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2 章 拦路抢劫?(求收藏推荐)
    早上的课结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塞伯在上完课之后就留在临时租住的小屋中自己冥想,正午太阳最烈的时候也是阳光下光明系力量最充足的时候,用来展开冥想是再好不过了,但话虽如此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去解决的,毕竟人还是要吃喝的。

    “塞伯!”路易喊道。

    “路易爷爷你找我有事?”塞伯停止冥想睁开黑亮的眼睛。

    “玛莎夫人的食物应该已经做好了,你去帮我带过来一下。”

    “好的,路易爷爷。”塞伯挥挥手离开两人暂住的小木屋向着山下的村庄走去。

    和在桑沃村是差不多路易留在一个地方后就会找就近的村民租借一间房屋作为暂时的落脚点,但和之前又有不同因为塞伯的加入为了让塞伯有足够的训练路易这一回租借的是山上守山人的木屋,这里除了一个守山人用来充饥的干粮,路易自己一个人倒是无所谓但是现在不同因为有了塞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路易依然让塞伯继续原本的战士训练,但很显然如果要保持高强度的战士训练的话最基本的肉食要丰富最好还是新鲜口感好的肉类饭菜,为此路易专门找了村中寡居的一个妇人为塞伯做饭,每天中午和傍晚都是塞伯自己亲自去取,今天自然也不会例外,塞伯沿着下山的小路径直前进然后在下到村庄的路口时遇到了一群不速之客。

    早上和塞伯一起在路易小屋前听他讲故事顺便学习文字的几个小鬼头似乎没有按时回家反而在某个少年的带领下横在塞伯前进的道路上,为首的男孩自然是不必多说就是那个全程用嫉妒的视线盯着塞伯后背的熊孩子,几个坐在他身后的小男孩就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虽然看上去7、8个小孩堵着自己一个看上去对方人多势众一看就一副不好惹的模样,但塞伯是什么人?心理年龄当他们父亲都绰绰有余的人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虚实。

    别看这些小鬼看上去气势汹汹的,早上那个讨好自己的小姑娘差点就被吓哭了,抱着为首少年的手不肯撒开,但塞伯自然不会被他们色厉内茬的模样给吓到,实际上这些小鬼中只有为首的那个是主心骨,其它的只不过是被怂恿着过来助阵或者说就是过来撑场子的,塞伯敢保证如果自己真的揍趴下其中哪一个跑的最快的就是他们。

    “所以?你们是在这里等我吗?”塞伯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来人,就像是一个大人在看一群淘气的小孩。

    “我……”塞伯完全不在乎的态度让一些小孩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塞伯本身因为有目的的战士训练就身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5岁的模样,就算和为首的少年相比也差不了多少,这才是早上那个小女孩愿意叫他哥哥的原因,而现在当一个身高不下于自己,气势更是一个顶十个,还站在高处让自己天然就处于弱势,三重因素结合起来找茬少年一时竟然语塞。

    “哥哥我们回去吧!”抱着男孩手臂的小女孩摇着自家哥哥的手臂。

    “莉莉你不要怕,哥哥是不会输的!”男孩安慰小女孩的话听在塞伯耳中更像是他在安慰着自己。

    “就算你是路易大人的徒弟那又怎么样?我们的人比你多,而且我比你更好!”说着男孩往前凑了凑顺带还踮了踮脚总算把高度差磨平,平视的角度让他有了勇气说话都大声了:“你只不过是运气比我们高一点刚刚好成为路易大人的徒弟罢了,我长得比你更强壮,我是不会输的。”

    “所以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站在路中央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要去玛莎夫人那里拿我的午餐了。”塞伯说完径直绕开男孩向下走去,他所到之处助威的孩子纷纷让开一条路,没有人敢鼓起勇气挡在他面前。

    “不要走!”男孩好不容易找回了勇气才不会让塞伯就这么轻易的走开,伸手就要抓住塞伯的肩膀。

    然而男孩的动作,塞伯只能说充满了业务,他只是稍微一侧就让他抓了个空,但男孩似乎也认死理了,就算抓了个空依然不死心拖拽着害怕的妹妹冲到塞伯前面拦住:“你不许走,今天你一定要把成为魔法师的办法交给我们!”

    第 12 章 拦路抢劫?(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然而男孩的动作,塞伯只能说充满了业务,他只是稍微一侧就让他抓了个空,但男孩似乎也认死理了,就算抓了个空依然不死心拖拽着害怕的妹妹冲到塞伯前面拦住:“你不许走,今天你一定要把成为魔法师的办法交给我们!”

    “所以你们找我就是打算得到成为魔法师的方法?”塞伯一愣,他本来以为这些小鬼只是因为单纯的嫉妒才会跑出来,但似乎好像不只是嫉妒更多的是想要成为魔法师,难道说他们没有听说过只有拥有魔法师资质的人才能成为魔法师?

    “不是——”小女孩终于壮着胆子发出声音,虽然声音依然不大但这却是塞伯第一次这么清楚的听到她的声音。

    “不是什么,莉莉你不要插嘴,我们只要让他把成为魔法师的方法交给我们那么我们大家都可以成为魔法师了。”

    “对,就是大家都可以成为魔法师了。”几个稍大的孩子一起起哄。

    几个稍小的孩子也一同开口:“魔法师,魔法师。”

    杂七杂八的口号加在一起看上去气势是上来了但终究还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塞伯甚至可以想象他们中绝大多数连魔法师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只是隐约从父母那里知道成为魔法师是一件很荣誉的事情,但到底魔法师是什么他们根本不能明白。

    “但是爸爸说过的,没有魔法师天赋的人是不能成为魔法师的。”莉莉大声道。

    “才不是,只要我们拿到了成为魔法师的方法一定可以成为魔法师的!”男孩大声道。

    “莉莉说的没有错,就算是我给了你们冥想法你们也不能成为魔法师,因为要成为魔法师是有门槛的。”

    “才不是!你不要在这里骗人了,快点把方法交出来不然我就揍你了!”

    “我说了,成为魔法师是要有天赋的,没有天赋的人学习冥想法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塞伯倒不是撒谎,因为他不至于要骗这些小孩,实际上冥想法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事情。

    元素亲和度不够的还好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接触到元素的可能,就算学习了冥想法也一点意义都没有,但实际上这里的孩子中其实是存在元素亲和达标但是精神力量不达标的,这种人几乎没有成为魔法师的可能如果强行学习的话很有可能会受到元素力量的冲击精神受损是小事,直接精神力崩溃变成白痴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但显然这些小孩是听不进去这些的,尤其是为首的那个在冥想法三个字的刺激下像是被激怒的野兽二话不说的冲向塞伯似乎只要将他扑倒就能够从他手中得到冥想法一样。

    “哼!”塞伯对这些魔法道路上的无路人同情归同情但绝不会因为同情而退缩。

    男孩抓过来的手臂在第一时间被塞伯抓住,他单手反握对方手握经过专业训练的他显然不是一个小孩能够比拟的,一抓一扭将他的手臂扳在身后脚下顺势一点他就直接膝盖一弯扑倒在地上。

    男孩还想挣扎但是下一秒一把锋利的木刃贴在在脸上,看不见握柄的奇怪短剑被塞伯夹在掌心紧紧的贴在他双眼中间贴着脸不到一毫米的地方,从肌肤上传来的细微刺痛感让他本能的放弃了一切小动作,那种被死亡盯住的恐怖让他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