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22 章 打怪收尸(求收藏推荐)
    说来也有些可笑,现在在场的三个人中看上去块头最大的其实是猎人格林,但实际上战斗力最弱的也是格林。

    可怜的大个子不得不将身子蜷缩在大树后面避免被战斗中的两人误伤,而另外两个一个高瘦的黑衣人以匕首为武器,另一个矮小的少年却挥舞着恐怖的阔剑虎虎生风。

    塞伯猛的一阔剑拍下去黑衣人却不测不仓促起身用匕首去挡,但双方之间悬殊的力量让他的握住匕首的手腕就像是被重锤锤中一般瞬间被击退,连带着整个身子也不得不翻滚脚下才勉强站稳。

    “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塞伯只一眼就判断出对方其实深受重伤,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和他类似的重物器使用者打伤的。

    趁你病要你命!塞伯才懒得跟一个无视他人性命的家伙讲求什么公平对决,既然对手虚弱不趁机出手难不成还等对方养好伤再来?抱歉他没有这么傻。

    挥舞的阔剑顺势轮圆,塞伯反手在后方送出一股猛力将阔剑改扫为刺,巨大的剑身以戳刺的形式发起的攻击那视觉效果是非常醒目的,几乎不带犹豫的对方抬手就是一道漆黑的能量箭。

    “当!”塞伯不闪不避阔剑一旋,倾斜的角度将黑暗箭格挡下,塞伯接着变化的势头改刺为扫。

    剑身未到,剑风先来,以塞伯手握的阔剑掀起的气浪直接吹起对方一头乱发。

    黑暗箭。

    绝望中黑衣人射出一连串的黑暗箭,大部分都对准塞伯挡下,但也有瞄偏的射向格林的。

    塞伯不知道对方射出的黑暗箭的威力,不知道它能否击穿树干伤到树后的格林所以在关键时刻他还是选择了挡下所有的黑暗箭为格林争取一线安全。

    塞伯多余的动作让黑衣人抓到了机会,他猛的一个翻滚消失在了塞伯的视野中。

    “隐身术?”作为黑暗系四级的魔法隐身术的出现让塞伯变得谨慎,因为这是一个至少和自己同等级的中级法师,别看前面自己在近战里把对方压制得喘不过气来,打真要比魔法的话塞伯就一身祝福强化类魔法还真不好说。

    说什么来什么,塞伯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抓住了塞伯想要保住格林的心思黑衣人找到一个机会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发起攻击。

    黑暗箭!

    作为黑暗系的最基础的进攻魔法,以及与风刃一样近乎无限进阶的潜力,黑衣人对这个魔法的掌握显然非常不俗,尤其在舍弃了凝聚力之后带来的庞大数量瞬间就可以凑齐一波箭雨。

    十几根漆黑的能量箭连珠射出,塞伯手中阔剑横挡扫拍将守护之剑的守护之意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他密不透风的防守之下没有一根能量箭能够穿过防御网。

    “哼!”黑衣人扶着胸口闷哼一声,另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一块黑色的魔晶,下一秒更多的黑暗箭被凝聚出来,和之前有所不同这一次他射出的黑暗箭在角度上改变了侧重重点变成塞伯身后的大树。

    第 22 章 打怪收尸(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哼!”黑衣人扶着胸口闷哼一声,另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一块黑色的魔晶,下一秒更多的黑暗箭被凝聚出来,和之前有所不同这一次他射出的黑暗箭在角度上改变了侧重重点变成塞伯身后的大树。

    黑衣人也在赌,赌塞伯真的能够为了格林而放弃自己。

    他确实赌对了,塞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守护,一个飞身后撤的同时竭尽自己所能的施展开守护之剑,伴随着一阵能量箭的碰撞和泯灭的声音空中的黑暗箭被全部扫落。

    “愚蠢的小鬼。”黑衣人第一次开口,沙哑的声音中充满了怨恨与诅咒:“既然你要保护别人,那就和被你保护的人一起去死吧!黑暗箭——”

    也不知道黑衣人做了什么突然变得中气十足的他一口气释放出大量的暗影箭,遮天蔽日的漆黑箭影像是盛夏午后的豪雨来的让人猝不及防。

    塞伯看着面前的箭支知道如果再只用自己的力量恐怕会漏过些许暗影箭,虽然他自己有神圣斗气护体但是树后面的格林大叔并没有。

    “那么,是时候了!”塞伯双手猛地紧握剑柄,神态严肃的高呼圣剑之名:“阿斯卡隆!”

    耀眼的光亮从塞伯握剑的手心开始蔓延,整把阔剑在一瞬间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辉,代表守护之道最高奥义的屠龙圣剑于塞伯手中的阔剑上得以重现,手握阿斯卡隆的塞伯乱了的心跳重归平静,在阿斯卡隆的力量作用下他整个人从身到心的完成了升华,守护的意志前所未有的坚定,甚至他隐隐有一种可以挡下这世界任何攻击的底气。

    “这种感觉!”塞伯低声道:“我感受到了,守护的力量!”

    阔剑阿斯卡隆在塞伯手中彻底和他融为一体,神秘的力量从手中的圣剑流转遍全身配合上塞伯练习的守护骑士秘法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扭曲立场,只一瞬间所有的黑暗箭都被扭曲的立场所牵引瞄准了塞伯本身。

    “那是……”黑衣人看着塞伯手中的巨剑笑容凝固在嘴角,“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有神……”

    黑衣人的话永远没有说完的可能了,在塞伯用出阿斯卡隆的力量那一刻塞伯就有了这样的自觉。

    拥有绝对防御之力的圣剑阿斯卡隆剑锋所指之处所有敌人的进攻如烈日融雪一样瞬间烟消云散,唯有一道贯穿一切的剑气将其直接贯穿狠狠的钉在地上。

    塞伯闭上眼睛,垂下的阔剑上纯粹的剑光已经随风散去唯独只剩下他一个人细细的品味心中残余的守护意志。

    “这就是阿斯卡隆的力量啊!”虽然在剑界之中无数次使用过阿斯卡隆的力量但塞伯还是为之沉醉,因为这不是属于人类的力量,这是属于神才拥有的力量,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完全的沉浸在这种守护的力量之中如果顺势再……

    “啪!”塞伯狠狠的一拍脑门,“我在想什么呢,我是阿斯卡隆的剑主,阿斯卡隆只是我所投影的无数神兵剑器中的一个我怎么可以因为贪图这点力量就把自己绑死在这上面。”

    “呼——”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下之后塞伯终于清醒了过来,这也就是他不喜欢用阿斯卡隆的原因,神器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强到让他每一次使用都忍不住沉溺在其中,如果将这个变成习惯性依赖的话怕是以后都不想要自己苦苦锻炼成长了。

    “不行,看来我得想办法投影出新的剑,太过依赖阿斯卡隆会让我迷失的。”想到这里的塞伯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倒地的黑衣人,按理来说这种战后收尸总能爆出好东西,“那么就让我来看看你是精英小怪还是小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