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狱卒
    纵使王莽已经炼皮大成,可是高达上千度的高温灼烤着脚底皮肤,其痛苦宛若遭受酷刑!

    王莽痛哼一声,坚定的迈出了另一条腿,当身体完完全全立在滚烫石板上时,他的衣物也被一道无名火焰给燃成灰烬!

    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发也都化为一缕缕飘散的飞灰,缓缓落在地上,又被蒸发的消失不见!

    王莽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衣物毛发的消失了,那一股股宛若火红钢刀的热浪把他全身的皮肤都是烧的通红,好似一只煮熟的龙虾!

    王莽忍受着灼痛,怒睁着眼睛,低吼一声朝着前方的道路奔去,可越是狂奔,那热浪就越发炽烈,

    不过三五米宽的石板小路,两边竖立着火红的城墙,那路极长,一眼竟看不到尽头!

    王莽体表皮肤缓缓焦黑,那受热最为严重的脚底已经化为一层焦糊,随着狂奔的脚步,王莽手臂上一抹恶鬼般的黑色印记缓缓亮了起来,

    王莽紧咬着牙,瞥了一眼手臂,那恶鬼印记随着自身痛苦的不断提升,也是越发的明亮,发出一丝丝阴寒的气息!

    王莽此时感受着这丝丝阴寒,宛若在灼热的沙漠中喝上一口冰水,感觉那灼痛都减少了三分!

    有着恶鬼印记的帮助,王莽咬着牙,奔跑的速度又是加快两分,纵使热浪如刀,也不能使他停下!

    当王莽狂奔十公里之后,蓦地,那阵阵热浪削减几分,不再像那雾气一般缭绕,空间也好似突然增大,由小路转变为一个偌大的广场!

    狂奔的王莽终于停了下来,丝毫不管身体遭受的灼痛,只是呆愣愣的看着前方!

    他的视野之中,无数或人或兽,或妖或鬼纷纷被一根滚烫的铁链锁在墙壁上,他们的神情有的惊恐,有的绝望,有的甚至麻木呆滞!

    无一例外的是,他们均发不出一丝痛吼,有的大张着嘴巴,像是呼喊着什么,可王莽却什么也无法听到!

    除此之外,还有一群身穿古代衙役的狱卒手里端着滚热的铁汁,夹着烫红的铁丸,

    他们狰狞的笑着,用手里的铁钳,钳开囚犯的嘴,把手中的铁汁,铁丸顺势灌下,霎时之间,那被锁住的囚犯绝望麻木的抽搐几下,唇舌肠颚都被烫的焦烂!

    那囚犯承受不住如此剧痛,竟被活生生的痛疯了!他望着溢出铁汁的破烂肚子,脸上竟露出痴痴傻傻的笑容!

    先前灌铁汁的狰狞狱卒,看着痴痴傻傻的囚犯,鄙视嘲讽的笑了笑,右手朝着空气虚抓一把,又猛地朝囚犯的头颅一塞!

    刹那间,那痴痴傻傻的囚犯脸上神情又重新恢复正常,可他的眼中却露出死寂般的绝望,有时候活着还不如死了,哪怕疯了也好啊!

    那囚犯的破烂肚皮也在眨眼之间愈合如初,那站在他面前的狱卒开心的笑了笑,又转身去取铁汁和铁丸了!

    王莽看着这令人遍体生寒的一幕,心中不知是如何想法,

    少许,王莽迈动脚步,体表一层焦黑的糊渣掉落下来,不是他恢复过人,而是这地狱就是如此,无间地狱命无间,它会让你一直活着接受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