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6)
    香粉街上:

    [距离目的地还有一百米。]

    沈柯牵着黑麒麟跟着藏宝图的语音导航行走,途经百花楼,就见一个身着极其暴露的女npc突然提着裙摆就从百花楼里冲了出来。

    付秦歌站在街边,将一条修长裸露的**搭在了台阶上,摆出一个他自认为很风骚的姿势立在沈柯斜对面。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看到第一花魁的脸,一定会忍不住走过来。毕竟这游戏是属于十八禁的,可以跟npc发生点什么,也不意外。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套路来走,沈柯根本看都没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牵着马就从他身前晃过去了。

    付秦歌:“……”

    一定是姿势不对,再来一次。

    想着,付秦歌不甘心的追上了那抹白影,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发现那抹白影走路的脚步似乎加快了许多。

    付秦歌胜在腿长,没多久就追上了他,脚踝故意一撇,准备就来个硬碰瓷,强行就想倒在他怀里。

    谁知,这沈柯反应能力极快,在他倒下的一瞬,他便往旁边快速的挪了一步,熟练的躲开了付秦歌的“猛虎扑”,使他脸朝地摔在了地上。

    自己身前突然来了个碰瓷的npc,沈柯冷峻的面容上没有多大表情,只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后,淡定的跨过他的身体,继续往前走去。

    付秦歌抽了抽眉梢,正常来说,这绝世美人倒下,是个男人都会用胳膊接住,抱入怀中,来一段唯美的相遇。

    这御河躲开美人扑过来的动作,还真是熟练得让人心疼。

    付秦歌无奈的笑了笑。

    看来他这次还真是碰到一个真正经了。

    正这么想着,那御河在他的视线里突然折了个弯,迈开长腿跨进了百花楼。

    [往前直走,距离目的地还有五十米。]

    沈柯低着头跟着手中的藏宝图导航走,殊不知自己已经被导航一路坑到了妓院里。

    他在回过神时,周围围上来了许多穿着暴露的npc们,接着妓院阁楼上又投来了两个女玩家怪异的视线。

    “……”沈柯在花群从中怔愣了片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刚想退出百花院时,自己的怀中就撞上来了一个笑得一脸淫.荡的刀客。

    付秦歌完全没有注意到沈柯脸上的异样,挽着他的胳膊,就把他推倒在了椅子上,接着从过路的小二那里要来了一杯茶,递给了沈柯。

    “官人,来……喝口茶……”

    沈柯也不拒绝,接过了他手中的茶杯。

    付秦歌见他没有抗拒,顺势倒在了他怀里,朝着楼上的两妹子得意的挑了挑眉,接着又笑嘻嘻的瞪着沈柯:小样,这下看你还怎么装。

    “官人,留宿不……”付秦歌憋着笑,朝他娇滴滴的挤眉弄眼:“人家一晚只要……”说着张开五根手指头:“五百俩……”

    “……”某蜀山一字不语。

    “嫌贵啊……四百俩也是可以的。”

    “……”某蜀山面无表情。

    “三百两!阿西……不要钱,不要钱总可以了吧!”

    “……”某蜀山岿然不动,甚至还想喝口茶。

    “官人,你倒是……说句话啊。”付秦歌额头青筋暴起,悄然摸向了腰上的霸刀,强行隐忍着想一刀砍死他的冲动。

    沈柯冷静的放下茶杯,淡定道出一句:“你知不知道……化型符,对蜀山没有作用。”

    付秦歌顿时石化在了他怀里,意念一动,就打开了背包界面,查看化型符的说明,一看之后他更加不淡定了。

    化型符:

    蜀山符咒,可用来幻化npc,效果维持一小时,可找蜀山清心(npc)打造。

    付秦歌定眼一看,原来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该幻化效果对蜀山无用。

    卧槽……这小字写了跟没写一样啊!

    这么特么谁注意得到!

    坑爹啊这是!

    付秦歌心中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他立刻压回了蠢蠢欲动的霸刀,干笑了两声,心虚地晃着眼睛说:“其实……这就是个意外……意外……”

    即使拆穿了付秦歌伎俩,从始至终,沈柯的目光也从未在地板移开半分,或者说根本不屑于看付秦歌一眼。

    “从我身上滚下去。”

    “好勒!”付秦歌利索的从他身上滚了下来,抬起腿正准备开溜,后面就传来了沈柯低沉的声音:“我藏宝图,还回来。”

    “藏什么宝?宝什么藏?图什么?”付秦歌把藏宝图藏在了背后,吹着口哨装傻,一步两步三步挪动到了窗边,而后,笑嘻嘻的朝他招了招手,眼看着沈柯脸色愈来愈沉,他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单手撑窗翻越了出去,留下一句:“大老板,我先走了,下次再约。”

    付秦歌稳稳的落在地面,然而,还未走两步一道白光就从他背后直径刺来。付秦歌反应极快的使用角色固有位移技能,躲开了沈柯这致命的剑气斩。

    “我去……”付秦歌盯着被剑气斩砍成两半的居民楼,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看向身后那人。

    沈柯单手持着方芜款款而来,一张俊容此时阴沉得仿佛天边欲降雨的乌云,他目光锐利的直视着付秦歌,冷声道:“还给我。”

    付秦歌笑了笑,不知为何越看沈柯这张沉着的脸,越是想逗他,情不自禁的就调侃了起来:“大老板,要不要这么暴力啊……看你把这些npc吓的。”

    反正争霸赛结束了,现在他也是闲得无聊,他现在手里这藏宝图可是稀有的金色,千金难求一张。若是能挖稀有材料,他的霸刀就可以直接升级了。

    不过,他也不是夺人所好的人,他就是单纯想跟这个蜀山玩玩,毕竟,好对手难遇。

    想着,付秦歌就把藏宝图挂在自己手指上旋转,冲他吹了一个轻挑口哨,笑得吊儿郎当:“小道长来啊……来追我。追到我我就把藏宝图还给你。”

    沈柯:“……”

    之后,付秦歌为了他这句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主要是,他万万没想到,这表面上看上去老老实实的蜀山,居然跟跟发了疯一样追着他在刀战砍了半个地图!

    最主要还是……他打不过!

    没错,他真的打不过。

    付秦歌狼狈的缩在房顶上,看了一眼自己只剩三分之一的红血条,苦笑一声:他错了,他真的错了,错在不该去挑战一个人名币战士的底线。

    还没给他松口气的功夫,一道剑气斩突然凌空而至,把他所在的房顶整个劈了开。接着一个白衣飘飘的蜀山持着剑出现在上空,冷着一对寒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付秦歌一惊,暗骂一声:“卧槽?”

    这家伙是在他身上安装了gps吗?怎么他躲在哪里这人都能找到!

    “我靠啊!你们谁啊?”小道上突然急匆匆跑过来了一个破魔弓玩家,他无比震惊的盯着自己变成一滩废墟的家园,怒道:“老子都把地皮买得这么偏僻了,你们一个个还能找来拆家!我家又不值几个钱,也没藏宝藏,怎么特么的惹到你们了?!”

    在刀战是可以购买地皮建造房屋的。跟现实世界一样,游戏里也是浮夸的很,靠近城中心的地皮或者城里的地皮一般都贵得要死,都是沈柯这种人民币玩家才能买得起的。

    而像普通玩家,地方越远,地皮就越便宜,以至于某些无人的山峰上甚至都不需要钱了,直接画地为王。但是这样的房子没有人守护,很容易就被土匪或者玩家抢劫。

    面对那玩家的一顿破口大骂,付秦歌无奈的用手指了指他背后:“兄弟,这真不是我干的,是你身后那神荼脸干的。”

    “长……长歌?”那玩家之前在黑夜里没有看清他的id,现在看清后,心中的愤怒则被诧异替代。他顺着付秦歌值的方向回头,就见一个穿着一袭白衣的蜀山持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向他逐渐靠近,仿佛一个索命的死神。

    他黑夜里的血红的id格外亮眼。

    那玩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心中的诧异一瞬登上顶峰,说起话来也是结结巴巴:“卧槽……御御御……御河!”还特么是红名的!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付秦歌看着那如一只老鼠一般灰溜溜逃走的玩家无奈的笑了笑。而后,他又看向步步紧逼的沈柯,瘫开手往后退去,道:“喂喂喂……御河,你这就过了啊……不就是张宝藏图么,我还你就是了,要不要这么暴力。”

    言罢,付秦歌拿出了怀里的藏宝图,扔给了沈柯,说道:“好了我还给你了。咱们点到为止了啊。”

    沈柯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收回了藏宝图,同时方芜也归入了剑鞘里,半久,吐出四字:“不过如此。”

    付秦歌皱了皱眉:“什么不过如此?”

    沈柯微微转身准备离去。转身的一瞬,他眼眸一斜,用余光审视着付秦歌,片刻,动了动锋利的薄唇,道出一句:“剑侠第一,不过如此。”

    “……你!”付秦歌被这句话呛得久久回不上话,脸上一阵青一白,在回过神时,御河已经走远。

    自此以后,两人也彻底结下了梁子。

    半月后:

    翠绿悠悠的竹林里,一个头顶id“长歌”的浪客此时躺在一块巨大的怪石上小息。

    竹林里清风徐徐,蝉鸣鸟叫,安逸得仿佛一副山水泼墨。阳光在竹叶间被摇碎,碎成了斑斑点点洒在他俊秀的脸上。

    付秦歌用双臂枕在脑后,右脚搭在弯曲的左腿上不耐烦的抖着,嘴里叼着一片竹叶,轻哼着不成曲不成歌的调调。

    听到远处的脚步声,他忽然睁眸,将竹叶一口吐出,接着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坐了起来。

    片刻,他凝眸看向下方幽深的竹林小道,就见一抹白影持着剑在小道里施施而来。

    付秦歌旋即裂开一个坏笑,道:“可算来了。”

    竹林小道里迎面走来一个白衣轻扬的蜀山。他手持长剑,面容冷峻,一对剑眉斜飞入鬓,英俊潇洒。

    徐徐的清风轻轻扬起他的千千发丝,使得他跟这片竹林美景画仿佛融入在了一起。

    “御河!”这时,天空响起一声酝酿已久的暴喝,接着一道黑影腾空而起,打破了这副淡逸的山水画。

    沈柯目光看都懒得往上看,有预知的轻轻跃起,往后跳开了两米的范围,轻松的躲开了付秦歌的技能。

    付秦歌从天而降,但是霸刀砍空,导致把地面砸了一个浅坑,双刀也随之插进了泥土里。

    见到技能放空,他原本沉着的脸突然扯开了一个谄媚的笑,仰起头来就看向面无表情的沈柯,狗腿道:“哎呀……道长,好巧啊……你也在这啊?”

    见沈柯没答话,他将霸刀拔起,又厚脸皮地道:“这……一天遇到你四五次。你说,你是不是在跟踪我啊?”

    沈柯见到他神情淡然,脸上没有丝毫波澜,仿佛早就预料到他会在这里蹲点偷袭一样。

    半久,他终于开口说话了,却是冷冰冰一个字:“滚。”

    “滚?”付秦歌笑嘻嘻的眨了眨眼,问道:“滚哪里呀?我不会哎,道长要不要教教我?”

    沈柯眼眸一瞥,一副完全不想搭理他的样子,迈步就往竹林深处走去。

    付秦歌轻声一笑,小跑着跟了上去。他双手枕在脑后,倒退着走在沈柯前方,吊儿郎当的朝他吹了一声口哨。

    “……”沈柯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戏谑的付秦歌,不悦道:“让开。”

    “这路是你们家开的么?”付秦歌笑盈盈的对上他的视线。

    他道:“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付秦歌往前走进了几步,缓缓靠近他,而后,大步一跨,停到了沈柯面前。

    俩人隔着一个极近的距离面对面对视着。

    沈柯沉稳的脸终于有了一丝表情,他将视线从付秦歌脸上移了开,眉头一皱,往后退了一步。

    付秦歌又往前跟了一步。

    “你……”沈柯话未说完,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方芜的剑鞘,眼前的付秦歌笑得十分轻佻,:“不怎么样。我就想借道长的方芜玩玩。”

    “咣当……”白光一闪,方芜出鞘。

    付秦歌连忙往后退去,瞥了一眼下方消失的小半管血,啧了一声:“御河,你要不要这么小气?”

    沈柯冷眼看着他,方芜剑在他手中发着淡淡的青光,嗡鸣作响。

    付秦歌龇牙一笑,这笑里却是带着丝丝怒意。他的后脚跟悄然发力,突然猛冲向前,一刀劈向了沈柯。

    沈柯见状,火速的横起了方芜,挡住了从上劈来的霸刀。

    刀剑相撞,一瞬间并射出一道电光。

    片刻过后,方芜化龙穿透付秦歌的腹部,这一击直接造成了他重伤,血条直线减少。

    然而,付秦歌看起来并没有要后退的意思,他咽下一口血,反而冲沈柯划开了一丝痞笑。

    沈柯目光一紧,想闪开但是来不及了,霸刀直接刺腹而来,捅穿了他的肚子。

    一时,刀剑皆流淌着对方的血,俩人僵持一阵后,默契抽刀而出,退开对方一个安全的距离。

    沈柯持剑凌空飞起,衣袖轻盈的停落在了竹叶尖上,冷眼俯视着下方的付秦歌。

    “你跟我打……你也占不到什么好处。”付秦歌吐出一口血沫子,用护腕擦了擦嘴角的血,低声道:“我跟你差的只是装备问题。”

    听到付秦歌的反驳,沈柯没有什么表情,继续持着方芜追击。

    俩人的血条都不多,但谁也没给谁丝毫喘气的机会。

    付秦歌启动御物技能,御起了地上落下的无数竹叶,让它们化身成刃;沈柯也启动了万剑归宗,将剑影分成了上千,密密麻麻布在天空。

    上方万剑齐鸣,下方竹叶起舞,一瞬竹叶化刃和万剑同时朝对方刺去。

    一瞬间,竹林里突然响起阵阵雷鸣爆炸,竹林中央那一小片区域的竹子被刀光剑影硬生生砍成了一个凹下去的圆圈。

    一顿觉醒技放下来,两人都只剩下最后一招的血量。

    付秦歌腾在空中抵挡着方芜的进攻,正在水深火热之时,他突然把手中握的双刀一松,使得两把刀齐齐的往下坠落。

    诱饵以出,等鱼上钓。

    沈柯似乎没有发现异样,豪不犹豫的挥着方芜直朝他劈来。

    这时,空中的付秦歌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灵活的半空里翻了一个身,就在翻身的一刹那,他反手握住了下坠的双刀。

    刀刃蜕换成了血红色,随着他的腰肢翻转直砍没有防备的沈柯。

    然而,下一秒付秦歌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沈柯完全预料到了他的小心思,速度极快的侧脸,躲过了他的迎面一刺,不过,霸刀还是在他的俊脸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之后,沈柯用方芜带着他右手的霸刀转了几轮圈圈,趁他占尽下风时,用力一脚踢在了付秦歌的手腕上,使得他霸刀从他手中脱手。

    “啊!!”沈柯把方芜笔直的插进了他得胸膛。

    俩人形成了一道白光,付秦歌被沈柯大力压下,以一上一下的姿势,猛然坠入地面,将地面硬生生砸出一个凹下去的土坑,炸起飞沙走石,尘埃阵阵。

    付秦歌大字躺在土坑里,沈柯则俯身在他上方微喘着粗气。他手中还握着插在他心口的方芜,一对寒眸凝视着他,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寡了。

    “好疼……”

    体验全息端的付秦歌,之前一时贪吃忘了关五感,角色锥心的疼痛在传递到了他身上。

    付秦歌四肢乏力不能在动弹,他看了看上方,就见自己血条栏里只剩下稀薄的几滴血,无奈的笑了笑。除了感叹这全息端逼近真实体验感之外,还在心疼自己即将被爆掉的装备。

    他喘着粗气冲着上方的沈柯笑了笑,道:“道长……你也太懂我了吧。你怎么知道我刚才要用什么招?”

    沈柯喘息的声音一收,锐利的眼眸闪了闪,闪过一丝不耐烦,对他道:“你以后不要来烦我。”

    “嘿嘿……”付秦歌不要脸的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欲起的身体重新拉了回来,暧昧道:“那可不行,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把你打败,要我怎么耐得了性子不去找你?”

    “……”沈柯脸色一黑,接着手一用力,就把方芜在刺入了他胸膛几分,付秦歌最后一点血量就被方芜这样刺没了。

    付秦歌吃痛得大叫,骂了一句:“我操!御河你来真的啊!”

    言罢,角色视线一黑,他的身体化成了数码碎片消失在了土坑里。只留下两把从他身上爆出来的双刀。

    沈柯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把方芜归入了鞘中,目光深沉的盯着付秦歌的霸刀好一阵,才伸手将它拔起,放入了自己的背包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