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总裁追债的日子[重生] 重生(7)
    沈柯眸子闪了闪从回忆里逐渐缓了回来,那边付秦歌与许元阳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付秦歌现在正处于下风,许元阳叠在他身上的弦音已满,他随时可以滑弦引爆,从而结束这场战斗。

    但,许元阳似乎还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久久不引爆玄音。

    付秦歌现在如一只困兽一般困在他的结界里,红着一双眼睛,一刀一刀的砍着他的幻影。

    许元阳微微眯起了含着一抹轻蔑之色的眼眸,居高临下俯视着下方的付秦歌。从表情来看,他似乎很享受这样折磨付秦歌的样子。

    忽然,他的电脑屏幕突然闪了闪,天空突然炸开了一道闪电,闪电几乎将整个黑空一瞬间照亮,又随即而逝。

    许元阳微微皱眉,警惕的抱琴落在地面,但很快,他的警惕又逐渐被不屑所替代。

    许元阳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意,看着从空中坠下的付秦歌,道:“你输了……”

    “元阳打得好!”

    “不愧是职业选手,这操作真是行云流水啊!”

    所有人都在拍手叫好,七嘴八舌的嘲笑着付秦歌。只有沈柯寒着脸立在原地,剑鞘里的方芜不停地铮铮作响,仿佛随时脱鞘而出。

    “废物。”许元阳看了一眼空中缓缓下坠的付秦歌,大袖一挥,随之转身往外走去,这个高度根本不需要他在补最后一刀那废物也会摔死。

    然而,还未走两步,人群突然传来阵阵大喝:“元阳小心!!”

    一阵阵杀意从背后袭来。

    许元阳双眸一紧,连忙伸手抚琴,原地翻身往后飘去。这时,一张被月光染红的脸出现在他眼前,付秦歌笑得如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一般,持着霸刀砍来。

    “找到你了。”付秦歌低语一声,接着一套连招的技能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身上,直接打掉了他大半管血量。

    片刻,伏羲琴从许元阳手里脱落,两人之间炸起一道了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波。

    许元阳被炸飞,角色的心跳声回响在脑海,视线也变得血糊成一片。

    付秦歌甚至不给他落地的机会,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狂奔而来,一跃而起,伴随着狂暴的呐喊声,毫不犹豫用双刀捅穿了他的胸膛,给了他致命一击。

    一时,血花绽开,伏羲落地,七弦皆断。

    随着许元阳的结界破碎,这场战斗胜负已分。

    付秦歌冷眼看着变成数码碎片消失的许元阳,似踢垃圾一般踢了踢地上的断琴,低声道:“这把琴,我能为你打造,也能把它摧毁。”

    伏羲断弦犹如废琴,付秦歌也懒得在去看它一眼,拔起了地上的霸刀,连人群也都懒得在看一眼,迈腿离去,只留给大家一个孤寂远去的背影。

    沈柯在电脑屏幕前怔愣了许久,冰冷的蓝眸里充满了复杂的神色,又微微闪过几丝诧异。在付秦歌转身离去的时候,他也毫不犹豫的操控着角色跟上了他。

    许元阳战败,伏羲琴被毁,一瞬间再次让世界炸了起来。有的人说是付秦歌复活了,有的人则反对死神论。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算是闹大了。

    付秦歌不耐烦的屏蔽了炸开的喇叭和世界消息,左弯八拐熟练的找到了香粉镇那家“小胖胖川菜火锅店。”

    大门口的npc进进出出,人声鼎沸,这虚拟的火锅店仿佛与现实融合,好不热闹。

    刀客现在急需要补血,整个角色处于警告状态,还是拖着身子半爬进去的,就算如此,那刚毅的脸上还是保持着一丝不败者的傲气。

    付秦歌感叹了一阵,操作着刀客就走进了去。

    火锅店的掌柜是个身材圆润的大胖墩,手里常年拿着一个算盘,自从买了全息端起,付秦歌就一直来这里吃火锅。

    久而久之,也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大肉丸子。

    因为他看上去就长得就像个成了精的肉丸子,十分喜感。

    “哟,爷又来了!”掌柜抬起了头看向这边。

    “咦?”付秦歌在电脑前疑惑的挠了挠后脑勺,按理说,他一年多没上游戏,npc会自动消除记忆档和好感度的啊,怎么还记得他?

    掌柜打开了前台的小门,撩开袍子笑盈盈的就迎了过来,付秦歌有些受宠若惊:这……以前咋没见过他这般热情?

    谁知,那掌柜突然肥脸一沉,冲他面无表情道了一句:“让让。”

    “让……”付秦歌还没反应过来,刀客就被金有钱嫌弃的推了开,露出了被他挡在身后的俊逸蜀山。

    付秦歌见到沈柯忍不住抽了抽眉梢,金有钱搓了搓手,谄媚的冲着他笑道:“爷,今天吃啥?”

    沈柯:“鸳鸯锅。”

    “哎……好勒!”小胖朝着后方厨房大喊,:“鸳鸯锅,多加菜!”

    厨房传来一声回应“得勒!”

    沈柯斜眸看向付秦歌,就见付秦歌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瘫坐在了火锅店靠窗的座位上。

    沈柯随后跟上,坐在了他前方。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相望。

    沈柯先开口,却是简薄的三个字:“开语音。”

    付秦歌在电脑前愣了愣,手指快速的敲击着键盘回应:“呃……抱歉,不方便。”

    沈柯沉默了一阵,又道:“我没想到你还活着。”

    沈柯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付秦歌耳机里回响,由于那边耳麦音质极好,将他的声音原原本本的传了过来,仿佛在与他贴耳交谈一样。

    付秦歌心生起一丝怪异感,不舒适的就把耳机往后拉了拉,敲击着键盘,回应道:“都跟你说了,我是鬼。”

    沈柯:“……”

    付秦歌见他没答话,便反问他:“道长,你怎么跟来了?”

    他道:“附近不安全。”

    电脑前的付秦歌笑了:“所以……你特意来保护我的?”

    耳机那边沉默良久,才回应了一个字:“嗯。”

    “没想到啊……”付秦歌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最后站出来帮我的,居然是你。”

    “很奇怪么?”沈柯微微往后仰,双手抱臂,靠在了椅背上:“你还欠我钱。”

    “……”付秦歌下意识搓了搓脖子,心虚道:“咳……这都过去那么久了。大老板,你也不差这点钱吧……”

    “……”耳机里似乎传来了一声轻笑,但是由于笑声太过轻,以至于付秦歌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想了想,他把霸刀从腰后取了下来,放在了沈柯跟前,说道:“我现在背包里没有钱。只能用霸刀还了……这两把刀现在送给你了。老板,你可要好好珍藏啊……”

    沈柯:“没兴趣。”

    “那好吧。”付秦歌耸了耸肩,正准备收回桌上的霸刀时,一只大手就压了上来,将他的霸刀火速的拿了走,收入了自己背包里。

    付秦歌好笑道:“你不是没兴趣么?”

    沈柯:“暂时替你保管。”

    “不用……废事。卖了或者分解了去喂方芜都行。”付秦歌摆了摆手,无所谓地道:“反正,今后我也不会在上这个号了,你也见不到我了。”

    电脑另一端那对波澜不惊的蓝眸里出现了少有的几丝慌张,沈柯问:“为什么?”

    “因为……”付秦歌含着未说完的话思索了一阵,想了想,又吞咽了下去。他并不想告知沈柯他对这个号的复杂心情,只是轻飘飘地道了一句:“没什么。只是看着烦。”

    付秦歌抬眼盯着屏幕里那面色清冷的蜀山,缓慢的敲击着键盘,打出的字删了又加,加了又减,最后还是忍不住发了出去:“所有人都觉得我已经死了。为什么只有你深信不疑的认为我还活着?”

    “没有为什么。”沈柯性感的低音炮落在他耳畔,讪讪道:“只是感觉。是你。”

    付秦歌愣了愣,笑了:“话别说得这么深情,听着怪别扭的。”

    “……”沈柯再次陷入了沉默。

    付秦歌托腮盯着认真吃火锅的奶油蜀山,心中突然起了一丝戏谑,就问:“御河,你还记不记得我霸刀名字的由来?”

    沈柯:“嗯。你跟我说过。”

    付秦歌:“那你再给我说说,我都忘了。”

    沈柯那边也没犹豫,脱口而出:“霸霸的刀。”

    “哎——!”付秦歌拍桌大笑:“乖儿子!”

    沈柯:“……”

    回忆:

    距离长歌被夺刀已经过去三天,在这三天里,刀战玩家们总能看到御河身边跟着一个跑来跑去的狗腿子。

    没错,那个狗腿子就是他,付秦歌。

    忍辱负重,要回刀来还是一条好汉!

    “道长……把刀还我呗……”付秦歌笑嘻嘻的凑了上去,然而,沈柯目光根本不屑于看他一眼,从他身旁淡定的绕了过去,弯腰捡起了地上一撮马草,专心的喂着他的战驹黑麒麟。

    这黑麒麟长得非常漂亮,毛色黝黑发亮,四脚踏雷电,可随玩家出战。有了战驹就等于让玩家多了一条性命。

    但是这种马一年会在野外随机刷新一次,还十分稀有难得。并且,它挑主,若是玩家入不了它的眼,它就会转头跑掉,如若跑不掉它会自爆而亡。

    “我滴乖乖……”付秦歌伸手就想抚摸一下行走的人民币。这时,在他余光处闪过一道青光,接着方芜毫无预兆的隔在了他的脖子上。

    “等等……”付秦歌把停在半空的手缩了回来,干笑了两声,把横在自己脖子上的方芜推了开,认怂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沈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把方芜归入了剑鞘里,继续喂着他的黑麒麟。

    沈柯的高冷性子,让付秦歌在一旁闲得坐立不安,索性翘着二郎腿直抖,摸了摸下巴,寻思着话题,看着沈柯好一阵,目光又落在了方芜剑上,好奇的问道:“道长,你为什么要给剑取名叫方芜啊?”

    沈柯还是没有搭理他,仿佛他是个空气人一样,喂完最后一点马草后,牵着黑麒麟就准备往城外走去。付秦歌不甘心的从他身后追了上去,但是又不敢靠近他一米的范围,因为一靠近方芜就会砍过来。

    他现在没武器,只能认怂。

    付秦歌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笑道:“那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给我的刀取名叫霸刀啊?”

    沈柯:“……”

    见沈柯没搭理他的意思,付秦歌突然和自己搭起了戏,板起了一张脸,学着沈柯的表情说话:“当然想啦。”

    前方雷打不动的沈柯停止了脚步,立在原地,和黑麒麟站在一起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注视着他。

    付秦歌见他终于肯直视自己了,连忙狗腿的凑了上去,搓着双手,谄媚的笑道:“霸刀,霸刀,爸爸的刀嘛……”

    沈柯:“……”

    “哈哈哈……”他捂着肚子自个笑得一抽一抽。

    沈柯的表情依旧毫无波澜,甚至还更沉了几分,吓得他立马止住了笑声。

    付秦歌弯起眉眼,双手一摊,在空中抓了抓,说道:“老板你看……我的儿子如今在你手里,你是不是也该还回来了?”

    沈柯淡淡开口:“你输在先。”

    付秦歌毫无预兆的往前大跨一步,原本就腿长,这一跨竟直接跨到了沈柯身前,而后,眼疾手快的按住了沈柯腰间欲出拔出方芜的手。

    “既然道长不愿还刀……那道长也把我一并收了去吧。”他语气极为暧昧,接着按着沈柯的手也不安份的抚摸了起来,冲他吹了一口气,戏谑道:“反正道长长得这么好看,我不介意跟你搞基的。”

    “……”

    沈柯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偏偏付秦歌还跟着他的步子往前进。最后,沈柯被他逼到城墙边,退无可退,表情浮起一丝微怒,伸手举起方芜,剑指他的胸口,把他隔开一段距离。

    他微微眯起了一双鹰眼,警惕的打量着眼前的付秦歌。

    付秦歌嘴角一勾,为了自己的霸刀,再次不要脸的往前靠近他了一步。在众目睽睽下,他单手抓住了方芜的剑端,把它往下移去,移至到自己的心脏处,笑得一脸坏:“道长,来,往这里刺。刺下去,我的心就是你的了。”

    沈柯那张万年不变的神荼脸终于有了一丝异样的变化,面对付秦歌不要脸的注视,他神情里闪过一丝不悦,将目光从他脸上移了开。

    沈柯微微皱眉把方芜归入了剑鞘里,而后,又把霸刀从包裹里拿了出来,往付秦歌怀里一扔,低声道:“以后别来烦我。”

    “我就不。”付秦歌一脸开心的捡起了地上的霸刀,宝贝兮兮的摸了摸。

    沈柯趁着这时一跃上马,扬长而去,只留个付秦歌一个急匆匆的背影。

    付秦歌看着那个跟见了鬼一样逃离他的白衣蜀山,忍不住捧腹大笑,大喊道:“道长你骑慢点!别摔了自己!哈哈哈哈哈……”

    小胖胖火锅店:

    “哈哈哈……”付秦歌就跟当时一样笑得捶地,沈柯则面无表情坐在对面看着他。

    忽然,付秦歌的笑声在火锅店里戛然而止,接着电脑屏幕一黑,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屏幕上就自动退出了刀战游戏端。

    付秦歌取下耳机,定眼一看,才知道,他居然被系统强制下线了!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在弹框里重新输入了账号密码,手指敲在登陆的回车键上。

    这时,一行小字跳了出来:

    [对不起,您的账号以被内部锁定]

    作者有话要说:  ps:星期四等榜单更,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