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30 章 力战魔兽(求收藏推荐)
    “哼哼~”重甲猪哼哼的叫着一抬头控制住自己的金毛两脚兽不见了,不过在自己的面前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更加小号的两脚兽。

    以重甲猪的智商无法分辨出眼前这个小一号的两脚兽和前面的那个有什么区别,就算是有大概也是成年两脚兽和幼崽之间的区别,我打不过成年的难道幼崽我还会怕?

    重甲猪当即刨着脚下的泥土头一低哼哼着向着塞伯发起了冲锋,两米多高的野猪哪怕是低着头往前冲个头都比塞伯高上不少,以他现在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一座移动的面包车撞了过来。

    “当!”塞伯手中阔剑往身前一横,身披泥甲的重甲猪一头撞在塞伯的剑上,经过神圣斗气加持的阔剑硬生生的让重甲猪止住冲锋的步伐,但也是在同时塞伯的脚步不由得小小的退后了半步。

    塞伯双手一麻,虽然他的阔剑挡住了重甲猪的进攻但很显然重甲猪的力量也让他吃不消,更重要的是随着重甲猪冲锋到身前重甲猪身上开启的重力术光环也顺势将塞伯笼罩,周围的重力陡然的增加让塞伯更是脚下一软。

    “哼哼~”重甲猪在塞伯脚下发软的同时抵住阔剑的獠牙猛地向上一挑,一对雪亮如倒钩弦月的獠牙直接将塞伯挑到了天空之中。

    “当!”塞伯虽然被挑到了空中,但他一点都没有慌乱,如果只是挑飞的话他完全可以调整回来,守护之剑如同未卜先知一样出现在重甲猪獠牙的位置又是一阵碰撞。

    塞伯踩在自己的阔剑上顺着重甲猪上挑的势头顺势又调整了一下自己在空中的位置后才施施然脱身而去。

    “咦!”塞伯这个脱身的技巧让兰斯不由得发出惊奇的喊声,原因很简单塞伯的这种跳跃方式运用到了几分武侠世界里轻功的影子,要知道紫薇软剑的第二任主人杨过可是古墓派出身,而古墓派的轻功虽然说起来不出名但实际上用出来却极尽轻巧灵动,一个腾转脱身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因为塞伯的消失蠢钝的重甲猪又是一愣,直到塞伯手中的阔剑猛地冲着重甲猪的后庭刺出致命一剑它才在金石交击的响声中反应过来,一转身果然又看到了那个讨厌的两脚兽,而且他这一次还打上了自己的菊花的主要,简直不能忍!

    “哼哼!”重甲猪怪叫着一转身又隆隆的冲锋起来。

    “连菊花也有魔法护甲的保护吗?”塞伯心中虽然为刚才失利的那一剑而失望但没有在脸上暴露出来,手中阔剑对准冲过来的重甲猪一拍,阔剑像是大盾一样将重甲猪冲锋的轨迹拍歪与重甲猪擦身而过,在确认过重甲猪的力量之后塞伯没有心思再和它正面碰撞,毕竟人不能和野兽比耐力。

    那么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击穿重甲猪身上的魔法护甲?

    塞伯思考期间重甲猪又是一头撞了过来,塞伯的守护剑法以精妙的卸力手法将重甲猪冲锋的力量化解,塞伯抓住机会顺势一剑砸在重甲猪的脑袋上,但没有任何意外的这一剑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一层土黄色的泥甲上,这一层足有好几公分厚的泥甲将所有的冲击力全部吸收没有伤到重甲猪丝毫。

    “哼哼!”连续几次冲锋失利这只重甲猪似乎学乖了一点,猛地一脚跺在地上,伴随着一阵细微的褐色波纹如水波一样荡过,塞伯只觉得脚下又是一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下拉扯,紧接着重甲猪又是一次危险的冲锋。

    “当!”阔剑再一次挡在了重甲猪冲锋的道路上,哪怕是在重力场中塞伯的剑锋依然准确,如今守护之剑在他手中已经运用得近乎本能,几乎是念头所到剑就能保护到,重甲猪目的性这么明确的‘偷袭’就更不用说了。

    阔剑的剑锋顺势斜挑,剑刃在重甲猪脖子皮肤的褶皱出拉过,正常情况下动物皮肤褶皱处的表皮是最嫩的部位,只是这一次塞伯又失望了,阔剑的剑锋在泥甲前停了下来,他的攻击依然无法贯穿重甲猪身上那一层厚厚的魔法护甲。

    第 30 章 力战魔兽(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阔剑的剑锋顺势斜挑,剑刃在重甲猪脖子皮肤的褶皱出拉过,正常情况下动物皮肤褶皱处的表皮是最嫩的部位,只是这一次塞伯又失望了,阔剑的剑锋在泥甲前停了下来,他的攻击依然无法贯穿重甲猪身上那一层厚厚的魔法护甲。

    塞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剑刃最锋利处将泥甲拉开一条裂缝,但在同时翻卷的泥土快速的在魔力的作用下蠕动融合成一块,没有留下一丝给塞伯突破的机会。

    “没有用,这种程度的战斗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汉克不屑的道:“年轻人就是容易异想天开,真以为多战斗两场就能够进步了,殊不知能够进步的方法只有修炼,不好好打磨自己的斗气总想一些花里胡哨没有用的东西。”

    “果然还是不行!”塞伯点点头,无论是钝器击打还是锐器切割,重甲猪的魔法护甲对于剑招的防御简直堪称克星,所以想要打败重甲猪还得靠别的,比如想方设法绕开重甲猪的防御或者换一种进攻方式。

    “那么这一次让我看看对于魔法的抗性如何!”塞伯这一回不仅没有避开重甲猪的冲锋相反他在重甲猪冲锋的瞬间正面对冲。

    “当!”又是一声响亮的兵器交击声,这一次塞伯手中的阔剑甚至和重甲猪的獠牙擦出了火星。

    “哈!”在这一次塞伯没有选择逃避而是一声大喊,紧接着手中的阔剑猛地发出刺眼的白光赫然就是光明系魔法中的闪光术直接以剑中的神圣斗气为载体爆发出来。

    突然爆发出的刺眼光芒让重甲猪受到惊吓,下意识的连退好几步发出嗷嗷的怪叫。

    “就是现在!”塞伯眼睛一亮,单手腾出一只光明箭字手掌间射出,爆发的光束狠狠的命中近在咫尺的重甲猪,两三根光箭撞在魔法护甲上起到了奇效,光箭附带的灼烧高温虽然没能贯穿重甲猪的肌肉却也将它的皮肤灼伤。

    “可以!”塞伯心中一喜。

    “小心!”心中窃喜的塞伯听到来自兰斯的呼喊,原来是重甲猪在吃痛后发狂的到处撞,暴走的气势比起之前更加恐怖。

    “受死吧!”面对暴走的重甲猪塞伯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他能够感受到暴走的重甲猪身上所裹挟的恐怖气势,但这种恐怖反而让他更加激动,就是这样,我要的就是这种危险的感觉,我要的就是这种需要我倾尽全力才能守护住的进攻。

    “来吧!”塞伯‘癫狂’的迎了上去,紊乱的重力在第一时间将他笼罩,在这种不利的条件下塞伯毫不犹豫的选择出剑抵挡但是没有用,暴走后的重甲猪的力量超过了塞伯抵挡的极限,他被挑起,疯狂的重甲猪张开大嘴狠狠的咬向空中的塞伯。

    “天助我也!”塞伯正想着怎么才能骗重甲猪张嘴呢,当即一剑横出挡在嘴前另外一只手脱剑顺势伸进重甲猪的嘴里。

    “喀嚓!”阔剑在重甲猪全力的啃咬下发出一丝脆弱的呻吟,但就在此刻塞伯已经手握胜利之机。

    “圣光爆!”塞伯直接单手在重甲猪体内引爆圣光弹,近距离的爆炸威力直接从里面将重甲猪的口腔直接炸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