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4 章 锻体药汤(求收藏求推荐)
    关于掌握圣骑士之力,或者简称为神圣斗气的这种特殊力量的难度塞伯其实早有准备,但这些准备在真正面对这种力量的时候还是远远不够,因为神圣斗气这种力量从某种程度上已经非常接近圣域之后才拥有的力量之源,那是向神力过渡的特殊能量和纯粹的斗气和魔法力都不同更加纯粹也更加难以控制。

    在传授给塞伯真正的神圣斗气之前路易亲自下场敦促塞伯将锻炼得已经有七分成效的斗气直接提升到和魔法力相近的一级,为了加快塞伯在斗气方面的打磨,路易专门进入魔兽山脉中找来教廷战士修炼时所使用的特殊药材配方给他药浴。

    当混合着魔兽血液和各种不知名杂草的药汤在巨大的铁锅中煮开煮沸,然后在空气中降到60多度的粘稠液体冒着热气散发出令人生畏的古怪味道,整个小屋都被这股恐怖的味道所支配哪怕是自认为意志坚定的塞伯都忍不住退避三舍。

    “怎么样?你还确定吗?”看到从来都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塞伯终于露出难为的神色路易忍不住笑了,虽然明知道已经到临门一脚了塞伯是不可能选择后退的但他还是要问上一句。

    “确定!”塞伯皱着眉头但还是义无反顾的道。

    “那你是自己爬进去还是让我帮你?”不知怎么的塞伯觉得路易问这句话时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但当塞伯亲自来到大缸前时才真切感受到这个缸子是真的大,估计他在里面泡着别说转身了想要游泳都不成问题,单站起来就到塞伯的额头,稍微一没站直那就直接没顶了。

    站在缸子前比划了一下之后塞伯终于承认,如果没有路易的帮忙的话他自己想要爬进去不是不行但是会非常难看,所以他扭过脸:“麻烦你了路易爷爷!”

    “不麻烦不麻烦!”路易笑眯眯的抓着塞伯的胳膊猛地将他一提然后顺势丢进水缸之中,只听扑通一声落水的巨响,溅起的水花在塞伯落入水缸之后顺势满溢了出来,本来就古怪的味道洒在屋子里那味道就连路易自己的忍不住捏紧鼻子。

    “咳咳!”塞伯咳嗽着从水缸中勉强站起,水缸里的水量本来是没有满的,但是因为加入了塞伯一个小孩的分量直接就高过了水缸的顶部,如果塞伯站在里面的话别说是说话了就连眼睛都要浸泡在液体中。

    塞伯挣扎着用最难看的姿势在水缸中游动着尽力让自己的脑袋浮出水面:“路易爷爷你刚才是故意的!”

    “哈?有吗?”路易装傻道,“难道不是你让我帮忙的吗?”

    “我是让你帮我跨进水缸但是我可没有让你把我丢进来,还是头下脚上的丢进来!”

    第 14 章 锻体药汤(求收藏求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是让你帮我跨进水缸但是我可没有让你把我丢进来,还是头下脚上的丢进来!”

    “啊?是吗,看来是我老人家记性不好给搞错了。”路易假笑道。

    “可恶,你以后别想让我帮你带食物了。”

    “别别,这次是我的不对,下次我一定注意!”路易闻言连忙告饶,不得不说村里的玛莎夫人有一手漂亮的厨艺,天天啃干粮啃得嘴里都淡出鸟来的老路易直接就被收买了,因为自己不好意思下山去吃所以每次都是蹭塞伯的食物,一听塞伯以食物相要挟立马就坐不住了。

    “哼。”倒不是塞伯傲娇和路易置气而是在和路易闲聊的时间里这中淬炼体质的药汤终于开始起作用了。

    最初进入到药汤之中塞伯只是觉得这药汤闻起来味道很怪,泡着温度相对于儿童敏感的肌肤过于刺激,可当汤剂的药效真正发挥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还是小瞧了这种药汤的威力。

    按照路易的说法这种药汤是教廷用来培养护教骑士的,一般来说教廷的护教骑士大多出声平凡没有太好的斗气修炼方法,他们所使用的斗气修炼方法大多都是先锻炼身体,将肉身的强度提高再提高然后从强壮的体魄中榨取斗气。

    在这种情况下供给护教骑士使用的药剂效果不敢说有多么好但一定简单直接,甚至可以说是粗暴。在最初的预热之后,滚滚热流从周围的汤剂中涌入,透过塞伯浸泡在药液的肌肤一点点的渗透到身体之中。虽然药液之中的元素力量本身并不算是庞大但是耐不住这股力量异常的粗暴直接。

    浸泡这种汤剂就好像是给孩子喂饭一样,虽然说确实是一个孩子一顿可以接受的饭量,但是如果不管不顾不知道根据孩子咀嚼速度来变通强行按照自己的节奏往里面塞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遭,至少现在塞伯一张白皙的脸蛋已经被大量的药力蒸得通红,他紧紧的抿着嘴唇不让自己的呻吟从口中漏出。

    “坚持住!”路易收起玩闹的心态:“这种药液浸泡起来非常难受,但是它的效果非常的好,根据护教骑士们的研究在彻底掌握斗气之前浸泡在这种药液中修炼一天斗气的效果就相当于在外界修炼整整十天,就算修炼出了斗气效果也一样不差,一级战士也有5倍效果,二级有2倍效果,3级也50%的强化效果。”

    塞伯为了避免自己发出痛苦的呻吟所以强忍着没有发声只是默默的点点头,然后用尽自己的全力想要在水缸之中站稳,只是经过药液的刺激之后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格外的敏感脆弱,哪怕只是最轻微的触碰也会让他感到像是针扎一样的疼痛,这种药液考验的不仅仅是浸泡着的意志更多的是身体的忍耐程度。

    塞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极尽全力的去适应而非选择逃避,手碰到缸壁像是针扎就强行伸出双手撑着缸壁,脚踩着缸底像是踩在烙铁?那就不要犹豫让自己踩在这块烙铁上,但凡是身体所抗拒的塞伯都强迫自己去接受,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连现在这点疼痛都无法承受的话那将来怎么办?

    要知道在真正的生死相搏之中会遇到的危险和困难可要比修炼更加困难千百遍,曾经的世界给了他太多优渥的生活让他遗忘了祖先血脉传承中对痛苦的忍耐,而现在他要将这些遗失的全部找回来,只有这样他才有资格攀登真正的高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