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 章(修)
    浔阳市东城十三街,街道狭窄逼仄,路面坑坑洼洼,汽车跑在上头一颠一颠,不知道的还以为回到了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

    虽然已经跨入了新世纪,但是这里的建筑大都保留了上个世纪的风格。十三街的最西头开了家杂货店,报纸,零食,杂物什么都卖,简直就是一出生活大杂货。

    在这样的小店背后往往还有个隐蔽的小房间,小房间里摆着两台老虎机,店老板是个中年大叔,打了把蒲扇坐在门口椅子上,人斜斜的靠着,整个人浸在落日的余晖里,老板眯着眼嘴巴里哼着几句小调,悠哉悠哉。

    暗房里隐隐约约传来几句粗口,“艹艹艹艹艹!老子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

    “你可别给我输光了,我还要给小美买铅笔的。”

    “哪能啊,下把大哥哥就给你们赢回来了。”

    “妈的,又输了!”

    “你行不行啊,我想回家了,回家晚了,我妈非得骂我不可。”

    “放心放心,再一把再一把,这把就赢了。”

    “停停停停停停!艹艹艹!妈的!”

    ……

    老板微微睁开眼,嘴巴里停了调子,唇角上扬,像是抿着一抹笑意,伸手拿起放置在旁边桌面上的茶杯,轻轻扭开瓶盖,“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太急躁,也不知道爹妈怎么教的,说话总带脏字。”

    “哎哟妈的!烫死个人!”

    短暂的沉默后,时间似乎恢复到了岁月静好的恬静安然。

    夜幕渐渐拉下,老板和家里人在门口的桌子上吃了饭,暗房里滴滴滴机器的响声和说话的声音一直没停。

    暴躁的一连串咒骂后,是拍打机器的声音,老板见怪不怪,冲里头喊着,“再使点劲,坏了赔钱。”

    里头立刻没动静了。

    过了一会儿,那滴滴滴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屏气凝神,空气中是难言的肃穆,就像等待完成一场什么庄严的仪式。

    年约四十的老板娘收了碗筷,“这群熊孩子还没回家呢?”

    老板微微抬了抬眼皮,嗤笑一声。

    这边话音刚落,就听见房内传来一阵惊呼,然后是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

    空气中都浮动着金钱糜烂的香味。

    好家伙,赢钱了!

    里头传来明明得意还透着几分抓皮挠脑的疯狂笑声,如同八年抗战时解放军英雄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老板拖着胖乎乎的身子,又瘫坐在了椅子上,望着外面的星空,呵呵的笑了一声,“年轻人。”

    两个小时后,里面传来一阵悲痛欲绝的哭声,一个身影掀开帘子快步从里头出来,后面又迅速跑出三个矮小的身影,一把拖住了前头的少年的腿,“你把我们的钱都输光了,你不能走。”

    被小学生抱住腿的少年染着绿色的头,明明是杀马特十足的发色,却因为英俊的脸孔而淡薄了几分那浓郁的非主流气息,反而意外的有几分当红韩国组合的爱豆样。

    少年挑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几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学生,他的轮廓分明,五官深邃,眼睛里还透着一股杀伤力。被那眼睛一盯,吓得那几个小学生赶忙松了手。

    早知道就不听这人的妖言,把钱给他让他替他们玩老虎机了。

    中途他们好几次想回家吃饭,说回家晚了会被爸妈揍,却被这人半哄半骗半威胁的留下了,现在好了,兜里底翻天,半个屁都掏不出来,家庭作业还没写,回家还得挨顿揍。

    兔子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挨揍是避免不了的,钱还是得要回来的,毕竟小美的铅笔,以后的辣条还指望着这几块钱呢。

    那几个崽子心一横,小小年纪就有种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势,双臂一伸,脑袋向上扬着,丝毫不对恶势力低头,“你不能走,你得还钱!”

    “还钱?”少年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嘴巴一撇,一手抄着兜,微微弓着身子,影子都比那三个小学生高半截。

    小学生一怵,目光却不退让分毫。

    “我说,是我逼你们放学来这玩老虎机了?”

    站在最中间与少年英勇对视的小朋友憋着脸道,“没有。”

    “是我拿刀架在你们脖子上不让你们回家的?”

    “没……没有。”

    “那不就得了。”少年一侧脸,不屑中还透着几分阳光的味道,温暖程度可以和这上个世纪的黄色老灯泡有的一拼。

    “哼!就是你硬拉着我们玩,还说要替我们玩,害我们输光了钱,还弄的这么晚,这么晚,我妈肯定要拿扫把招呼我了,呜呜呜——”最右边那小子竟然失声痛哭起来。

    少年怔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但是他爱财如命,要掏钱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否则他何必来这里蹲点埋伏等待一批稚嫩的小学生。

    他掩饰着自己的惊慌,“去去去,回家各找各妈去,哥哥我没空陪你们玩。”

    他向前一步,那些孩子后退一步,像是拿着扫帚赶鸡进鸡窝似的。

    气氛僵持不下。

    这时候,杂货店的门口拉进来一道背影,和坐在门口的老板打了声招呼,“刘叔,乘凉呢。”

    站在店里的少年一听见这声音,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杜笙!”

    被叫做杜笙的少年探进一个头来看向店内,在目光撞进少年时眼睛亮了一下,“哎,淮哥。”

    江淮笑的一脸奸诈,杜笙莫名背后一凉,却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十分钟后,三个小朋友一人手里拿着一包满满当当的七个小矮人,江淮一脸爱怜的拍了拍他们的头,还顺手从他们的袋子里各拿了只小冰棍,“行了行了回家去吧。”

    江淮咧嘴一笑,帅的不得了,那几个小朋友打小就是颜控,竟一下子就被江淮蛊惑了心神,乖乖的点点了头,背着硕大的书包走出了杂货店。

    江淮还热心肠的冲他们喊着,“下次再一起玩啊!”

    这话就像是什么唤醒人理智的诅咒,只见那三个小朋友小小的身影一哆嗦,不约而同的撒腿向前跑,像是避瘟神似的,一溜儿烟就跑没影了。

    江淮手指里夹着三根七个小矮人,两个白的一个黄的,吧咋了一口,看着那三只迅速远去的背影道,“好家伙,这仨跑到比兔子都快,再练个几年都比得上田亮了。”

    一旁的杜笙默默提醒道,“淮哥。”

    “嗯?”

    “田亮是跳水。”

    “那跑步的那个是谁?”

    “刘翔。”

    “都一样,都是为国争光。”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江淮和杜笙走在回家的路上,橙黄色的路灯将街面割裂,光与影在各个角落交错。

    身畔传来江淮抿冰棍的声音,杜笙不自觉咽了咽口水,他妈这个月就给了他这一块五,今晚全给买七个小矮人了,现在自己一口都吃不上,怪馋的。

    “淮哥。”杜笙小心翼翼的开口,江淮回头看了他一眼。

    一道光芒正好从他的头顶打下,竟给江淮笼罩上圣洁的光辉。

    杜笙心里一阵悸动,望着江淮的眼眶几乎带上了热泪。

    江淮停下脚步,回望着他,然后下一秒,他飞快的将三只七个小矮人都舔了个遍,才对杜笙道,“有什么事吗?”

    “……没事。”

    在他们走到另一个路灯下时,杜笙突然余光瞥见江淮的冰棍里有一道黑色的不明物,“淮哥!冰棍里有东西!”

    江淮狐疑的扫了杜笙一眼,嘴下啃得更快了。

    “……”杜笙道,“淮哥,听人说有些不正规的冰棍是从田里抽出来的水做的,有人还从里头吃出了小蝌蚪呢。”

    “然后呢?”

    江淮迅速消灭了三根冰棍,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杜笙看着江淮,摇了摇头。

    江淮前脚一走,杜笙嘴巴里就嘟囔着,“然后那人肚子就给吃坏了。”

    两人并肩走回家,一路上杜笙安安静静的听江淮吹牛逼,满心满眼都是对淮哥的敬佩之情。

    江淮其人,土生土长的十三街人,只是八岁那年死了爹,十一岁那年和他妈改了嫁离开了十三街。

    考试次次倒数第一,上幼儿园偷窥女生上厕所,小学逃课掏鸟窝摔断腿,把老鼠屎当成迷你巧克力等等等等壮举,多到数不胜数。

    非要分类,江淮必定会被大人们一致划分到不省心的熊孩子,烂泥扶不上墙的刘阿斗一类。

    不过这不怪江淮。

    说到这里,每个十三街的原始居住民都会叹一口气,无比惋惜的摇摇头,“江淮这孩子,长得这么好看,人瞧着也机灵,可惜脑子不太灵光,是个傻的。”

    十三街就像是个小型的社会,这个社会里扮演主要角色的是十三街的孩子,大孩子欺负小孩子,久的欺负新来的,这就像是个无形的规矩,以此恶性循环。

    杜笙是十三街的后来居民,第一次单独上街就被几个孩子逮住了,要他认大哥,杜笙胆子小,吓得要命,尿撒了一裤、裆,骚的人皱眉。

    这时候,年仅九岁的杜笙突然出现在墙头,身上披着刚从隔壁大婶家偷出来的花床单,鲜艳的床单在风里翻飞,背后的夕阳将他的样子刻成一道剪影,像是个盖世英雄。

    “哈!正义的超人来啦!”江淮双手叉腰,还做了个自以为潇洒的手势。

    一个中二病的盖世英雄。

    那些孩子一开始都被这阵势吓愣了一瞬,可是看清来人后,领头的那个大孩子嗤笑一声,“江傻子来了。”

    这称呼要是给苟盛郑东他们听了,非得打断这群人的狗腿,后来这群人屈于苟盛的淫威,这个称呼便没人再叫了。

    江淮大喝一声,非常帅气的从墙头一跃而下。

    并没有如预想般的帅气落地,江淮非常不雅观的摔了个狗吃屎。

    那群孩子正要上前去欺晦他一番,只听人群中一个人喊起来,“苟盛来了!快跑啊——”

    一眨眼,那群人就跑了个没影。

    江淮扶着墙脚站起身,一手摸着脑袋上的大包。

    那时候江淮刚被他妈顾采晴女士押着去剃了个愤怒的小鸟头。

    见杜笙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他故作潇洒的甩了甩他没几根毛的脑袋,做出英俊潇洒的模样。

    眼睑下垂,全身上下都在说,哥帅不。

    那时候的杜笙全身性都近乎虔诚的回答,“帅!”

    显然他眼中的膜拜取悦了江淮,江淮拍拍他的肩膀,“行,以后你淮哥罩着你,下次再见到这群小兔崽子别怕,就报淮哥的大名。”

    “好。”刚到十三街的杜笙,被江淮哄的一愣一愣的,脸蛋也红扑扑的,就从那时候开始,杜笙开始了盲目崇拜江淮的道路。

    就在杜笙陷入对江淮的崇拜中无法自拔中时,电话突然响了,嘀嘀嘀好几声,打破了沉寂的黑暗。

    “喂,大东。”江淮掏出笨重的如同砖头的老人机放在耳边。

    这简直就是老古董级的手机了,是江淮他姐蒋欣欣费尽心思搞回来的,说是要让他收收心好好学习。

    郑东那边人声嘈杂,应该是在大排档里喝啤酒。

    “你们这群小瘪三,不等你淮哥就跑出去鬼混。”

    江淮想起来就有些委屈,自己在这边怂恿小学生骗取他们的钱财玩老虎机,穷困潦倒到只能吃五毛一包的七个小矮人,而自家兄弟却在吃喝嫖赌。

    “哟,我哪敢啊淮哥,说正事,刚刚小周说看到王苗苗和林萧那个怂货在公园里鬼混呢!”

    平日里一点就炸的江淮此时此刻格外的镇静,江淮知道,他绿了,和他前些日子打牌抽乌龟输给苟盛和郑东时,被要求去染得这个保留一个月的绿头一样的绿。

    许是郑东也感受到了江淮不一般的镇定,郑东对着桌子上正划拳的兄弟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走到安静点的地方,用试探家里吊丧的慰问者的语气迟疑道,“淮哥?”

    “嗯。”

    听见江淮应了一声,郑东才松了一口气,就在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身后走过来一个身影,那人大手一捞,将他手里的电话捞了过去,“你要去吗?”

    一听苟盛的声音,江淮突然就炸了,恢复了往日的生龙活虎,“去,当然去!敢撬老子的墙角,哥要一巴掌甩死那个奸夫!”

    苟盛重新把手机交给郑东,郑东报出地点后,电话里就传出一阵盲音。

    西街的夜市格外嘈杂,街道两旁摆满了小吃摊,大把的小贩掂着锅炒菜,油花四溅,云雾缭绕,拼酒的聊天的吵吵嚷嚷的闹个不停。

    郑东将手机塞回兜里转身的时刻,只见原本自己坐着那桌的兄弟们,已经抄好了家伙,站在一处,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郑东由衷一声卧槽,盛哥的动员效率就是高!

    只见最前方的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少年,一脸的平和道,“走吧兄弟们,正义在召唤我们!”

    口气平静像是要去食堂排队打饭,而不是去干群架。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希望小天使们能支持一下,坚持坚持多看几章,如果合心意的话麻烦点个收藏啦~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