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5 章(修)
    “徐映阳你没事吧,你,你——”

    徐映阳对她的紧张无动於衷,抬头看向江淮,只见少年怔在原地,呼吸还是乱的,和他的胸膛一并起伏着。

    少年刚刚理过不久的头发干净利落,被汗水浸湿的几缕发丝贴在前额,他站在正午炙热的光线下,那个巴掌印就印在左脸颊上,比公园那时候更突兀,也更刺眼。

    看着少年的脸色由震惊到错愕到受伤,徐映阳没来由的有些发怒。

    他不耐烦的拍开了这个陌生女生的手,看到江淮望着他们的方向,攥的快滴出血来的拳头,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徐映阳只扔下一句,“别做没意义的事。”转身走的干净利落。

    江淮被徐映阳一副酷炫装逼的样子激怒,但是碍于于玲玲横在中间,才使他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徐映阳走后很久,于玲玲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只是头埋得很低。

    江淮慢慢走近,离她两步之外的时候,江淮走不动了,因为他看见,于玲玲哭了,眼泪一滴滴砸在滚烫干燥的水泥路面上。

    “江淮!都是你的错!都是你,我才被徐映阳讨厌了!”

    于玲玲突然爆发,江淮连连后退好几步,一脸的茫然无措。

    自那以后,江淮像是一下子被于玲玲的眼泪烫醒,多了点自知之明,于玲玲是不会喜欢他的。

    大概这辈子都不可能了,谁让他数学总是考鸭蛋,幼儿园到小学都没拿过小红花,平日里成绩倒数,家长会重点关照人物。

    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江淮继续讨厌徐映阳。

    要再自己身上找原因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反正新仇旧账都得算在徐映阳的头上。

    江淮想通了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看徐映阳更不顺眼了。

    自己纡尊降贵和他坐同桌也就算了,这家伙竟然还想着和自己一起打扫卫生,怕不是在做梦!

    对!他就是在做梦!

    “哟,一块扫地呢?”

    王启文双后背在身后,笑容满面,似乎看他们能相处和谐非常欣慰。

    “你姐姐看到你能和徐映阳同学和平共处一定很高兴。”

    正在心里算计怎么逃跑,并且身体也非常乖顺的付出了实际行动,一只脚踏出教室后门一半的江淮就像是被人突然揪住了尾巴。

    听了王启文的话,他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五分钟后,江淮拿着扫把和徐映阳一人扫两个分组。

    王启文就像是监工似的,一直站在窗外和刘导说话。

    江淮一动什么歪心思,王启文就像是安装了一个自动感应器,刷一下回过头来,那小眼睛往江淮身上一扫,江淮就觉得一阵阴风过境。

    再加上早自习都要被刘导抓出心理阴影来了,江淮自认为自己做了十几年的学渣,逃学迟到手到擒来,直到他遇到了刘导。

    这人每天都能换着法的埋伏,你以为他今天会和昨天一样穿着草绿埋伏在花坛里,他偏偏就西装革履,光明正大的站在走廊抓你个正形,你以为他会在一楼走廊抓漏网之鱼,却不曾想他潜伏极深,将自己隐藏在对楼的窗户后,拿着望远镜将你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

    这就应了张静文那句话,“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你们那些小心思想和刘道行斗,再修炼个八百年吧。”

    这个张嘴一句引用或是成语,说话贼牛逼的张静文就是那个天生高贵冷艳,扎着高马尾的冷酷少女,二班人,和邹子航杜笙同班。

    刘导的千阴百怪间接导致了江淮现在见到他就像见到了蒋欣欣,只想掉头就跑。

    里头是冤家徐映阳,外头是两个老妖怪。

    江淮这个地扫的简直度日如年。

    “喂。”

    陷入深思中的江淮抬起头,正对上徐映阳的脸,外头温和的光线透过窗户将徐映阳的脸色割的明明灭灭,玻璃上的水波纹在夕色下荡漾,将徐映阳的脸,不,是将他这个人都像是加上了一层非常有质感的滤镜。

    江淮平日里死盯着徐映阳,等待他露出破绽好举报的空档,有好几次差点晃神,要说徐映阳这唇红齿白,五官精致立体的模样真是让人赏心悦目,特别是那头黑发,在太阳底下乌黑闪亮的能反光。

    少年细碎的刘海遮住前额,一截又白又细的手腕露在短袖外,手指纤长,又骨节分明,握笔的姿态优雅,低下头写字的模样在逆光的时候显得特别温情,一点也不似平日那般不近人情。

    江淮一点也不承认自己偶尔也会像那些颜狗一样被徐映阳秒到,他不自在的移开目光,在心里暗暗想着:男生就应该有男生的样子,比女生还漂亮算是怎么回事?而且比女生还漂亮也就算了,偏偏个子还和自己一般高,看上去一点也不协调。

    江淮一手擎着扫帚,没好气道,“干嘛?”

    徐映阳指了指角落,道,“该倒垃圾了。”

    江淮闻声而望,教室最后的一方小小空地上,一个硕大的蓝色垃圾桶已经被填满,这个垃圾桶的大小竟比浔阳市比较集中的垃圾回收处的有的一拼。

    关键是这么大一个垃圾桶,竟然在一天之内,就填满了!

    江淮收了收下巴,这群人是吃垃圾长大的吗?

    吃垃圾垃圾桶也应该是干净的啊。

    江淮没好气道,“你不是很牛逼啊,你自己不行?”

    其实江淮也知道自己这句话说的有点没道理,那么大的半径,两只手抱着都脏了校服,更何况这两只手也抱不来,除非是变异过的猿人,手臂像是橡皮筋似的能伸缩。

    又或者徐映阳能和人家傣族小姑娘学习,把这个桶顶在头上。

    徐映阳见江淮看着那个垃圾桶除了神,笑容渐渐变态。

    这些日子与江淮的相处中,徐映阳对这个单细胞生物也有了一定的认知,当江淮心里打着什么坏算盘或者脑补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他就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江淮原本想继续嘲讽徐映阳几句,可是他望了望窗外,在那两个老妖怪眼皮底下作妖貌似不太靠谱,如果…………

    嘿嘿嘿,江淮将变态的笑容收了收。

    故作大方道,“好,小爷我今个儿心情好,就陪你走一遭。”

    江淮和徐映阳两人各自提起垃圾桶的一边,垃圾桶边缘有点脏,徐映阳看了眼,虽然知道江淮肯定又要对他一顿吐槽,却也还是用纸巾垫了垫手。

    江淮对此嗤之以鼻,果不其然一顿冷嘲热讽,只换回徐映阳不冷不淡的一句,“吵死了,大嘴猴。”

    “卧槽!你他妈叫谁大嘴猴呢!”

    “谁喊的最大声谁是大嘴猴。”

    听到教室里的动静,王启文又探进头来,江淮心间憋着一口恶气,脸都被徐映阳这个王八犊子气红了。

    最后,两人还是通力合作,平安无事的拎着桶走出了教室。

    走在走廊上的时候,徐映阳微微侧过脸去看了江淮一眼。

    少年把嘴嘟的气鼓鼓的,眼神却很凶恶,像是随时就被扑上来把人撕碎,徐映阳欣赏这样的眼神。

    他在篮球场上奔驰飞跃的时候,就渴望能遇见有这样眼神的对手。

    江淮哪里知道徐映阳在偷看自己,他步履稳健的走过长廊,拐过一个角的时候王启文和刘导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再走一段路就是学校集中垃圾的地方。

    那里地势相对开阔,像是个小盆地,四面还有大约江淮膝盖高的水泥围墙,用来屯垃圾,这个高度也方便学生往里倒垃圾。

    江淮努努嘴,示意徐映阳自个儿往里倒垃圾,徐映阳没说什么,照做了。

    江淮不动声色的微微后退半步,趁着徐映阳弯身的一刻,找准时机,打算一脚把这人踹进垃圾堆。

    现在这个点,学校里的学生们虽然走的七七八八,但还有好些没走的,比如和他们一样留下来打扫的同学。

    江淮和徐映阳拎着垃圾桶过来的时候,就有四五个同学倒垃圾刚走。

    如果能在这里把徐映阳一脚踹进去,让他摔个狗吃屎,浑身挂满垃圾,再被别的同学看到,嘿嘿…………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江淮在勤劳的徐映阳身后慢慢抬起了罪恶的腿,说时迟那时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条小狗,江淮其人,是个见狗怂。

    就算是手掌大的小奶狗也够他心惊肉跳,哭爹喊娘了,因为从前在十三街曾被五条狗追杀,江淮自此对狗这种生物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恐惧感。

    江淮下意识就蹭的一跃而起,手忙脚乱间身体前倾,一个不慎被那膝盖高的围栏绊倒。

    于是乎,我们光鲜而伟大,小算盘打的啪啪响的江淮同学,一头栽进了垃圾桶。

    伴随着什么物体落地的是一阵惊呼声响起,左脸朝地的江淮,透过几个瓜皮果屑间的缝隙,看见好几个提着垃圾桶前来倒垃圾的同学正目击着这一幕。

    有两个女生被惊得手里的垃圾桶都掉了,其中斜扎着一个麻花辫,长得挺好看,肤白貌美,杏眼小嘴,是江淮的菜,而江淮的菜此刻一脸的惊讶。

    目击的五六个人中,江淮看见张静文熟悉的面孔,以及熟悉的惜字如金的毒舌,“哟,运动健将,现在跑步满足不了你了,改跳水了是吧。”

    江淮只想把脸埋得更深一点。

    江淮被徐映阳从垃圾堆里拎出来的时候,徐映阳那个皱鼻皱眉的小动作被江淮深深记下了一笔。

    比起自己跳进垃圾堆更让江淮无法接受的是,徐映阳的脏手又碰到他了。

    江淮躲在洗手池的一角,拼命洗手洗领子——因为那被徐映阳拽过。

    嘴巴里一边嘟囔着,“妈的要烂了要烂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