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拜金女的嘴脸
    次日上午,杨凡从卧室出来。

    客厅里,周敏用便签纸留了言:我上班去了,早餐做了你的,放在厨房里。

    杨凡进入厨房,这萌丫头,做的早餐还挺丰盛,有鸡蛋、稀饭、水果,还有一杯热牛奶。

    厨艺嘛,也还过的去,稍有点出乎杨凡的意料。

    长的漂亮,还会厨艺,这样的女人,越来越少了。

    吃完萌丫头做的早点,杨凡坐公交车去了王家的产业:辉腾集团。

    家破人亡,王家难辞其咎。

    王家的人要死,在王家的人死之前,王家的产业,同样要亡!

    杨凡要让王家的人,一点点失去,被一点点折磨,在煎熬痛苦之中崩溃,然后给予致命的最后一击。

    辉腾集团,价值在十亿华夏币以上,南州市重点企业,上市后,股价一直处于高位,运行良好。

    要想撼动一家发展势头良好的企业,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杨凡决定的事情,绝不会有所更改!

    父母的血海深仇,妹妹迄今杳无音讯,也不容许杨凡有所更改,否则愧为人子,愧对妹妹!

    杨凡对辉腾集团的基本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不过亲眼实地去看看,这还是很有必要的。

    城东。

    杨凡从公交车下来,入眼“辉腾集团”四个立体大字特别醒目。

    辉腾大厦门口,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能将总部设立在热闹的市中心,想必王家是得到了当年那伙暴徒的好处。

    “美女,等公交车吗?要不我送你?不要钱。”

    杨凡抬头看去。

    开口的男人骑电动车,约莫二十三四岁,穿着普通,脸上沾有一抹土灰。

    “你快走开,身上一股汗臭味,谁会坐你的破车啊!”低着头在玩手机的女孩,二十一二岁,身材还算过得去,比较擅长打扮,妆后的她倒也的确配得上美女这称呼两字。

    “美女,我这电动车,可以走小路,保证不比公交车慢。”刘畅没有气馁,满脸笑容道。

    “你有病吧,我都说了不会坐你的破车!”女人生气的大声呵斥道。

    “美女,你不要激动,我觉得你人美,想认识一下,给个机会行不行?”

    “你耳朵聋了是吧?你信不信,你再不走,我报警了啊!告你骚扰我!”女人十分愤怒。

    到了这个份上,刘畅自知没有机会,骑着电动车掉头离开了。

    女人看着刘畅走的方向嘀咕道:“神经病,骑个破电动车也好意思出来。”

    杨凡微微摇了摇头。

    刘畅可能是喜欢这个女人,想认识,想追求。

    但是,一个**丝想被外形条件还不错的女人青睐,这又谈何容易?

    现在不少长相只要还过得去的女人,找男人,动辄要有房有车,宁可嫁给年纪可以做爸的老男人,宁可被有钱人当成笼中鸟养着,也不愿意找对她好的没钱男人。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杨凡感慨了一会,正打算离开。

    这时一辆高配置的宝马,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女人前面。

    宝马右侧的车窗缓缓降下,一个带着墨镜,一张小白脸,西装革履的男人探出头来。

    “小姐,你要去哪里?要不要我送?”男人朝脸上怒气还未消的女人说道。

    “你方便吗?”女人听到车主的话,顿时惊喜道:

    这态度,与面对之前那个电动车主时的态度,截然相反。

    “那上车吧。”

    “好。”女人咬住了嘴唇,但眼神之中的灼热,脸上的兴奋,并不能掩饰她此时激动的心情。

    女人拉开车门,回头撇了眼等公交车的众人,眼神之中充满了炫耀。

    “小姐,我们之前好像见过啊?”车内的司机摘掉了墨镜,一脸讽刺的看着还未来得及坐下的女人。

    “是吗?帅哥你之前在哪里见过我啊?”女人并未在乎车主对她的语气已经改变。

    “我俩刚才见面,过去应该还不到五分钟,你忘了?”

    女人抬头。

    腾地一下,脸涨的通红。

    这车主,竟然是那个骑电动车的男人,她十分看不起的那个**丝。

    美女的称呼变成小姐。

    示好转变成了嘲讽。

    骤然间。

    女人感觉到无数道鄙视嘲讽的眼神朝她看了过来。

    她反应了过来,明白自己被打脸了,被这个明明很有钱的男人装作**丝给戏弄了。

    这车主,用几千元的电动车和几十万的宝马,将她爱慕虚荣,拜金女的嘴脸,撕开揭露在众人面前。

    “你……你个王八蛋……”女人愤怒不已,狼狈下车,抬脚,高跟鞋朝车门踹去。

    “欢迎踹门,不过,你还是考虑一下,身上的钱够不够赔一个车门吧。”刘畅一脸讽刺与不屑的味道。

    女人猛抽了一口气,抬出去的脚硬生生的收了回来。

    “再见了,爱财的女人……”刘畅哈哈大笑,启动车辆扬长而去。

    女人站在那里,似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无奈地面结实的不得了。

    杨凡微微摇了摇头,他有透视眼,早看出来宝马车主和电动车车主是同一人。

    可问题是,这女人拜金,但并没有主动去找那个车主,这车主故意让女人丢脸,是闲的无聊吗?

    亦或者实在是没事可干,以四处打脸别人为乐?

    ……

    中午,杨凡朝辉腾集团马路对面的一家快餐店走去。

    迎面,十几个着装统一,手持橡胶棒的年轻人迎面走来。

    暴露了?

    被王家的人给发现了?

    杨凡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下意识的将这些人当成了是来找他麻烦的人。

    倒不是杨凡收拾这些人费劲,而是这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他不打算随意高调。

    跑!

    杨凡朝小巷子钻了进去。

    奇怪,那些人怎么没有跟过来?

    杨凡止步回头,顿时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有点过于紧张了。

    那些人,并不是冲他来的。

    只见那伙人之中,一个杂毛嚣张道:“遇到不开门的就给我砸,把门砸个稀巴烂。”

    十几个年轻人,气势汹汹的朝一家发廊冲了进去、。

    发廊里,好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吓的大声尖叫。

    几个男人,边穿着衣服边往外跑。

    其中一个,朝杨凡所在的方向跑了过来。

    那个男人杨凡认识,是在公交站台用高配宝马打脸拜金女,那位吃饱饭没事做闲得无聊的车主。

    那十几个年轻人,放弃了打砸,朝刘畅追了上来。4w34yuoxx92b+ftfrfyip2x3yyyynio42/f8z1mp5r/vmtmnbxoukiwjmafsbcjm

    杨凡那叫一个郁闷,他好像被那些年轻人,误判成了那家伙的同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