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23 章 路易归来(求收藏推荐)
    “塞伯大人你没事吧?”躲在树后的格林大叔直到塞伯解决了战斗才敢战战兢兢的探出个脑袋,现在塞伯有了动作他才小声问道。

    “我没事。”塞伯道。

    “没事就好,那个邪恶的魔法师是死了吗?”格林大叔颤抖着问。

    “应该是死了。”被阿斯卡隆正面刺穿想活着也难。

    “那,那就好。”格林大叔话这么说着眼神却开始躲闪起来。

    塞伯注意到格林对待自己的态度变得更加恭敬或者说是恐惧?不过想想也是一个自己本来以为只是某个大人身边学徒的存在突然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更是当着自己的面杀死一个恐怖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个正常人态度都会变化。

    不过现在并不是探讨这些人性问题的时候,塞伯径直走到黑衣人的面前,因为阿斯卡隆的力量黑衣人胸前的伤口看上去格外的整齐干净,渗出的鲜血在第一时间被光所净化这也是塞伯的阔剑没有沾上血污的原因。

    托阿斯卡隆的福塞伯得以毫无心理压力的扯开对方的衣服,腰带,翻看手指脖颈可能藏有东西的地方,这一找还真让他找到了不少收获:

    首先是在这个黑衣人的脖子上挂着一枚小小的戒指,然后是他手中还握着的一块已经失去光泽的魔核,再就是衣袍中藏着的匕首和几块魔核,一小袋叮当响的金币。

    塞伯第一眼就被戒指吸引住了目光,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在老路易那儿看到过一个和这个几乎一样的戒指,而那枚戒指正式老路易的空间戒指,按照老路易的说法那是光明教廷内部专用的空间戒指只有用纯粹的光明魔力才能开启。

    关于面前的这个黑衣人和光明教廷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塞伯并不在乎,他现在只想知道戒指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塞伯向戒指中注入了自己的神圣斗气。

    “轰!”

    初次使用空间道具的塞伯只觉得自己眼前突然就蹦出一个奇妙的空间,这个空间可以看不能摸,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在这是一个标准房间大小的空间,里面不上不下的‘漂浮’着许许多多的东西,其中有一个盒子莫名的就抓住了他的眼睛。

    塞伯马上反应过来不是自己被盒子所吸引而是自己的剑界被盒子里的东西所吸引,这让他感到好奇这个盒子里面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剑界会被吸引?

    “拿出来!”塞伯心中一动,盒子就出现在他手中。

    “喀嚓!”打开的盒子中装着的是一个晶莹的漆黑结晶,浑然天成的晶体结构仿佛有着与生俱来的特殊魅力,深邃如天渊尽头的黑暗能让人看向它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沉沦其中。

    “这是?”塞伯小心的抚摸着手中的晶体,剑界的渴望愈发强烈,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只要把这个晶体交给剑界吞噬就可以得到一柄新的剑器。

    “真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吞噬。”

    见猎心喜的塞伯毫不犹豫的选择献祭了手中的黑色晶体,然后闭目观察剑界中的变化。

    在塞伯选择了献祭手中的黑色晶体之后整个剑界的力量都在颤动,在神秘的剑界作用下黑色结晶被彻底粉碎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黑色的核心,这是纯粹的黑暗力量和缠绕于其上满满的不详与诅咒毫无疑问最适合用来投影黑暗系的剑器。

    第 23 章 路易归来(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塞伯选择了献祭手中的黑色晶体之后整个剑界的力量都在颤动,在神秘的剑界作用下黑色结晶被彻底粉碎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黑色的核心,这是纯粹的黑暗力量和缠绕于其上满满的不详与诅咒毫无疑问最适合用来投影黑暗系的剑器。

    “找到了!”就在塞伯还在思考到底要投影一把什么样的武器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把他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塞伯将手中装有晶体的盒子和空间戒指一起塞进心界之中,虽然他不知道那个晶体是什么但显然它一定非常的重要。

    “谁?”塞伯单手抓起身边的阔剑利索的一个回身,阔剑指向声音的来源。

    在声音发出的方向塞伯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战士以一种野蛮的姿态将面前的树木摧毁,飞溅的树枝像是站场上纷飞的乱箭。

    “小心。”塞伯想也不想守护之剑已经被驱动,格林大叔被塞伯护在身后厚重的阔剑防护得密不透风。

    伴随着一阵暴风骤雨一样的击打声,来人的目光看向地上倒地的黑衣人眼神突变,塞伯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恐怖的气势所掌控。

    “交出来!”战士霸道的道。

    “你说什么?”塞伯手中阔剑横在战士面前,没有一点要退缩的意思。

    “把从那个异教徒身上找到的东西拿出来,那是光明教廷的东西不属于你们!”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虽然塞伯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他非常肯定的是自己拿到的戒指中那枚黑色的晶体对于眼前的男人非常的重要,但很显然已经被剑界吞噬的东西是吐不出来的。

    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否认,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承认自己得到了什么,否则这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男人比他想象中还要霸道,对于塞伯的疑惑根本就不打算判断是否是事实,反正他看到了塞伯从黑衣人身上搜出了东西,不把东西拿出来就是和光明教廷作对,就是死路一条。

    剑在发光!战士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拔剑斩出,炽烈的光明斗气撕裂了空气狠狠的斩向塞伯。

    “该死!阿斯卡隆——”

    “圣光囚牢!”一个声音比塞伯还要更快,就在战士巨剑斩出的瞬间一个圆形的光壁突然的出现。

    刺出的剑尖在光编织成的墙壁面前停了下来,不仅如此手持巨剑的战士还受到了光壁的力量反弹重重的摔了回来。

    “路易——”战士站起来大声喊着某个名字。

    “抱歉,汉克先生你有些过于紧张了。”老路易的温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好了塞伯收起你的剑,站在你对面的是我们光明教廷圣武士团第一大队的副队长并不是敌人。”

    “路易爷爷!”塞伯惊喜的道。

    “是我。”路易慢慢从森林中走出,同时略带歉意的对汉克道:“抱歉,引起你误会的这位是我的弟子塞伯·金,虽然他还没有回到教会接受过登记但我想他应该不至于变成可疑的存在。”

    “哼!”汉克冷哼一声,他也知道自己有不对再先最重要的是他的实力比路易差太多了,没有实力他就没有说话的底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