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佣的女儿】
    “我的自行车不值钱,但是门口停了先生好几辆车,而且又正对着监控,对方也敢这样做......”陶音说着说着越发委屈,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往下落个不停,衬写苍白的小脸更加娇弱无比。

    对着好几辆豪车不下手,偏偏看一辆自行车不顺眼,这下手的人恐怕是故意为了和陶音作对吧,这是白家夫妇二人此刻一同想到的。

    白曼曦还想讥讽几句,被白父制止了下来,白盛天放下咖啡杯,语气平静:“你该去学校了。”显然这句话是对着白曼曦而不是陶音。

    庞敏保养得当的脸上留着几分笑意,对不远处站着的陶音道:“小音的车既然坏了那就和曼曦一起去吧,让司机送你们。”

    庞敏多少猜到了那场恶作剧与自己的女儿有关,当下施舍了几分善意给陶音,让她搭顺风车,那可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待遇。

    田芳手里捏着钱走过来,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是答应还是客气地推辞?

    陶音已经从她手里接过了钱,笑得清甜。

    “不行,我不同意!”白曼曦双手撑在桌沿,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陶音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抬手擦了擦满脸的泪水,尴尬地朝庞敏一笑:“夫人,我先不去学校了,等会报警警察过来我得和他们说事情的经过,到时候麻烦夫人把监控调出来。”

    “陶音!你怎么说话的呢!报什么警,赶紧上学去!”田芳看了一眼庞敏的脸色,呵斥道。

    庞敏嘴角的笑容消失:“小音啊,这么点事真的需要报警吗?”

    两人的目光隔空交汇,陶音坚定不移。

    “这样吧,毕竟是在我们家门口出的事,我们也有责任,晚点给你买辆新的自行车,怎么样?”

    陶音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那就谢谢夫人了。”

    她也只是唬一下他们而已,要真是报警白家自然有法子解决,到时反倒吃力不讨好。

    等陶音的背影消失在别墅,白曼曦才哼了一声上楼拿书包,田芳则是手脚麻利地收拾好餐桌,然后开始打扫房间。

    别墅区位置偏僻,附近根本没有公交站台,也是,能在别墅区买得起房的,哪个会选择坐公交车出行。就连打车都是陶音同意了给对方加钱司机才肯绕路过来。即便如此,陶音还是迟到了十来分钟。

    讲台上的英语老师四十左右的年纪,细看之下似乎比养尊处优的庞敏保养得还要好,听说早年叶老师出国留学多年,回国之后就到了这所学校担任英文老师,有些大材小用了。

    叶楠一双狭长的凤眼微眯,朝陶音看过来,语气严厉:“干什么去了,现在已经上课十分钟了。”底下一个个富二代同学大多眼带兴致地看好戏,白曼曦更是捂嘴和同桌笑着说些什么,时不时地看陶音一眼,鄙夷又挑衅。

    “对不起,叶老师,路上堵车,”陶音轻轻地道歉,微微垂着的睫毛都在轻颤,却没有换来叶楠丝毫软化的迹象。

    “到教室后面站着,给我好好听课,”叶楠卷起课本,打算重新开始讲课,陶音却背着书包走进了教室,直接往自己的座位走过去。

    “你干什么!”叶楠把课本往桌上一扔,手指指着陶音,胸口都气得一颤一颤的,厉声斥责道:“让你站门口没听见吗,现在胆子大得连老师的话都不听了?”

    “你也不看看你那英语成绩想什么话,拖了我们班多少后腿,小姑娘能不能给自己要点脸?”一声难听过一声的斥责传到陶音的耳朵里,她却置若罔闻,只顾着自己的动作。

    底下坐着的一众学生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话题中心的陶音。

    她总算是知道原主为何想不开要自杀了,回到家受委屈,在学校里也不被重视。

    陶音弯腰取出课桌里的英语书,笑着向老师看过去:“老师,我的英语书在课桌这里,我只不过想拿了书再去教室后面。但是现在,听了老师的一番话,我觉得不需要了。”

    “你什么意思?”叶楠拧着眉问道。

    陶音淡淡地瞥她一眼,嗓音是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慵懒惬意。

    “没什么意思,就是被老师说得伤自尊心了,我今年才十七岁,老师说我是个不要脸的女孩,我很难过。”

    叶楠有片刻的愣神,不知道陶音在玩什么鬼把戏。

    “你不愿意上课就给我滚出去,不要在这里白白浪费其他同学的时间!”叶楠恶狠狠地警告道。

    殊不知这正合陶音的意,随手卷了课本就往外走,走到教室前门的时候又顿了脚步,回头凝望着叶楠。

    “老师你继续上课吧,我待会回来。”说完踱着步子慢悠悠地离开了教室。

    叶楠目瞪口呆了足足一分钟,最后在学生的提醒下这才重新拿起课本开始给学生讲课。

    陶音找了个偏僻的廊道,也趁这机会细细地过了一遍英语课本,她大学读的就是英语专业,后来也是从事翻译工作,手里的高二英语书对她而言没什么难度,翻了几页纸,就开始思索起这个世界的剧情。

    以前的陶音不明白为什么英语老师总是针对她,不管她成绩考得好坏,老师总是时不时批评她,她不敢顶嘴,于是那些批评渐渐变了味,愈发泼辣上不得台面。

    换成现在,陶音也无法理解这位叶老师清奇的脑回路,就因为整个班级她身份最低不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所以就把所有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陶音觉得没那么简单,但在脑子里搜索了半天,得到的有用的信息并不多。

    不知不觉三十分钟过去,下课铃响起,不等叶楠说下课底下的学生便自发地走出教室,看也没看她一眼,叶楠喘了几口气。

    叶楠收拾好教案课本,踩着细高跟的凉鞋往办公室走,还没出门就看到迎面走来的陶音。

    陶音抬起目光迎上去,果然,又收到了对方白眼一枚,拿自己当出气筒呢。

    “老师下课了,真巧。”

    “你!”叶楠恨不得举起手中的杯子就朝对方砸过去。

    “老师,您刚刚让我滚出教室不让我停课,我更加难过了。”说完抬手遮住脸嘤嘤地哭着跑回座位上。

    手一拿来,哪还有半滴眼泪?

    “陶音,刚刚真的吓到我了,叶老师怎么总是对你这么凶,你得罪过她?”同桌夏柠吁了口气,凑过来关心道。夏柠是陶音印象中很好的朋友,也是在这个班级里对她最好的女生。

    能进这所学校的大多是家里条件不错的,陶音是个异类,是百盛天给她走了后门进来的。对于这帮天之骄子而言,班级里突然多了个从贫困区走进来的同学,把他们的层次都拉低了不少,下意识就不愿意接触,这是正常现象。所以在这个班级里陶音受到同学老师们的无视也不会觉得太委屈。

    田芳和她说过,她和同学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让陶音不要招惹同学免得引起麻烦。陶音照做了,在班级里独来独往,唯一的朋友就是同桌夏柠。

    可是同一个班级的白曼曦不愿意放过她,时常带着三五个同学找她麻烦,奚落她。

    庞敏说:“小音,我们曼曦在学校里你们两个互相照应。”

    尽管陶音不想进这个所谓的贵族学校,但还是承白家的情,对白曼曦一忍再忍。

    “陶音?”夏柠见她神游天外,不由得伸手戳了戳她的胳膊。九月天,陶音还穿着短袖,夏柠一下子就戳在她的皮肤上,软软地陷下一个窝,夏柠感兴趣地又轻轻戳了两下:“你好软啊,皮肤也好好,这个暑假过得怎么样呀?”夏柠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下子就从叶楠的惩罚转到对陶音的好奇上去了。

    陶音任由她在自己胳膊上捣乱,一面笑着把从书包里找到下节课要用的数学课本:“还不错,你呢。”

    抛过去一个问题就听见夏柠仿佛是打开了话匣子,孜孜不倦地和陶音说着暑假又去了哪里哪里玩,买了什么包什么手链。

    陶音也不打断她,微笑着认真听着,偶尔顺着对方问几句。

    “夏柠你跟她说有什么用,”白曼曦朝这边看了过来:“她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那个小破屋子,连本市都没出过,你跟她说不就是对牛弹琴吗?”白曼曦说完看着陶音,脸上一派自得。

    陶音嘴角的弧度大了些。

    “是啊,我就是住在破屋子,小姐你好像和我住在一起哦!”

    白曼曦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陶音住的是破房间没错,可那也是自己家的别墅啊,自己这么说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刹那间白曼曦的脸色好看极了。

    旁边的短发女生亲昵地抱住白曼曦的胳膊晃了晃,语调软软的调皮:“曼曦,陶音不是你家女佣吗,你自己忙着到处玩,怎么也不带她见见世面?”说着掩唇嗤笑出声。

    陶音翻了遍记忆,找到了这个女生的名字,叫苏杭,挺娟秀的模样,却经常跟在白曼曦身后欺负陶音。

    “苏杭你这就说得没道理了,”陶音还在思考自己和苏杭什么深仇大恨,就听得一个声音尖细的女生撇了撇嘴:“你说家里的养的狗不就是用来看家的吗,认清自己的身份最重要,白日做梦太可笑了。”

    苏杭眨了眨眼,理解了她的意思,三个人一起笑出了声,虽没指名道姓,任谁都知道是在说陶音。

    或许是不够感同身受,陶音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低头翻着课本,出乎以往的平静,不仅仅是白曼曦几个人觉得诧异,就连夏柠也有些惊讶。

    往常陶音虽然也不会同白曼曦她们争执,但脸上的委屈难过谁都看得出来。

    夏柠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陶音,觉得陶音一定是太难过了,却不敢把委屈表现在脸上。

    “陶音,你别把她们说的放在心上,”夏柠小声地安慰道。她家里没有白曼曦家有钱,白曼曦本来就是在班级里横着走,她不敢太过得罪对方。

    “嗯,我没放心上,”陶音弯唇一笑,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课本上。

    夏柠有些木,呆呆地看着陶音的侧脸,嘴里嗫嚅着:“陶音,你这样笑起来好好看啊,就好像,好像嗯,”夏柠撑着下巴想了半天想不出形容词:“反正就是好看,以后你要多笑笑。”

    陶音回眸看她一眼,丝毫没有被白曼曦等人影响,笑得更加轻柔:“好。”

    陶音没有把白曼曦的挑衅放在心上,她实在不明白高高在上的白家小姐为什么要屡屡找一个女佣丫头的麻烦,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毕竟,白家也没几年能风光了。

    等高中毕业她可以顺势带着田芳离开白家,在此之前还要让田芳放下心来,让她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有勇气离开白家开始新生活。陶音在心里算了笔账,田芳一个月工资四千,这么多年攒下来应该也有一笔积蓄了,再加上田父车祸的补偿款,怎么也能够让她在外面有不错的生活了,可她宁愿让自己和女儿在白家受苦受累也不愿意离开,是太胆小了还是另有原因?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箱定时啦,每天00:02:02准时更新,这段时间可能会时不时蹭个玄学,也就是凌晨两点伪更一次,大家不用再点开看啦。单更双更都是那个点,不会变的,其他时间都不是更新哦~~

    (-^o^-)希望大家不要养肥~我会很勤快的毕竟是有存稿的人hhh

    记住!00:02:02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