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勇决之剑(求收藏求推荐求书单)
    在一边路易和弗莱特为了塞伯的未来做好打算的同时,另外一边塞伯本身也因为测试精神力量时的爆发进入了一个特殊的世界。

    天是白昼,烈日横空,气是晴朗,鸣蝉鼓噪。

    古式井然森严的别院走廊一个佝偻着身躯的高瘦男人手中端着餐盘踩着摇曳的树影一步一步的走过长廊。

    穿过守卫森严的别院,站在开阔的大厅门口任由两个侍卫小心的检查,知道确认了身上并没有携带任何金属武器之后两边的青铜甲胄才点点头。

    “嗯!”男人也点点头,手中端着的餐盘又矮了几寸丝丝缕缕的鲜香自烹饪得异常精致的鱼肴散发出,哪怕是以铁石之心著称的青铜甲胄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男人迈进大堂,天空中突然乌云滚滚卷向天上的红日,忽的院子里狂风大作,妆点的松竹在肆虐的狂风下低泣,大堂之外高殿之上一只苍鹰发出刺耳的长唳,但外界的一切都仿佛与这大堂内的世界五官,觥筹交错间演绎出一派歌舞升平。

    端鱼的厨师距离大殿之上的高位越来越近,五步,四步,三步,高位侧手的手足喊停了来人,自己主动的迎了过来,时间在双方交错手的瞬间停滞。

    飞鹰击殿而下,霹雳横空向日,殿外冬雷震震突然一道霹雳炸响昏暗的大殿刹那间闪过白虹,在无数身披甲胄的护卫当面,一朵寒光犹如冬季绽放的白梅,那一道无孔不入的剑光就像是雪中丝丝缕缕的芳香一样催人断肠。

    恍惚间手捏斧刃的塞伯似乎又回忆起第一次手握鱼肠时所看到的那一幕:飞鹰击殿而下犹如冬雷震震霹雳层层,在无数身披甲胄的护卫当面,一朵寒光犹如冬季绽放的白梅,那一道无孔不入的剑光就像是雪中丝丝缕缕的芳香一样催人断肠。

    塞伯就像是看电影一样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发生然后又重回黑暗,在一片死寂中他却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剑光最璀璨处生出的短刃——鱼肠。

    “鱼肠!”塞伯呼唤着他的名字,呼唤着那柄贯穿了他两个世界,因为专诸而闻名天下的刺杀之剑,那柄天命注定是要逆理悖序成为撕裂世间一切不合理的决绝之剑。

    然后下一秒塞伯的手心中突然一重,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冰冷触感温顺的贴合在他的掌心,他下意识的低下头看到了那柄昨天早上自己精心雕琢出来的木剑,不更准确的说是那柄木剑的原型鱼肠出现在自己的掌心。

    一瞬间,海量的记忆涌入塞伯的脑海中。

    记忆的内容很多很乱,从一个滑落天空的陨石开始,道千锤百炼之后名剑终成,再接着这把名剑因为一个人而拥有了神,至此凡神两分,剑成绝唱。

    第7章 勇决之剑(求收藏求推荐求书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记忆的内容很多很乱,从一个滑落天空的陨石开始,道千锤百炼之后名剑终成,再接着这把名剑因为一个人而拥有了神,至此凡神两分,剑成绝唱。

    然后又是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剑被收起,剑被使用,剑被折断,剑被重铸,剑又被千万次的锤炼,剑又被无数次的握紧,但这一次次的锤炼和重铸始终都无法打断剑中的精魄。

    剑有剑骨,哪怕它早已不复剑形。千百年之后的某一天,他以一枚铁质戒指的身份成为一个普通人生命的一部分,虽然这个人真的很普通,随遇而安不知何往,但鱼肠知道他胸中埋着的是一颗剑心。

    记忆在一场车祸之后戛然而止,塞伯再睁开眼时已经泪流满面,在他自己都快要忘记过往的时候,原来还有一把剑帮他记住曾经。

    “对不起,爸!妈!儿子不孝,如果不是鱼肠的点醒,我连想家的勇气都不敢有,对不起!”

    塞伯或者说陈剑就是鱼肠所说的天生剑心,自小他就对剑这种兵器具有特殊的好感,剑被称为百兵之君,剑是无数小说故事中主人公最喜欢使用的武器,哪怕在起点有无数的读者已经对各种用剑的主角厌烦,他依然不改初心,因为无论如何他都认为剑就是艺术,用剑的技术才是百兵的极致。

    初来乍到的他曾一度有过以剑为名挥出“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的滔天气魄,他也一度希望以剑为名与剑作伴用求道之心去追随剑道斩断周遭樊笼,但是很快当他发现眼下的世界和前世某本小说中的故事越来越像之后邓文羲却陷入了沉默,因为这个大陆叫做玉兰大陆,这个世界叫做盘龙。

    要说盘龙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自然是故事的最后拥有开创鸿蒙宇宙伟力的鸿蒙开辟者,其次是至高神,再次是主神,继而才是从大圆满到最低级的吸收神格成为的下位神,以及下面连神都不是的蝼蚁。暂且先不说好高骛远的鸿蒙至高神主神这一系列的规格外存在,单单就以最常见的神来说,这个世界的主流就是神器、神通以及玄奥。

    没有错,这不是个剑的世界,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对剑客而言非常不友好的世界。神器神通还有玄奥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君不见曾经故事前期以剑闻名的奥利维亚最终也不得不依靠光暗融合的灵魂变异才能在茫茫无尽的神中稍微冒头。

    实际上奥利维亚只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更多的到后期想要出头要么是神兽各种牛掰的神通,要么是灵魂变异,普通人的出路也就大圆满一种。就连身为主角的林雷他一开始或许是在钻研各种剑技但到了神级之后也逐渐转向玄奥的融合,整个盘龙的世界观体系下最终形成来唯玄奥独尊的情况。

    塞伯热爱着剑道的艺术,但是他不是孩子,他比谁都更加清醒,也比谁都更加深刻的明白着这个世界的真实——哪怕你的剑道再出众最终也得回归到玄奥的正途上来,所以他放弃了剑拿起斧头,因为他知道无论什么武器也好到最后都只是为了玄奥的铺路,相比之下唯有精神力和举重若轻这样的特殊技巧才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但是我错了啊,此界无剑,就让我来成为这个世界的剑之脊柱!”塞伯依然将掌心中的鱼肠抓紧,冰冷的剑身紧紧地贴合着他掌心的肌肤,这一刻他体内汩汩脉动的血液与剑的脉搏融为一体。

    “欢迎来到我的剑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