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剿灭怪虫和血潭
    王莽的原本健康的脸上也变得有些憔悴,脸色更是煞白的可怕,整条肌肉虬结的左臂此时甚至失血的脱了色,脉搏也变得微弱,四肢冰凉,冷汗更是不停的流,

    刘颖见王莽这幅模样,哪里还忍心他继续下去,一步上前,带着哭腔的说道:“老公,你干什么,咱们出去好不好,我不要宝贝了,咱们走吧,我不要你变成这幅样子,”

    刘颖双手揪住手心的母虫,想把它从伤口处拽下来,可母虫是王莽的本命虫,哪里是刘颖这未到二阶的人能拽的动的,可能是母虫察觉到了王莽的异样,主动放弃了继续吸血,虫纹一闪,消失不见,

    王莽此时也睁开了双眼,晃了晃脑袋,刚刚被母虫吸血吸的脑子都有点晕乎乎的,“老公,你没事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咱们不要宝贝了好不好,我们现在就离开吧”刘颖见王莽睁眼,一把扑到他怀里,紧紧搂住王莽的身子,清秀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眼睛下面还红红的,

    王莽揉了揉怀里刘颖的小脑袋,苍白的面庞上露出一丝微笑:“怪我,都怪我,是我准备的不充分,之前多造出几条小水蛭,我也不必变成这样,”

    刚刚母虫吸血的短短三分钟里,王莽少说被吸了将近一半的精血,要不是母虫在吸血的同时,把生命精华从伤口反哺回来,要不然,王莽就得留下后遗症了,

    心念一动,一个透明的药剂瓶出现在王莽的手里,瓶底有一层浅浅的淡绿色液体,王莽看着有些不舍,但还是打开瓶塞,一口气全都灌到了嘴里,

    啧~啧,王莽咂了咂嘴,你别说,这生命精华酸酸甜甜的还挺好喝,淡绿的生命精华顺着口器流进王莽的胃里,很快就通过消化系统流进身体的各个部分,被吸的毫无血色的左臂重新充满了生机的力量,脉搏也变得强劲,

    就连王莽苍白的脸色都好看了几分,生命精华强是强,但转化为精血还需要一段时间,但现在的实力也勉强能操控这些水蛭了,

    心思一动,56颗晶莹剔透如珍珠的水蛭虫卵就出现在王莽掌心,漆黑狰狞的变得有些温润,虫纹上纹着的凶恶的蠕虫,此时似乎也变得有些柔和,毕竟这些虫卵都是一个个小生命,

    ‘啪’一个虫卵破了,一条比指甲盖更小,竟有牙签粗细的的寄生水蛭破开虫卵,探出了带着吸盘的头,

    不大的吸盘贴着晶莹的虫卵,似有一股能量从虫壳里源源不断的供给着刚刚出生的小家伙们,等吸完最后一口,虫卵已不在晶莹,牙签粗细的水蛭幼虫也长大许多,直至变为成虫模样,

    一颗又一颗的虫卵被顺利孵化出来,一条又一条的幼虫也长为成虫,王莽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些水蛭对自己的亲切,那是血液上的共鸣,

    等五十六只寄生水蛭全都孵化为成虫,王莽也是大手一挥,虫囊里的五六十只飞虫全都召唤出来,飞虫的吸盘吸住水蛭的后背,一只又一只的飞向黑虫群,

    王莽看着飞离的虫群有些感慨,到底是自己的虫群种类不够丰富啊,飞虫无法吸收虫类的精血,自己一阶的寄生虫也是,只有水蛭才有这个本领,要不然自己也不用那么痛苦的被吸精血了,

    飞虫群迅速返回,自己的六十六只寄生水蛭正以瘟疫般的速度,夺取着怪虫们的性命,怪虫群飞速的减少着,短短五分钟,三千多只恶心的怪虫被吸干生命掉落在楼梯上,摔成粉碎,

    虫群开始慌乱了,有些聪明的怪虫竟然主动飞离族群,像走廊深处飞去,而自己的六十六只寄生水蛭,由于怪虫每只隔得不远,数量众多,吸收速度竟然没有丝毫下降,

    王莽的精神力看着虫纹里的母虫源源不断的吐出浅绿的生命精华,王莽嘴都笑的咧开了,“小颖,阿虎,你们尝尝,”王莽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两个纸杯,各倒了十几滴生命精华,递给二人,

    刘颖和王虎,拿着纸杯闻了闻,一种生机的清香,咕噜,十几滴就下来嘴,二人均感觉胸腹发热,精力充沛起来,

    翻滚的母虫吐出的生命的精华已经灌满了一整个药剂瓶了,王莽赶紧又拿了一个药剂瓶接着,生命精华的增加,就代表着虫群生命的消逝,一万多只怪虫在不知不觉,丝毫没察觉到危险的情况下,死去了将近九千只,

    除去已经逃跑的几十只之外,仅仅只有零星的几百只挂在不满黑色黏液的廊顶上了,寄生水蛭,吸盘倒贴着廊顶的墙壁,蠕动着靠近着仅剩的那些怪虫,

    王莽看着着喜人的景象,也是十分的高兴,不到10分钟,廊顶上已然是没有一只怪虫了,倒是零零碎碎,厚厚的一层虫壳,堆满了走廊,

    王莽看没有危险了,不急不缓的带着二人走到了虫壳堆边上,抬头一望,只是一层厚厚黏液,王莽摊开左掌,手心虫纹发出亮光,吸附在廊顶的六十六只寄生蠕虫如同收到召唤的乳燕,从廊顶纷纷掉落在王莽的掌心虫纹处,无一偏移,

    “走吧,按理说咱们过了这道考验,前面不远处会有好东西的,”王莽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巅峰状态,甚至还犹有过之,遍及全身的生命精华修复了许多不易察觉的暗病,如果之前的身体能用出九分九的力量的话,现在身体就能用出十分的全力,这意味着对身体的全面掌控,

    王莽左手提着钢枪开路,右手的手电把前进的路照的灯火通明,仔细观察着前方是否有危险,有了前车之鉴的三人,连廊顶都要仔仔细细的看个三五遍,

    三人走了不到一百米,又是一个弯道,王莽止住了二人想要上前的动作,依然是单枪一人的上前侦查去,

    王莽贴着墙壁,一咬牙,对着需要转弯的走廊一个翻滚,迅速站起,就是钢枪猛地向前一扎,等攻击之后,王莽发现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异样,

    倒是前方几米的地方有个半米见方的小水坑,里面并不是发臭的积水,而是一汪赤红的血水,王莽提着电灯,朝墙壁,廊顶四处照了照,没有发现什么危险,这才上前察看,

    还未接近,王莽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这血腥味极其难闻,就像尸体血液带着残肢发酵出来的味道,犹如王莽这般意志坚定的人,也忍不住捂住口鼻,

    王莽凑近血潭,蹲了下来,看着这不深的血潭却眼前一亮,又沾了几滴晶莹的血水凑到鼻子上闻了闻,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刘颖和王虎这时也放心不下王莽,从走廊的拐角处走了出来,二人都是一脸急切,看见蹲着的王莽,均松了一口气,王莽看到二人,咧着嘴,开心的说道:“小颖,阿虎,你们俩快来,这就是我说的宝贝了,”

    刘颖和王虎见王莽招呼,都小步上前,闻到了那股血腥味,都有些不适,王虎还好些,只是脸色有些难看,刘颖则是捂着嘴,被这味道刺激的干呕起来,

    王莽见二人不适应,连忙退了回来,退到一个闻不到血腥味的地方,才指着那口血潭解释道:“小颖,阿虎,那口血水可不简单,你别看闻着有些难受,那可是非比寻常的好东西,”

    王莽从储物戒指里召出一个玻璃瓶,灌了一瓶血水过来,对着王虎说道:“阿虎,你尝尝看,”

    王虎闻着那血水的味道,脸都吓青了,“莽哥,这这东西能喝?”王莽听到王虎的疑问,不屑的看了他一样,举起玻璃杯,就灌了一大口,“爽”王莽皱着眉头,脸上却是隐藏不住的享受,

    这血水虽然味道难闻,难喝,但是它有一个足以盖过这些瑕疵的优势,那就是‘激活血脉’!

    那怕是普通人,体内也会有各种各样的血脉因子,异能者则是把些零散的因子链接在一起,从而拥有超出普通人数倍的奇异能力,

    这血水则是帮助异能者和普通人强化出一条小的因子链,异能者饮了此血,可能会获得一种辅助的异能或是某种特殊的体质,普通人可能就直接觉醒为异能者了,可见这血水是多么强大,

    王虎的一双浓眉都快拧成麻花了,虽然见王莽喝了一大口这腥味十足的血水,但王虎闻着这味还是有些犯怵,王莽把大半杯血水放在王虎面前,王虎看着这血水,心里一横,接过玻璃杯,就直接往嘴里灌,咕噜,咕噜,

    咳咳,这水可真难喝,就像死了鱼的河水一样,王虎喝完了杯中最后一口,忽然感觉全身暖洋洋的,尤其是心脏,那种热乎乎的感受更加明显,‘嘶’手臂传来一阵灼热,一道血红色的古怪纹身正在手臂处缓缓浮现,

    王莽也看着王虎手臂若隐若现的血色纹身,若有所思,旋即开口道“阿虎,你这种情况,还需要再喝两大杯”,王虎闻言嘴角一抽,拿着玻璃杯的手都有些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