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5 章(修)
    刚开学,浔阳五中实在是热闹,学校的林荫道上熙熙攘攘。

    浔阳五中虽说比不上市里重点浔阳一中,但是占地面积,学校设施以及严谨的校风比二中三中四中等等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良好的设备条件和教师的丰厚待遇,使得五中的教学水平和良好的学习氛围在浔阳市里也排得上号,因此也有许多其他市或者县的人来来此求学,非本地人自然免不了住宿。

    江淮成绩一直吊车尾,好在蒋爸有点关系,硬是走后门把他塞进了一中,上个学期末在一中惹了事,被开除了,蒋爸又托关系把他搞进了五中。

    顾女士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能再整出什么幺蛾子,让他一门心思好好学习,这不,暑假的时候,蒋欣欣就执行了顾女士的叮嘱,没收了他的手机,搞来了一个堪比凶器的老人机。

    江淮第一次拿到这手机的时候还和苟盛好好琢磨了一番,两人将它放在桌子中间,像是对待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小心翼翼,生怕用一点力就把它弄坏了。

    最后江淮与苟盛达成共识,觉得这简直就是人类艺术的瑰宝,精品中的精品,比大哥大还大哥大!

    这个手机的老旧程度,相当于上一辈用的收音机,信号不好的时候,还能从里头扯出根天线来接收信号。

    某次江淮背光打手机的时候,苟盛笑他从侧面看上去江淮就像是个天线宝宝,头上竖着一道的那个,叫做丁。

    江淮拎着行李在校园小径上慢悠悠地走着,夏季的风像是绝迹似的,半点没动静,四面蒸腾着的热浪肉眼可见,来来往往的人身上都沁着薄汗,不少人站在大树底下遮荫,手里拿着几页纸有一搭没一搭的扇风。

    蒋家离学校不算远,骑个自行车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也就用不着住宿。

    天气闷热,江淮嚷嚷着想回家,可是精心打扮过的蒋欣欣自然不满这么早回家,她还没享受够四周青涩的小男生们投来的或好奇或羡艳的目光,于是美名其曰要了解了解江淮的新学校,四处走走再回去。

    从行政楼出发,走了一会儿就路过篮球场,江淮和蒋欣欣正在路上走着,忽闻前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呀呀呀——徐映阳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蒋欣欣对帅这个字有着出乎一般的直觉与捕捉能力,要不是顾及自己今天穿着一身仙气满满的飘逸长裙,营造出的淑女形象,她现在绝对可以跑到比兔子还快。

    一直吊儿郎当对什么都不上心的江淮,在热烈又嘈杂的欢呼声中敏锐的捕捉到三个字眼“徐映阳”。

    真是冤家路窄!

    要真说起江淮和徐映阳有什么过节,实际上是不存在的,甚至于江淮的记忆中根本没有见过徐映阳本人,但是徐映阳这三个字就像是诅咒一样在江淮的十六年岁月里如影随形。

    江淮生来是个情种,遇见喜欢的女生虽然羞涩,但还是会找时机勇敢告白,江淮在和这群女生打交道的过程中,听到的最多的几句话,大多是这种格式:

    “对不起,我喜欢的是徐映阳。”

    “你很好,但是我喜欢的是浔阳中学篮球队的徐映阳。”

    “你向我告白,我受宠若惊,但是很抱歉,我喜欢徐映阳。”

    “啊啊啊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昨天之前我也挺喜欢你的,但是昨天我和我朋友去看了场篮球赛,浔阳中学的徐映阳好帅啊!!!!!所以现在我不能答应你,我现在心里眼里只有徐映阳!”

    “……”

    徐映阳徐映阳神他妈徐映阳!

    更甚至,关于徐映阳的病毒甚至成功入侵到了前女友和他分手时的分手格式:

    “江淮,你人挺好,真的。但是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发现,我的真爱果然还是徐映阳!”

    “对不起江淮,我纠结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和你坦白,我对你的根本不是喜欢,直到上周在市中心体育场我才遇到我的真爱。他叫徐映阳,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他,他很有名,是浔阳中学篮球队的。”

    “对不起江淮,我还是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你,我还是最爱徐映阳呜呜呜——”

    “……”

    当然其中给江淮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他最爱而不得,优秀到浑身发光的女神于玲玲。

    江淮长着一张好脸皮,典型的阳光型小帅伙,就那种穿个白衬衫,骑着单车,从香樟树下掠过就能明媚你一个夏天的类型。

    但自从李准基红了以后,校园里刮起了一股子的阴柔美风格,长得比女生还要精致的男生的人气明显飙升,以至于江淮这样的青春派少年竟然一度无人问津。

    于玲玲是江淮从小学开始就暗恋的对象,在那个大家都挂着鼻涕上学的时期,只有于玲玲每天把两根大粗辫子梳的一丝不苟,身上总带着张手帕,绝不会让自己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出现涕泪满面的情况。

    再加上于玲玲聪明,除了苟盛,班上拿小红花拿的最多的就是她,除此之外,于玲玲还会弹钢琴,师传于她母亲向天歌,国内知名的钢琴家,她的父亲是国内顶尖大学a大的教授,家境优渥。

    江淮见过于玲玲的母亲一次,向天歌女士温柔贤惠,一点也不嫌弃当时浑身脏兮兮的江淮,还摸了他的脑袋夸他可爱,江淮第一次从别人的母亲身上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母性的光辉。

    但是于玲玲此人,和她的外表完全不符,直白坦率,爱憎分明,打击起人来毫不留情,坦率到恨不得撕下人脸上那层皮。

    那时候还未跨出表白生涯第一步的江淮,经过一整夜的思想斗争,那点纯情少童的心思表露无遗,脑子里幻想了无数个场景,却独独没有想到——

    “江淮你这个臭流氓!你拿过小红花吗?数学考鸭蛋还好意思追我!哼,我告诉,我有喜欢的人了,就是浔阳一小的徐映阳,有一天他会骑着他的篮球来接我,他才是我的白马王子!还有你——你不准告诉别人你喜欢我!你也不准喜欢我!”

    于玲玲是江淮把妹生涯中第一个义正言辞拒绝了他,还对他表示嗤之以鼻不屑的女生,这样一个趾高气扬无比独特的女生必定要在江淮恋爱生涯中留下浓重墨彩的一笔。

    总之,于玲玲这三个字对江淮来说,就是难以攀附的高岭之花,远远眺望的天山雪,举头才望的上的皎皎白月光。

    也正因此,江淮有无数个理由痛恨这个素未谋面,却已深仇大恨的敌人!

    正所谓,抬头看苍天,谁能饶过谁!

    这一次,终于叫江淮和这个风靡浔阳大中小学的传说中的徐映阳在一所学校。

    蒋欣欣拨开一群花痴到快要昏厥的少女,在心里冷冷一笑,现在的小姑娘心理素质和自己以前就是没得比,看场篮球塞就像小鸡仔似的嗷嗷待哺,几辈子没见过帅哥似的。

    她终于挤进围观群众里的时候视野一片开扩时,正看见身着白色11号球服的少年,姿势优雅的一跃而起,抬手,瞄准,手中的红色球体向上一抛,拉开一个完美的弧度,只闻“啪”一声,球进了!

    球场掌声如雷。

    少年飞扬的细碎刘海带起了夏季躁动的风,无数的炽热光线在一瞬间如数聚集到了他的身上,使得他的一举一动,熠熠生辉。

    自诩心理素质极强的蒋欣欣在那一刻,只觉血脉倒流,心跳如鼓,脑袋短路,呼吸困难,“好帅好帅!老娘居然被一个小弟弟撩了啊啊啊啊啊!卧槽卧槽卧槽!长得好像柏原崇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帅了我的妈——”

    球场的氛围太过雀跃,谁也没注意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多了个打了鸡血的老阿姨。

    短暂的休息时间后,是排山倒海般的应援声,“徐映阳加油!五班,加油!”

    其间还有几句浑水摸鱼的,趁机胆肥的,“徐映阳我爱你啊啊啊啊!”

    走到篮球场边上的江淮站在最外围,凭借着身高优势一眼望进场内时,球正好落进了七班9号手里。

    众人一见九号得势,立刻疯狂call徐映阳上线,“徐映阳徐映阳徐映阳!”

    这些女生的声音完全把七班为九号姜扬同学应援的男同学的声音盖了下去,“姜扬上啊姜扬!”这些声音在芳心所向的徐映阳同学的应援声中如同蚊吶,顷刻间淹没如尘埃。

    就在姜扬即将起跳投出一个三分球时,众人屏气凝神,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高喊,“徐映阳冲鸭!妈妈爱你!”

    仿若平地一声雷。

    “……”

    篮球场忽然一片死寂,众人面面相觑,大家的目光四处逡巡,似乎在寻找他们之中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只有站在蒋欣欣旁边的几个女生听清了是从蒋欣欣嘴巴里说出来的话,望向蒋欣欣的目光蓦地无比尊敬,带着几分娇羞与怯怯,“阿姨你好,第一次见面,您居然这么年轻漂亮。”

    “……”

    一边倒的应援导致场外的江淮此时完全搞错了对象,只看到拦着九号的十一号不就是那天小公园里仗义出手的大兄弟吗?

    帮助过自己的大兄弟对上他的宿敌徐映阳,江淮自然是帮大兄弟打气咯。

    秉承着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的原则,江淮在场面诡异寂静时大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拦下九号!十一号加油十一号加油!”

    并不知晓十一号大兄弟姓名的江淮,只能大声喊着对方球衣上的号码,而他的呼喊,比在场任何一个女生都要有劲。

    球已出手,徐映阳一跃而起,右臂一拍,中指轻轻触到球面。

    瞬息之间的几秒,却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哐当——”一声,球绕着球筐转了两圈,又忽地转到外面,没进!

    江淮激动的跳了起来!哦也!沉浸在“徐映阳”的失败中的江淮丝毫没有注意到,场面氛围火热,为徐映阳加油助威的女生们尖叫连连。

    而落地的徐映阳,寻着那阵夸张不已的激动与大笑,看见那个在阳光下折射着细碎光线的少年,笑的一脸纯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