唇往下压了压,低垂着深邃的眉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五年前:

    剑侠争霸比赛结束,刚赚到第一笔金的付秦歌欣喜的把钱汇给了医院,又入手了rmb玩家必备的刀战全息端,想要好好感受刀战全息的风景。

    也是这一天,他见到了沈柯。

    全息端玩家出现时,id边上会出现一个金光闪闪的vip三个大字,以这个来区分电脑端和全息端。

    全息端角色会自动克隆玩家本来的面目,把玩家的身高、体型、面容全部展露在游戏里。

    虽然全息的很全景和真实的感受很神奇,但是同时也暴露了玩家的真容,也算是有好有坏。

    上手全息端的长歌立马带着帮会里的两个妹子骑着骏马在各个地图游荡,感受着不一样的江湖全景。

    此时的付秦歌已经是一区的大红人了,走到哪谁都认识。三人骑马逛了三个小时的地图,结果围观他们的人倒是愈来愈多,跟看猴子似的盯着他直瞧。

    被逼无奈,付秦歌只好带着妹子躲去了香粉街的百花楼,在那里找了一处阁楼坐下,品着美酒,感受着游戏里的贴近真实世界的五感,和美人飘然欲飞的舞姿。

    付秦歌依靠在窗旁,听着两个妹子说说笑笑,这时,香粉街街头突然出现了一抹白影,一个身段修长的蜀山,牵着一头漆黑的宝马而来。

    那蜀山用的也是全息端,角色克隆的身体接近一米八七左右,一身飘逸的古装穿在身上,在来来往往的玩家里显得鹤立鸡群。

    长得也是少见的俊秀,剑眉星目,容貌冷峻,一对眼眸呈冰湖一般的幽蓝,轮廓立体得不像是个中国人,但也没有美国人那般五官突出,倒像是个混血儿,棱角分明,不多不少,刚刚好。

    别说,一眼望去,还真有几番仙人之姿的气质。

    付秦歌也是第一次见到能把蜀山装穿得如此完美的玩家,还控制不住的多看了两眼。

    “我去!快看楼下那个道长!”付秦歌一同的两妹子似乎也注意到了楼下路过的蜀山,一个个探头探脑的就往窗户外伸,笑得一脸花痴。

    “居然还是全息端。那他这就是原本的样子?”

    “哇……好帅啊……我在刀战都没见过这么帅的全息端玩家。”

    付秦歌眉梢抽了抽,虽然他是比不上楼下那蜀山,但也算是个不差的型男,居然就被妹子这么无视了。

    不爽。

    很不爽。

    他放下酒杯,不屑的道出一句:“光看人外表有什么用。跟你们说啊,外表越好的男人,这心里边黑你们信不信?指不定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呢。”

    妹子摇头:“我不信,那蜀山小哥哥怎么看也不像道貌岸然的人。”

    “啧。还不信,你们认识他么?”

    “不认识。”

    “不过我们等会去打个招呼,加个好友不就认识了。”

    付秦歌指了指楼下的蜀山,笑着问她们:“知道这是哪么?”

    妹子答:“香粉街啊?”

    付秦歌:“香粉街是什么地方?”

    妹子:“大概……”

    “大概什么啊大概。”付秦歌扬了扬眉梢,看向楼下穿得风骚到处拉客的npc们,道:“傻不傻啊……谁不知道这里是刀战出了名的大保健一条街。他要是个正人君子怎么会来逛妓院?”

    “哎,长歌说得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

    “你信他?长歌这张嘴十句九句是假的。我看他就是嫉妒没人家长得帅。”

    两个妹子突然笑了起来。

    “嘿——还不信。”付秦歌一把拿起了桌上的霸刀,横在了腰间,极骚的扭了扭腰,说道:“今天哥哥就带你们看看男人的真面目。”

    言罢,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蜀山的化型符咒,幻化成了百花楼第一名妓的模样,坦胸露乳,身姿婀娜,举手投足间万种风情。

    化型符只能维持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就会自动恢复原状。

    但是化型符用在了付秦歌身上却变了味,从站姿和神色来看,不像是个美人,倒像是个骂街的泼妇。

    付秦歌也没注意,提着裙摆就匆匆下了楼。

    妹子们在雅间里笑得前俯后仰,只因长歌走路的姿势着实逗趣,正义的外八字,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男人假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