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5章 刀口
    :

    “噗呲!”正低着头考虑要不要买瓶酒的护卫感受着自己喷涌鲜血的喉咙,刚张了张口,还没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就被一只套着黑色手套的大手给紧紧捂住,

    他无力的瞪大眼睛,忽的忍不住闷哼一声,他的腰侧被人掀开铠甲,用一杆锋利的匕首直接捅了进去,

    精准的刀法瞬间戳断了他的脊椎,全身的力气在这一刻如同抽水一般逝去,瘫痪的感觉正从双腿逐渐蔓延到他的大脑。

    当喉咙喷涌的鲜血越发减少的时候,他的瞳孔微微涣散,一瓶澄黄色,冒着气泡的冰冷啤酒好似灌入了他的口中,他情不自禁的抿了抿干巴巴的嘴唇,哪有半点啤酒的滋味

    身材矫健的黑衣人感受着怀抱里的人彻底成为一具尸体,这才谨慎的松开了手,食指上的储物戒陡然一闪,一个不大的小瓷瓶出现他的手中,

    拨开瓶塞,雪白色的粉末飘扬在这具还存着体温的尸体上。

    厚重的铠甲好似经历的上百年的风霜,顷刻间露出锈迹斑驳,至于那铠甲之下的尸体犹如白雪遇上火焰,不消三瞬,通通化为一股剔透的白水浸润了那庭院的土地,

    黑衣人眯了眯眼睛,又把血迹迅速的处理干净,这才身影一闪,蓦然消失。

    “首领!情报准确,我在西城地标六十七度方向的庭院里发现了目标,我需要支援,这里有着三十几个护卫!”

    先前毁尸灭迹的黑衣人趴在一处乱瓦的房顶上,黑色的夜行衣好似有种奇异的能力,光是看着竟然下意识的忽略了他。

    “收到!”黝黑深邃的末法指环微微一亮,简短沙哑的声音传来,那个趴在房顶的黑衣人缓缓佝偻起身子,借助一处处飞檐的掩护,把一颗颗绿豆大小的赤色小丸撒到这建筑支撑重心的地方,

    尤其是那一堵厚重的承重墙,被他用特殊的技法直接嵌入墙底,上百个绿豆大小的小洞显得有些诡异。

    “即将抵达,部署是否完成?”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的黑衣人没有隐藏踪迹,反而大大方方的站在黑瓦房顶上,“完成!已开始行动!”

    “嘭!嘭!嘭!”话音刚落,那占地不小的庭院陡然间发出一道道密集不绝的炸响,剧烈的火光,飞溅的碎瓦,伴随着一道承重墙倒塌的轰隆声,

    倒塌的屋内,三十几个全身重甲的护卫登时冲破屋顶,跃了出来,他们愤怒的漫骂者,一个有些惶恐的老头被他们粗壮的胳膊直接扛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难道地震了?”

    老头望着身下倒塌的房屋,有些难以置信,方才他还教徒弟打铁呢,难不成就是刚刚的敲击声遮掩了地震的晃动?

    “妈的!这是人为的!有人”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十几个眼神冷酷,脸戴狰狞蠕虫面具的黑衣人如同鬼魅般突兀出现,他们手中反握着的匕首好似死神索命的钩镰,

    凡是被他们近身的护卫,均是感觉恍惚一闪,脖颈处就被切开了一道喷涌鲜血的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